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自媒體的這些「病」 是時候該治治了

自媒體的這些「病」 是時候該治治了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21:22

  焦點訪談揭自媒體亂象:低俗色情標題黨,傳謠洗稿買流量

  來源:「CCTV焦點訪談 」微信公號

  「CCTV焦點訪談 」微信公號11月10日消息,自媒體時代,似乎人人都有麥克風,人人都能當記者。在這股自媒體的信息洪流中,我們面對的不只是各種信息、各種觀點、各種分析,還有謠言、攻擊、謾罵,以及各種魚龍混雜的信息。一些自媒體從業者為了吸引流量,奪人眼球,追求10萬+,用上了各種手段:有的編造內容,有的使用驚悚標題,有的抄襲別人的原創文章,有的甚至發佈低俗、色情的內容,無所不用其極。

  今年5月11日,一個微信公眾號發表了一篇《托你們的福,那個殺害空姐的司機,正躺在家數錢》的文章,文章不顧逝者尊嚴與家人的感情,採用小說的手法編造空姐遇害的細節,措辭誇張,甚至出現不堪的色情想像,被網友批判拿悲劇做營銷,蹭熱點,吃相太難看,而惹怒公眾。迫於網友壓力,當晚,這個微信公眾號的CE0發佈致歉信。因為發佈低俗內容而引發公眾不適,公號被永久封禁。

  自媒體亂象一:低俗色情

  為了製造刺激,吸引眼球,增加流量,有的自媒體甚至發佈色情低俗的內容。在微信上一個公眾號點擊進去,充斥著「火辣舞蹈,太激動」「制服誘惑」「性感美女私密寫真」的標題,點擊進去畫面中各種美女穿著裸露,搔首弄姿的影片,不堪入目;在微博上,一個帳號發佈了一系列男子裸露身體的圖片。同樣是在新浪微博上,一個帳號竟然發佈涉及青少年的低俗圖片。

  自媒體亂象二:標題黨

  在自媒體上,除了低俗色情的內容,靠標題來奪人眼球更是司空見慣,為了用戶點擊,往往採用最驚悚的題目,常見的有「嚇尿了」「驚人內幕」,在朋友圈裡常常能看到這樣的內容:「是中國人就給我轉,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通過對人進行道德綁架的方式來獲取高的轉發和閱讀量。還有一類自媒體往往打著生活小常識、小技巧、養生保健的旗號,再在標題中加入「一定要看」「馬上轉給家人」,這類信息往往更容易被大量閱讀和轉發。

  自媒體亂象三:謠言

  10月10日,一則落款為「北京市公安局」的警情通報在網上迅速傳播,該通報寫道:北京市海淀區動物園一頭2噸重的大象丟失,現已向全市各區縣及鄉鎮發出尋象通告。並指出:「亞洲象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皮厚,肉質發柴,不好吃,不耐吃,希望有關涉事人員及時醒悟,懸崖勒馬,速到有關部門反映案情爭取寬大處理。」落款處寫著「北京市公安局」的字樣。很快,北京動物園微博進行闢謠,證實該消息為虛假信息。隨後,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佈消息:動物園把大象數了一遍,都在。據調查,造謠人偽造警情通報,導致該虛假信息在網上大量傳播。警方依法對其處以行政拘留三日的處罰。再來看看這個:「再見,紙質火車票,鐵路總局正式通知。」這種一看就是虛假信息,但往往由於消息令人匪夷所思,常常被不明真相網民的大量轉發。

  自媒體亂象之四:黑公關

  4月26日,某乳品企業官方微博發佈文章,內容詳細地披露了其業績。5月2日,被重新編輯和製作的這條消息同時出現在了一些大V的微博上。一向以個性發佈、思想引領的大V們,這次竟出奇的一致。這條微博一經發出,就引發了很多質疑聲,網友紛紛質問這些大V「究竟收了多少錢,眾口一詞為某乳品企業站台」,還有網友直接譴責這些大V「掙錢掙得沒有底線」。事後,有的大V將這條微博刪除,有的大V在微博中聲明已退款並致歉。一些自媒體,包括這些有一定社會關注度的大V,利用自己在網路上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有償發佈某些企業的公關稿件。有的自媒體甚至被雇傭有償發佈攻擊抹黑特定企業的稿件,這一類統稱為黑公關。

  據統計,當前移動互聯網上有8億網民,微信公眾號數量已經超過3900萬。不少產業化大號擁有的粉絲量動輒數以萬計,很多熱點文章閱讀量超過10萬+。隨著自媒體的快速發展,很多亂象浮出水面。產生這些亂象的原因是什麼呢?

  目前自媒體變現模式主要依靠廣告、粉絲打賞、知識付費為主,而獲得這些要靠較高的流量,高關注度成為了變現的籌碼。當流量淪為生意,各種提高流量、製造亂象的手段也就出現了。有些自媒體從業人員把粉絲量、閱讀量、10萬+奉為追求目標,有人乘勢做起了刷閱讀量的生意。

  自媒體亂象之五:花錢購買閱讀量

  在淘寶網上,記者看到幫助刷閱讀量的買賣還不少。比如有的每單1元錢,成交量顯示達到了近8萬。

  某微信公眾號目前已擁有幾百萬的粉絲,具有不錯的關注度和影響力,它的創辦者馮國震先生對目前自媒體行業的一些潛規則顯得很無奈。

  馮國震說:「它通過電腦模擬器,模仿了很多的微信在同時運行,這些微信都是受控於它的指令,就是很多賣閱讀的商家,有好多個手機在運行,同時集群去訪問,這相當於是閱讀粉絲量做假。」

  想要閱讀量看起來漂亮,可以花錢購買。只要肯花錢,10萬+爆款文章輕鬆搞定。同樣要刪除文章,也要真金白銀。

  一個自稱為「民航小報」公眾號編輯,開出「一個閱讀量一塊錢」的價碼。這個公眾號刊登一些關於航空公司的內幕信息,這些信息可能對某些涉事公司造成負面影響,要想刪帖就要花錢。

  除了花錢刷閱讀量和刪帖,抄襲和偽造原創,也成了自媒體發稿很常見的一種手段。

  自媒體亂象之六:偽原創

  馮國震告訴記者:「最可氣的就是,很多我們辛辛苦苦的文章寫好了,也做了原創保護,但是您也知道,有一些營銷號,它把你點擊量特別高的這些內容,拿去以後再改改,剛好過了原創的那個審定的百分比,這樣它就不算抄襲了。」

  一段時間以來,自媒體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各大平台都鼓勵原創文章,建立了原創保護機制,原創內容能夠得到優先推薦。自媒體作者為了自己內容能夠先聲奪人,追求原創,也是絞盡腦汁。「洗稿」就是偽原創速成法。

  「洗稿」就是把別人的原創文章拿來,改頭換面,包裝成自己寫的文章而不被別人發現,冒充原創。這個微信公眾號看起來是營銷保險的。在今年7月25日,這個小號發了一篇不短的文章談「洗稿」:「一鍵偽原創,認真做洗稿,1秒生成10萬加爆文」。記者打開百度,搜索偽原創之後,屏幕上出現了許多網站。記者打開排名第一位的網站,在網站的輸入框中,複製了一段高中語文課文,點擊屏幕上的「生成偽原創」,1秒鐘之內,「洗稿」就被網站自動完成了。這是著名作家梁衡的文章。將原文與「偽原創」對比可以發現,短短120多字的段落,就有14處被替換成了意思相近的詞語。這樣一來,抄襲的行為就更隱蔽,原作者也更難發現,也能繞過一些平台的審核機制。

  在自媒體上,有些原創文章會被抄襲,但要想維權絕非易事。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說:「大量的自媒體侵權行為,它是發生在個人之間的,個人要去維權的話,他通常都會面臨著維權成本高,維權的證據難以取證,所以也造成了很多侵權人,利用自媒體這個平台,肆意侵權這種現象的發生。」

  豐富多樣的信息資訊讓受眾有了更多的選擇,但良莠不齊,混淆視聽的信息也在污染著我們的網路空間,自媒體並不是法外之地。

  中央網信辦移動網路管理局副局長蘇仁先表示:「下一步,中央網信辦將統籌協調有關部門,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創新管理思路,探索用新方法,管理新業態,解決新問題。對自媒體實行分級分類管理,屬地管理和全流程管理;二是開展自媒體專項整治活動,依法依規從嚴懲處違法違規帳號,堅決遏制自媒體亂象,堅決維護網路正常的傳播秩序,努力營造風清氣正、積極向上、健康有序的網路空間。」

  自媒體已經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但從業規則卻並不成熟,有些從業者缺乏自律、有些平台缺乏社會責任,有些監管措施也尚未到位。一些自媒體為了贏得市場青睞,喪失了基本的底線。雖然自媒體時代,信息發佈的門檻降低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可以為所欲為,不講規則。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不是任何人想編就編,想抄就抄,想噴就噴。自媒體也要尊重事實,理性傳播,嚴格遵守法律與道德的底線,在這個基礎上,共同來「營造一個風清氣正的網路空間」。

  (原題為《自媒體的這些「病」,是時候該治治了》)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