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民企被稱為「自己人」后的市場變局

民企被稱為「自己人」后的市場變局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20:41

  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講話時指出:「民營經濟是中國經濟制度的內在要素,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

  習總書記的這番話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前不久,社會上一度出現「民營經濟應該退出」的噪音,不僅讓民營企業家感到心寒,也讓關心民營企業發展的人大跌眼鏡。此次習總書記有關「自己人」的表述,是對這種噪音的有力回擊,讓眾多民營企業家感到非常暖心。事實證明,民營企業與民營經濟的社會地位決不會因為少數人不負責任的言論而輕易動搖。

  既然是「自己人」,民企與國企在市場競爭過程中到底是一種什麼關係?這不僅與兩者本身相關,也涉及到政府部門的立場與態度,以及相關政策的導向。

  近幾年,社會上關於「國進民退」的議論比較多。今年股市下跌,一些民資上市公司控制人為了自救,先後將控制權賣給了國企,導致這一話題再度熱了起來。

  實行上,無論是「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都隱含著同樣一個前提,即國資與民資、國企與民企,相互之間是對立的。正因如此,人們才特別注意誰進誰退。

  這當然有現實的原因。民企在發展過程中,儘管生命力很旺盛,但在關鍵時刻,其抗風險能力確實不如國企。為何?因為與國企相比,民企既沒有太多友好政策的護祐,又無法享有投資、信貸等資源的傾斜,有時候甚至還會受到多方面的擠壓。國企、民企地位不平等,它們之間很難平起平坐。

  現在情況終於有了改變。民企明確認定為「自己人」,這就意味著民企與國企之間地位不平等問題有望得到解決。那麼,解決路徑何在?說起來也很簡單:一方面,在政策制訂時,政府部門要保持中立立場,不因所有制不同而出台內容相異的政策,也就是說要確保政策中性,對民企與國企要「一碗水端平」;另一方面,在操作層面,盡量給民企鬆綁,取消各種不合理的門檻,打破「玻璃門」、拆除「無影牆」,讓民企不再有受歧視的「外人」之感。

  習總書記的表態發出以後,相關政府部門反應積極,目前已有一些新政策在醞釀。如11月7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提出民營企業新增貸款「一二五」目標: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於1/3,中小型銀行不低於2/3,爭取三年以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50%。其意圖很明確,即通過強制性的信貸比例規定,確保民企生產經營所需資金能夠得到更有效的保障。不過,這一政策安排剛一提出就受到了一些人的批評,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政府部門在用「有形之手」來干擾市場的「無形之手」。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值得討論。我們所要肯定的是,對於民企與民營經濟,各方已逐漸形成了共識,關心和愛護民企發展的良好社會氛圍正在形成,與此前出現的一些排斥、質疑民營經濟的現象相比,現在這種環境無疑才是民營企業家們所期盼的。

  既然是「自己人」,在消除了政策不平等及各種無形障礙以後,國企就要與民企在同等條件下展開競爭。這對國企來說,顯然是一項嚴峻的挑戰。

  改革開放以後,國企雖然也在市場經濟大潮中沉浮,但因為身份與政策的原因,它們當中有相當一部分實際上並未完全市場化,競爭能力一直比較弱。一旦徹底實行市場化,它們將何去何從?

  客觀地說,既便國企、民企市場地位徹底趨向平等,也不代表它們之間沒有差異。民企機制靈活是國企難以比擬的,因此它具有更強的競爭能力;而國企背後支撐的力量是國家,這是民企所難以企及的,因此它更有實力承擔那些社會效益明顯但經濟效益有限的項目。

  有鑒於此,民企成為「自已人」與國企地位平等以後,國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有兩條路徑可走:其一是在高度市場化的競爭領域主動退出市場,由民企通過充分競爭來滿足市場需求。國企退出來的力量可再布局到那些經濟效益有限但社會效益明顯、民企不願介入的領域。其二是苦練內功,增強競爭力,憑自身能力而不是靠政策扶持與民企在市場上一決高下。

  民企成為「自己人」之後,不僅相關政策會變化,市場格局也會發生變化。國企、民企市場地位一旦平等起來,那麼,無論是「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都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這都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民企生存空間大了、國企市場競爭力增強了,中國經濟的發展動力就一定會強勁起來。動力強勁了,中國經濟穩定發展的勢頭就一定能夠延續下去!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