財經 北京新浪網 「小車王」哈飛無底價賣身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小車王」哈飛無底價賣身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北京新浪網 2018-11-11 04:46

  「小車王」哈飛無底價賣身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劉曉林

  八十個自己都不夠抵債的企業誰敢接盤?哈飛汽車(哈飛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簡稱)日前正在試探這個問題的答案。來自重慶產權交易網的信息顯示,曾經的「小車王」哈飛汽車正在掛牌轉讓38%的股權,轉讓價格是空白。至11月6日,為期20天的信息預披露期剛結束,接下來將很快進入正式掛牌轉讓期。

  38%的股權轉讓方是哈飛汽車的控股股東——哈爾濱哈飛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哈飛集團)。由於哈飛仍屬於長安汽車集團旗下,因此選擇在重慶產交所掛牌轉讓。轉讓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哈飛汽車的負債已達到77.1億元,而資產只有9535萬元,負債已經超過資產的80倍。對於這份「沉甸甸」的交易能否有人接盤,業界普遍不樂觀。

  成立38年的哈飛汽車,決定賣出38%的股份,拋棄背後種種考量,兩個數字的碰撞已頗讓人唏噓。而背後9年來多次嘗試掌握自身命運的掙扎、未來靠資本和新能源在汽車界續命的前程,都不是輕鬆的話題。更重要的是,此哈飛已非彼哈飛。

  去年4月,哈飛汽車與北京金唐奕豐新能源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金唐奕豐)合資成立了「哈飛製造」。缺錢的哈飛汽車將生產資質、品牌、知識產權係數轉入哈飛製造,作為技術入股,開發新能源汽車,而現在的哈飛汽車已接近空殼。「如今連擁有完整資質的昌河鈴木掛牌都沒人接手了」,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夏樹認為,為甩負債而掛牌的哈飛汽車很難找到接盤者。

  退市危機中的哈飛

  2018年9月,快被汽車界忘掉的哈飛汽車,登上了工信部特別公示的「殭屍車企」名單,這意味著,哈飛已經進入為期兩年的退市倒計時。事實上,登上名單的哈飛汽車是已經接近空殼的老哈飛。但雖然資質已經轉移,退市消失或破產的結果依然是哈飛汽車不願接受的。無論是出於對剩餘資產的再投資希望,還是哈飛工業集團甩掉負債的考慮,10月10日,哈飛股份掛出了38%股權轉讓的信息。

  無論「背鍋俠」是否出現,這家中國最早一批車企之一都到了改變的時候。公開信息顯示,哈飛股份共有5個股東,其中哈飛集團持股74.81%,為控股股東,中國航空有限公司持股25%。剩下的三家股東——哈爾濱東安發動機(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空技術國際控股有限公司、深圳深航電子機械有限公司共持有0.19%的微弱股份。

  2017年10月21日,在高管大批更換的同時,哈飛股份(即哈飛汽車)的經營範圍變更,在原有的開發、生產、銷售汽車等與汽車相關的業務之外,新增了「機械設備租賃、自有房屋、自由場地租賃」等業務。顯然,哈飛已經在靠出租現有資產來增加微薄收入。2018年5月,長安系的劉正均正式卸任哈飛總經理一職,趙曉明接任。老哈飛已經徹底「放飛」。

  毫無疑問,哈飛的掛牌轉讓是一個縮影。做為中國第一代汽車馳名品牌的代表和市場份額達到20%的「微車之王」,哈飛曾在90年代創造輝煌,但也因為自身產品脫離市場和淪為長安代工工廠的雙重因素推動,一蹶不振。

  2009年是哈飛的分水嶺。這一年,通過兵裝集團和長安集團的重組整合,哈飛被劃歸長安集團。裁員、停止新車研發、降低成本紛至沓來,罷工也沒能阻止哈飛淪為打工工廠的命運。在中國車市一路高歌的洪流中,哈飛徹底跌落。只用了5年時間,哈飛的銷量從2009年的22.05萬輛跌至2013年的2.14萬輛。又用了兩年時間,哈飛品牌的銷量縮至僅9輛,2015年1.5萬輛的產量基本全部為給長安代工的車型。

  相關數據顯示,代工難以維持哈飛生存,哈飛汽車早在2012年虧損就高達7.6億元。2015年6月,長安將哈飛轉給了急需擴產的長安福特,後者以5億元收購了哈飛的轎車基地,2017年3月,這片基地變身為長安福特哈爾濱第五工廠,提升為20萬輛產能的新工廠正式投產。

  對於哈飛汽車高達70億元的債務而言,5億元的「賣身錢」只是杯水車薪。而彼時,除了債務,哈飛還剩下整車資質、年產20萬輛的微車老生產線,以及零部件生產能力。

  作為同樣在當年的央企整合中,被「塞」到長安羽翼之下的小車企業,昌河鈴木目前同樣淪落到了被大股東北汽集團掛牌拋售的境遇。不過,與仍有生產資質和完整生產基地傍身的昌河鈴木相比,哈飛的境況顯然更艱難。

  為了保住資質,哈飛汽車在2017年再次把自己「賣了」。對金唐奕豐而言,哈飛擁有的資產就是其燃油轎車和電動車的是生產資質。因此,哈飛股份主要是以品牌、生產資質和廠房設備等入股,而大股東金唐奕豐除投入18億元的註冊資本外,還需幫哈飛股份償還10億元債務。

  此次的股權轉讓公告顯示,至2018年9月30日,哈飛今年三個季度的營業收入遽降至2778萬元,營業利潤繼續虧損3473.4萬元,凈利潤轉正為1134.7萬元。

  新能源路徑——燒錢圈地老套路?

  哈飛汽車被掏空了,新的哈飛製造似乎也是空心的。對於缺乏三電核心技術的哈飛製造,能否借新能源回歸車市的做法,夏樹直言,「沒希望了。而且汽車最重要的核心資源是人,人都走光了,怎麼造車?」但在獲得了哈飛的資質之後,哈飛製造的大股東金唐奕豐的新能源投資熱情卻十分高漲。

  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5月,奕豐科技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簡稱「奕豐科技」)出資5000萬註冊成立了全資子公司「北京金唐奕豐新能源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北京金唐奕豐」)。2017年4月,北京金唐奕豐與哈飛汽車合資成立了哈飛製造,其中北京金唐奕豐占股90%,哈飛持股10%。隨後,金唐奕豐和哈飛製造在新能源領域的投資快速增加。

  2017年6月,北京金唐奕豐獲母公司奕豐科技增資,註冊資本從5000萬元增至20億元。當月,北京金唐奕豐在大慶投資成立了「大慶金唐新能源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大慶金唐新能源)」,註冊資本高達25億元。7月,大慶金唐新能源就與哈飛製造聯手,以10億元的註冊金成立了哈飛汽車(大慶)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雙方持股比例為49%和51%,由哈飛製造控股。8月,北京金唐奕豐又在江油成立了「江油金唐新能源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江油金唐新能源)」,註冊資本同樣是20億元。

  至此,北京金唐奕豐五個月內成立了四家新能源子公司。包括兩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一家研發公司和一家整車製造公司。但無論是奕豐科技,還是金唐奕豐,記者都未能搜索到官方網站的存在。2018年5月,奕豐科技又投資5億元成立了「江蘇奕豐廣路汽車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江蘇奕豐廣路),聯合投資方是淮並安盱眙新城資產經營有限公司。隨後,奕豐科技將子公司北京金唐奕豐轉至江蘇奕豐廣路旗下。如此算來,北京金唐奕豐是奕豐科技的孫公司,而哈飛製造則成了曾孫公司。

  與此同時,自2017年年底以來,金唐奕豐總裁於松濤的足跡也頻繁出現在多個二級城市的經濟開發區,這些城市都熱衷於打造成所在省份重要的汽車產業基地和新能源汽車產業集聚區。而於松濤所到之處,也都受到市長、副市長級別的領導陪同待遇。

  2017年12月,於松濤考差了四川綿陽,有意建立新能源的西區基地。2018年3月,於松濤又實地考察了江西上饒經濟開發區的六大整車及發動機等企業;一個月後,現身上饒市鉛山縣的於松濤,已經計劃在上饒投入360億元建設新能源汽車產業園、F2國際賽車場、汽車文化商業園區(汽車小鎮)項目,當地媒體報導稱,「於松濤對鉛山精心提供的項目選址表現出較強投資意向」。

  2018年4月,重慶雙橋汽車產業園項目簽約,該項目由北京金唐奕豐、哈飛製造,以及紫荊清遠(重慶)新能源汽車技術有限公司共同投資建設。總投資約40億元,將建設年產20萬輛乘用車(含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基地,建設期15個月,2019年底前實現汽車整車下線。

  2018年5月,與上饒如出一轍的汽車產業園暨汽車特色小鎮項目在盱眙再現。該項目由金唐奕豐母公司江蘇奕豐廣路投資,將形成年產20萬輛整車、50萬輛汽車零部件配套的生產能力,建成國內僅次於上海F1賽車場的專業賽道。投資規模未透露。此外,在成立哈飛製造時,有消息稱,哈爾濱市延壽縣也獲得了哈飛製造新工廠會落地該縣的承諾。

  粗略計算,過去一年間,僅以上新成立的公司和各地產業園項目,於松濤在新能源領域的規劃投資就接近600億元。至於哈飛和金唐奕豐都不具備電動車三電核心技術,有報導稱,2017年6月,於松濤曾到訪過航天三菱,這被認為是在尋找技術合作方。

  儘管如此,哈飛製造的前景仍不被看好。在數十家新造車公司都已經在積極推出新車上市的當下,新能源汽車的最佳投資時機早已錯過。金唐奕豐在此時拉哈飛入夥,對新能源進行巨資布局,無論是否有「畫大餅」之嫌,風險都是不可控的。雖然對哈飛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但重回主流市場的希望卻很可能再次破滅。

  該賣多少錢

  「淘汰已經開始,這種地方中小車企退出歷史舞台已經是無法阻擋的了。」夏樹表示,對於哈飛,沒有什麼可傷感的,是必然趨勢。「預掛牌這種情況肯定意味著股權轉讓已經在進行討論了,但還不能確定以後會和誰達成交易」。原哈飛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重慶產權交易所相關人士表示,之所以沒有標明低價,是因為還沒有完成預估。「一般企業在獲得主管方轉讓授權後,就會進行預披露。而在正式掛牌轉讓之前,還有完成評估、備案、法律意見書等準備工作。哈飛現在沒有價格應該是評估還沒出來。轉讓條件也還沒有設置。」

  當然,對於哈飛38%股權應該設置多少低價,也會是個難題。「哈飛現在沒什麼值錢的東西,轉讓股權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甩掉負債。」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稱。因為拖欠貨款,哈飛汽車自2016年起就屢次被起訴,其中,2016年底,動力總成供應商東安動力就因哈飛拖欠約2.63億元貸款而將其告上法庭,鬧的沸沸揚揚。

  除了債務高企和信用堪憂,哈飛的資產評估估計也頗為尷尬。據悉,長安福特收購之後,哈飛汽車的微車生產資質與生產線得以保留。但與金唐奕豐的合資後,究竟留下那些車老舊設備和生產線,目前仍不得而知。

  但哈飛汽車顯然已經沒有了再次起飛的翅膀。為長安代工後,成批的哈飛員工選擇了離開,尤其是哈飛汽車研究院的研發人員幾乎流失殆盡。值得玩味的是,原哈飛汽車總經理劉正均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時,曾多次提及哈飛汽車未來的三條道路設置:尋求合資合作、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形式、繼續做代工。而在劉正均調回長安近一年後,這三條路哈飛都踏上了。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