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探秘:誰的天使?誰的撒旦?

「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探秘:誰的天使?誰的撒旦?

北京新浪網 2018-11-11 04:46

  「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探秘:誰的天使?誰的撒旦?

  張穎馨

  從信仰到空氣,是自食「貪婪」之果還是誤入迷局?破滅的幣圈造富神話故事還在個人投資者群體中蔓延……

  「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對於上百名在「虛擬貨幣」交易所OKEx上遭遇期貨合約爆倉的投資人來說,「深淵」回以的恐怕早已不是凝視,而可能是真的深淵。結局如何?誰都無法給出答案。

  如果不是這場用戶與交易所之間的「拉鋸戰」,鮮有人注意到,以小博大的「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在實現規模暴漲的同時,也埋下了普通個人投資者難以承受的風險火種。

  這終究不是他們可以玩的「賭局」。顯然,當個人投資者意識到誤入迷局,為時已晚。

  一位監管層接近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虛擬貨幣期貨及其衍生品,在中國是沒有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的,投資這類「產品」,嚴格講,並不受法律保護。

  從信仰到「空氣」

  這是35歲的王林最近一個月內第二次來北京,他沒想到,兩次行程間隔不長,但溫差竟能有這麼大。王林鼻頭被凍得通紅,但依然在狂風中四處奔波。如果不是90後的弟弟玩「虛擬貨幣」合約爆倉,他現在應該在成都曬著太陽。

  王林弟弟在一家普通互聯網公司上班,今年年初,因為在網路和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很多關於「虛擬貨幣」造富的內容,儘管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但王林弟弟依然忍不住「試水」,拿出家裡的40萬元在OKEx平台上購買了類似於期貨的合約產品。

  「虛擬貨幣」期貨主要是通過以小博大,用一定比例的保證金撬動高槓桿交易。按照OKEx平台規則,用戶可以選擇10倍和20倍的槓桿交易,這也意味著,一旦買錯方向,如果頭寸不足,隨時都可能爆倉。與此同時,由於缺乏監管,莊家在傳統證券市場中無法開展的操縱手段,在幣圈得到「施展」,普通個人投資者很容易被「血洗」。而交易所時不時的突發「宕機」,讓普通個人投資者更難接受爆倉帶來的損失。

  今年4月,在購買合約產品不久,比特幣、EOS等主流「虛擬貨幣」幣種價格出現下跌,選擇做多的王林弟弟開始追加保證金,以避免爆倉。但沒有想到,OKEx整個系統「癱瘓」,網頁無法正常打開,APP亦無法登陸,這樣的情況持續了約一個小時。由於不能進行平倉或補倉操作,王林弟弟眼看著自己的40萬元打了水漂,而OKEx的爆倉提示簡訊在2個小時後「姍姍來遲」。

  與王林弟弟有同樣遭遇的人不在少數,很多人都是在OKEx系統宕機中遭受損失,他們把這種情況統稱為OKEx的「拔網線」行為。來自珠海的一位投資者透露,其在購買現貨產品出現虧損後,又陸續通過信用卡套現、網貸平台及親朋好友借錢等方式獲取近200萬元資金,進行高槓桿交易又連續幾次補倉,最終沒有「暴富」,反而背上了一身債務。

  據經濟觀察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在由「個人投資者」組成的微信群中,大家損失的金額從數十萬到千萬元,甚至過億元的都有。一名西南的投資者向記者提供的交易截圖顯示,今年8月,他的近280萬個EOS幣被強平,委託價格為人民幣29.15元。截至記者發稿前,EOS現價約5.53美元/枚,據此估算,虧損超過億元。

  「我個人之前會做一些區塊鏈技術、虛擬貨幣項目的投資,正常虧損其實能接受,5月份開始持續建倉,選擇了10倍槓桿。不過在8月中旬,即爆倉前的一周,平台規則突然改變,我們無法再追加保證金。當時本想繼續加倉來降低均價,以減小被爆倉的風險,但那會估計就已被『盯上』,爆倉成為定局。」該投資者認為,與其他金額相對較少的個人投資者遭遇「拔網線」情況不同,他們的數百萬個EOS幣是被「定點爆倉」。

  而在遭遇上述情況後,用戶稱與OKEx客服人員溝通,後者表示會進行補償。但最終不了了之,用戶沒有收到任何補償方案。此外,部分用戶告訴記者,在向OKEx官方反饋相關情況後,自己賬戶中的交易數據遭到強制刪除,目前已無法查看。

  根據OKEx官方微博,其認證主體為北京烽火創傑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烽火創傑」)。另據工商資料,烽火創傑成立於2016年5月5日,註冊資本500萬人民幣,自然人股東為張浩(占股56%)和王英(占股44%),其中,張浩也是法定代表人。

  公開資料顯示,徐明星為OKEx的創始人。不過今年,徐明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我本人不是OKEx這家公司的法人,也不是它的股東、董事,OKEx是一家馬爾他的公司,這也非常明確。」另據OKEx內部人員透露,徐明星現在確實不再參與公司的運營等工作,只是歷史上存在關聯。

  對於用戶指出的「拔網線」情況,OKEx金融市場總監黎智凱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突發流量超出了OKEx團隊所有歷史上對承載力的預估,儘管已經不斷去升級擴容,但是每在那一瞬間總會把承載力打破。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敢承諾自己的平台在流量突發下能保障100%的可用性。

  「平台無法參與任何交易。」但黎智凱亦坦承,交易所確實很難去自證清白,而現階段行業又無權威第三方來進行評估。他強調,OKEx並未對用戶做出任何賠償的承諾。

  OKEx是否該為因系統宕機導致的爆倉事件擔責?有部分幣圈從業者認為,交易所就是一個交易場合,投資者應該盈虧自負;但也有從業者直言,這畢竟不是淘寶「雙十一」,登陸不了最多就是延遲付款。更何況投資者還交了手續費,交易所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

  「在全球行情出現普跌的時候,買漲用戶出現虧損是必然的,也是交易的基本規則,交易盈虧根本上不是由卡頓造成。」黎智凱坦承,OKEx未來需要讓用戶更清楚價格波動和倉位設置的風險等等,同時也會繼續升級擴大系統的承載能力。

  此外,據黎智凱透露,為了加強市場風控,OKEx於8月中旬上線限倉規則,目標是減輕大倉位爆倉時對於市場的衝擊,並留有足夠時間通知客戶以調整策略。當客戶認為風險過高時,可以通過追加保證金或減倉降低實際槓桿。

  投資者是否可以通過合法渠道維護自身權益?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認為,對投資者而言,首先必須找到OKEx在境內的代理機構或授權機構,才能向其主張民事權利。「可以搜集證據,向平台的負責人、實際控制人提起民事訴訟。平台經營未經許可的交易品種,投資者所參與過的交易均應認定為無效,平台需承擔交易無效之後的返還責任;平台單方面關閉客戶賬戶登陸許可權,則說明平台不能有效證明客戶賬戶權益變化的原因及合理性,對投資者的財產權益構成侵權,亦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王德怡說。

  誰的天使?誰的撒旦?

  王林說,其實40萬元的虧損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之所以兩度來北京,一方面是想與OKEx的人當面溝通,看能否得到之前承諾的補償,但更重要的是,是想通過法律等合法手段,讓更多的人不要盲目相信幣圈造富神話,尤其是年輕人。」

  在造富神話的引誘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趨之若鶩地進入幣圈,有人堅信這是一份事業,有人則篤定這是改變命運的機會。只是,所有命運的饋贈,都暗中標好了價格。

  在福建做小本生意的劉啟,今年1月通過朋友介紹購買了一定量的比特幣,賺了近百萬余元。在看到OKEx對合約產品「交易就送特斯拉」的推廣後(最低中1USDT,最高中特斯拉),果斷加入進來,並成為一名OKEx的「遠征軍」。「遠征軍」的主要職責,就是在核心用戶微信群里普及「虛擬貨幣」常識,幫助用戶解決問題,比如怎樣完成註冊及如何購買等等。當然,他們更重要的任務是,在微信群內消滅反對OKEx的聲音,對用戶進行洗腦。「最初管理了4到5個微信群,每天在群里樂此不疲地解答著各種問題,第一次體會到圈內人說的信仰。」但最終,劉啟的信仰還是被爆倉的現實擊碎,變成「空氣」。

  信仰擊穿的不僅僅是在OKEx平台上交易的劉啟,有個人投資者向記者反映,在其他「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平台上也遭遇過爆倉,虧損嚴重。而這,其實也在一定程度反映出整個「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市場的現狀及風險。

  按照金融衍生品的定義,是指一種有買賣雙方或多方簽訂的金融合約,其價值由一種或多種基礎資產或指數衍生出來。合約的基本種類包括遠期、期貨、掉期(互換)和期權。這種合約可以是標準化的,也可以是非標準化的。

  標準化合約是指其標的物 (基礎資產)的交易價格、交易時間、資產特徵、交易方式等都是事先標準化的,因此此類合約大多在交易所上市交易,如期貨。而非標準化合約(也就是場外交易衍生品)是指以上各項由交易的雙方自行約定,因此具有很強的靈活性。「『虛擬貨幣』衍生品與金融衍生品本質上並無二致,只不過是標的變成一些主流的『虛擬貨幣』幣種,如比特幣、以太坊等等。」Tokenmania數字資管公司創始人樓霽月告訴記者,目前「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領域做得比較大的交易所包括BitMEX(英國)、OKEx等,市場上大部分平台主要涉及的「虛擬貨幣」衍生品業務包括期貨、期權以及永續合約。據樓霽月透露,Tokenmania有涉及基於大宗交易的場外期權業務。

  黎智凱告訴記者,目前OKEx的用戶數超過百萬,加上BitMEX,兩個交易所單日的交易量可達到20億美金。不過,OKEx的用戶構成中,機構投資者和普通個人投資者各占約一半的比例,而BitMEX則是機構投資者佔7~8成,普通個人投資者較少。

  有長期進行「虛擬貨幣」的個人大戶投資者直言,本質還是炒幣、賣幣。黎智凱並不認同這個觀點,「炒幣、賣幣是發一個幣,然後看是否可能出現漲100倍的情況等等;OKEx的期貨合約最初是根據礦工需求而生,因為他們需要用這些工具去對衝風險。」

  顯然,目前OKEx的目標群體並未與最初預計的一致。當比特幣、ETH等主流「虛擬貨幣」的單日波動劇烈程度越來越小,整個市場的盈利效果大不如前。以小博大的衍生品通過擴大收益效果吸引了更多的投資者,也通過對賭和爆倉機制間接吸引大量對虛擬貨幣不感興趣但是對資本運作感興趣的熱錢流入市場。

  一位衍生品交易參與人士說,相對於普通個人投資者,機構大戶開倉頻率足夠頻繁,勝率也就更高,而個人投資者開倉頻率較低,且如果每次控制不好投放金額,就會導致虧損慘重。對於機構客戶來說,「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更像是天使,而沒有專業金融基礎且不了解「虛擬貨幣」的個人投資者,衍生品交易無異於撒旦。多名「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從業人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個市場更加成熟的標誌應該是以機構投資者為主,普通個人投資者逐步退出。

  而客戶結構的調整,就有賴於「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平台的KYC(了解客戶)體系是否有效。據記者了解,目前大部分交易平台都缺乏有效的KYC,有的甚至沒有KYC,這或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何像王林弟弟、劉啟這樣的普通個人投資者會在不清楚風險的情況下,誤入高風險市場。

  很多人並不知道10倍和20倍槓桿背後的意義,只想到賺錢的無限空間,卻沒考慮到賠錢的後果。一名曾擁有過萬枚「虛擬貨幣」,被幣圈自媒體稱為「造富神話」的90後玩家告訴記者,「大家都只看到我賺錢的故事,卻不知道我投的很多項目也歸零,而且我家境確實不錯,允許我來『玩』這樣的遊戲。說到底,玩『虛擬貨幣』就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沒有任何經驗,或者不清楚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就進來,最後肯定就成為被割的『韭菜』。」

  能走多遠?

  「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市場未來的規模能有多大?根據CoinMarketCap網站統計,目前「虛擬貨幣」總市值達2033億美元。對比傳統金融市場,這個數據可以說是九牛一毛。截至美東時間11月8日收盤,亞馬遜盤中市值近8600億美元,蘋果公司市值達到近9900億美元。「整個『虛擬貨幣』市場規模確實相當小,要想得到進一步發展,首先還是得做到合規,這就需要出台相應的監管政策。」樓霽月強調,未來市場最可能有大突破的地方在美國,因為監管政策相對比較開放。

  但需要注意的是,儘管這些交易平台註冊地在國外,接下來也會面臨來自國內監管的壓力。

  根據國務院頒布的《期貨管理條例》,未經國務院批准或者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批准,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設立期貨交易場所或者以任何形式組織期貨交易及其相關活動。王德怡認為,根據OKEx等平台的交易特徵,符合證監會關於期貨交易的認定標準,這類平台涉嫌組織非法期貨交易。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告訴記者,司法機關目前主要關注的是在中國境內是否有「實質經營的行為」,即便是在國外註冊,但是如果在國內有實質經營的行為,則屬於代幣融資行為。國家相關部門發佈的《關於代幣融資風險公告》中,對代幣融資活動性質做出了界定——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央行在不久前發佈的「2018年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中指出,從國際監管動向來看,總體而言,各主要經濟體對加密資產相關領域的監管態度存在差異且處於動態變化之中,但對潛在風險均予以高度關注和持續揭示,隨著加密資產規模、影響和風險的擴大,監管政策相應呈收緊趨勢。

  對於未來監管走向,央行指出,繼續保持高壓態勢,加大清理整治力度,繼續採取多種手段,對新出現的違法違規問題依法嚴厲打擊,維護市場秩序,引導資金回歸實體經濟。同時,持續做好投資者保護與宣傳教育,採取多種形式明確揭示風險,強調風險自擔。

  在國內監管趨嚴的環境下,力圖通過境外註冊規避國內監管、開拓海外市場的「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平台,是否可以走得更遠,找到自己的「理想國」?一切都是未知數。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林、劉啟為化名)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