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趙建:民企貸款「大躍進」 但救急不能救窮

趙建:民企貸款「大躍進」 但救急不能救窮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22:47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微信公眾號kopleader)專欄作家 趙建 

  央行營管部聯合多部門召開「北京地區民營企業融資座談會」。座談會上,10家銀行和證券公司代表向北京金融同業發出倡議:增加民營企業信貸投放,對暫時遇到流動性困難,但有市場、有前景、技術有競爭力的民營企業不抽貸、不斷貸。

  這是政府為了緩解民營企業的流動性困難的再次發聲,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中央政府先後有5次談到鼓勵民營經濟發展,幫助民營經濟度過暫時的危機。

  11月1日,總書記的民營企業座談會專門聽取民營企業家的意見建議,並就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壯大發表重要講話。11月7日,針對民營企業的融資難題,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在接受央媒採訪時表示,考慮對民營企業的貸款要實現「一二五」的目標。即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於1/3,中小型銀行不低於2/3,爭取三年以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50%。

  這些政策的推出無疑給處在水深火熱中的中小民營企業帶來一場及時雨。在產業結構調整、槓桿去化的背景下,中小民營企業經受了巨大的融資壓力,政策層通過對商業銀行貸款行為的指導,定向支持中小民營企業,在保證商業銀行總體經營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為需要資金支持的優質民營企業提供必要的資金支持,能更好的促進金融對於實體經濟的支持。

  如果說以上舉措是對之前政策一刀切的糾偏,那麼現在對銀行建立「一二五」的目標也要反對另一種「一刀切」的出現。

  民營企業出現流動性危機,其中的原因固然受到金融嚴監管的影響,但經濟下行期,減少或不願給民營尤其是中小企業貸款,也是商業銀行商業性和風險偏好本性的本能選擇。此外,對出現流動性危機的民企也需要有一個質量鑒別,有的情況是民營企業家過去的隨意加槓桿,博取短期利潤或者短貸長投期限錯配的投機行為產生的,這個板子也不能全部打在銀行身上。

  通過行政性的下計劃下命令要求商業銀行向民企貸款,在起到一定作用的同時也有可能會製造更大的扭曲,甚至引發商業銀行為了同時滿足風險規避和政策要求的兩難選擇,信貸向本來不缺錢的優質民營企業過度集中,造成不同信用評級間的民營企業產生通道套利的不良現象。甚至,導致過去那種「撐死」民營企業的現象。所以這個政策除了數量上的目標,對民企質量的要求和把控也非常重要。我們理解,商業銀行在風控角度,不會也不應該對貸款企業質量放鬆。

  實際上,現在民營經濟的問題不在於金融端,而在於承擔的社會成本過高:從高稅負、高房租到高人力成本(五險一金),還有各種額外的行政成本。從這個角度來說,提供融資便利,不如減少稅收負擔。造成的財政缺口可以發行專項債,讓商業銀行投放民企的信貸額度購買這些具有利率債屬性的專項債,風險偏好也匹配,而且可以實現有效的信息甄別——那些降低成本也難存活的民營企業,恐怕就沒必要再加槓桿存續了。而通過成本端釋放壓力形成利潤的民企會有更好的經營效益從銀行獲得貸款。當然那些主業較好只是現金流出問題的企業,還是得靠政府組織的救急基金。政策的邊界應該是「救急不救窮」,這樣才能有效利用本來就稀缺的政策資源,不折騰。

  分析問題之後,還是要提幾點建設性方案。有效執行「一二五」方案,可以從三方面入手,既尊重商業銀行的經營邏輯,又能有效甄別真需要授信的民企。

  第一,政府或者當地人行或者監管部門牽頭成立一個風險補償金,給民營企業增信,把商業銀行風險偏好曲線與民企風險收益曲線接到一塊。也就是通過公共增信使民企的風險收益組合落入銀行的可行性集合里。這樣原來商業銀行的信貸供給與民企需求之間的缺口就可能被嫁接起來。過去這樣的基金成立了很多,但是都沒有有效執行。

  第二,妥善處理地方平台和國企的貸款,減少這些財政剛兌性資產對民營企業信貸的擠出。現在銀行不願意給民企貸款,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有大量的低風險高收益的資產可投。如果減少這些資產的供給,追求利潤和規模的銀行會被倒逼著給民營企業貸款。

  第三,地方政府組織建立民營企業基礎資料庫,把企業的水電煤稅海關等數據向銀行公開,提升銀行的信用甄別效率。同時大力發展服務民企的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為缺乏有形資產抵押的民營企業建立數據資產信用,實現有效信息的甄別,讓真的需要授信的民企獲得信貸資源。總之,這次一二五方案,要尊重商業銀行的商業經營本願,不能為了放貸而放貸,而是從癥結上解決問題。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