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吳家麒:量化能為市場提供流動性 盡量消除信息不對稱

吳家麒:量化能為市場提供流動性 盡量消除信息不對稱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16:51

  新浪財經訊 11月10日,由新浪財經和東方證券聯合主辦的「東方證券杯」私募夢想創業營頒獎典禮在上海成功舉行。上海思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吳家麒發表了以《我的2018》為題演說。

上海思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吳家麒

  他介紹了量化在中國發展的過程,分享了自己在其中得到的感悟。

  他認為,中國整個投資行業的變化非常快,自己在運營公司的過程中,對策略、競爭對手、運營方面都有了新的見解。

  他指出,量化對市場的貢獻在於為市場提供了流動性,同時,儘可能地消除了信息的不對稱。他希望市場可以越來越透明。

  他認為,這兩年量化投資遇到了很大的困難,特別是在15年、16年股指期貨關停了以後陷入了低迷,但是未來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的市場,整個資管行業是非常好的行業,整個量化投資也是非常好的行業,「可能我們現在身處在最壞的時代,同時也是在最好的時代」。

  他表明,公司投資的目的是判斷未來一段時間價格的變化的趨勢,首先要有一個目標。可能目標是跟周期有關,短周期可能是價格量或者是交易邏輯會有影響,但是長周期的影響一定是基本面和宏觀的東西才能去影響長周期的東西,同時通過這些數據經過人腦的分析去判斷未來會怎麼樣。做量化投資的時候,是通過這個模型和電腦的分析去判斷未來。

  以下為具體內容:

  很感謝今天東方證券邀請我們來做這樣的一個演講,我也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東西,平時路演做的比較多,平時都有PPT,今天沒有PPT也挺不習慣的今天也見到了很多的新老朋友,比如說盧洋盧總,我之前就跟盧總坐在一起,今天我們又坐在了一起,而且每天他都跑的比我快,今天我終於比他早了一次,我先上台他再上台。

  言歸正傳,今天的主題數主要是講2018年的感悟,從這個感悟來說我今天主要分成三塊。一塊還是要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公司思勰投資,第二個我會講一下量化行業近三年的發展,第三個我會講一下我們思勰的感悟。

  為什麼要介紹我們公司呢?因為我們公司也是一家非常年輕的公司,我查了查杭州塞帕思,我發現他們比我們的公司備案還晚了一個半月,我本來想說我最年輕的,後來他15年11月份開始做,那我是最晚的,因為我們16年才剛剛成立公司。

  思勰是16年1月份成立的公司,大概8月份備案成功,主要都是在做量化CTA,跟大家比較關心的股票區別還是挺大的,我們公司叫上海思勰投資,這個勰字比較難寫,註冊公司了以後經常有人打騷擾電話,我們經常接到電話說你是不是上海思思公司的,我們為什麼要用這個字呢?我們知道做投資都是需要用我們的智慧和想法去做投資的,當時正好是三個合伙人,所以是三個力,這個勰是通古字協同的協,所以才取了這樣的名字,我們在三年的時間裏面成績還是不錯的,包括去年的金牛獎我們也有獲得,思勰最大的特點或者優勢在哪裡呢?因為不能說業績,剛剛楊總說宣傳要非常的合規。我們的客戶主要都是機構客戶,我們跟其他公司的差異性也是挺大的,可能別人做的好的時候我們也比較好,可能別人做的不好的時候我們也不差,所以可能客戶都比較喜歡我們的公司。

  下面我談一下量化的發展。量化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新的領域,今天可以看到今天坐在台下私募大佬的評委都是做主官的,但是我看3個裡面兩個都是做量化的,而且美國是中國發展的方向,美國的對沖基金前10名有5家是做量化對沖的。

  剛剛楊總的PPT裏面,大家可以看到美國和中國的私募對比在2比1左右,中國是在6比1左右,我們還有3倍的空間,那這個量化可能要比這個數字還要更大一點,因為國內量化的比例可能還要更小。

  這裏我也跟大家簡單分享回顧一下,量化在國內的一個發展。因為我自己本人是07年入行的,正好學數學的,入行了以後也經歷過了08年的金融危機,可能在09年和10年之前,國內基本上都沒有什麼所謂的量化了,所謂的量化可能是拿一個Excel去算一下有算是量化了,我當時給老闆做的事情就是去算算商品期套利的時候那個價差,價差到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買了,當時只能拿Excel去做這個事情,老闆覺得你做得還不錯。

  但是這幾年整個計算機的發展是非常快的,到09年的時候富國基金的老闆回來成立了滬深300,當時他就算是中國比較早做多音字模型的,現在跟大家講多音字可能大家都非常清楚,像王總他們有2萬7千個因子,當時過嗎做多因子是非常少的,我印象中他們的基金從20億漲到了70億的規模,後來規模又有所下降,但已經成為了那段時間,特別是11年以後那段時間比較特別的事件,所以引來了很多他的同行或者是海外的人回來。

  大家看到量化爆髮式的增長其實是在12年、13年中,很多做量化對沖基金的人都回來了,當時一個大的背景跟今年有點類似,股市非常的低迷,就是大家說的熊市,做對衝量化的可能還是比較穩定的,當時有20%左右的收益,市場慢慢開始關注量化了,這個時候還沒有我們做量化CTA的什麼事,遇到了第一次危機是在14年的12月份,當時大盤股瘋漲,做偏小盤的這些人回撤也挺厲害的,如果他們堅持的話其實後來也回來了,那個算是比較風光的事件。

  後來就到15年的股災了,股災跟量化的關係等會我會提到。其實在15年無論是股災前還是股災後,無論你是做量化對沖還是做量化套利,其實大家的收穫都是不錯的,所以這個量化又發展了一波,大家現在能夠看到的這些量化私募或者是量化對沖基金,絕大部分可能都是14年、15年,包括像我們16年開始成立起來的,他們的背景大家看我的穿著就知道了,都是一群理工男,包括我們的風格也跟大家不太一樣,我們用一些技術的手段。

  到了16年的時候,整個量化就開始非常難做了,但是16年有一個東西起來了,就是所謂的量化CTA,CTA就是商品期貨,它在整個市場裏面還是相對比較小眾的品種,量化CTA是更加小眾的品種,之前都是用Excel去算一算,但是這兩年發展非常快,現在量化CTA的發展還是非常不錯的,但是回過頭去看做量化CTA的人每年也有很好的收益所以大把的錢都跑到這裏面了。到了後來量化CTA又不好了,到了17年的下半年,18年的上半年,其實做多因子,特別是偏高頻的多因子就是一個比較好的策略,到下半年好像又不怎麼靈光了,今年CTA好像又跑出來了,當然可能沒有16年那麼好。

  簡單回顧了一下發展的過程,之前我講這個事情可能是兩三年為一個時間段,最近又發現半年或者一年整個市場就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這個也是我自己或者說我們公司對於整個行業的感悟,就是中國整個投資行業的變化非常快。

  在美國做了三年的事情,中國一年可能就把你幹掉了。我印象很深,13年的時候我有一個美國的同學,他跟我說他們當時研究了一個期限套利的政策,比較賺錢,結果一上10盤就不太賺錢,因為美國的商品期貨市場在芝加哥,股票市場在紐約,他們的公司是在紐約,上了10盤以後,到芝加哥跟到紐約的交易速度是不一樣的,所以不賺錢。

  最後他們怎麼解決呢?在紐約和芝加哥當中設了一個點,同時去兩邊交易解決了這樣的問題。我當時聽到這個屬於天方夜譚,中國不知道哪一年才可以,但是可能上個月我去期貨交易所開會,他們在討論說你們搞了一個新的機房,你們要公平,你們的網線要一樣長,所以中國的發展非常快,在美國可能以前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中國已經在發生了。

  今天也是我的感悟了,今天的主題也是我的2018年,所以我來講講我的感悟。第一個感悟是我們最近在招人面試的時候問的問題,大家覺得量化投資對於社會有什麼貢獻?做實業對社會非常有貢獻,做量化你跑到市場上把人家的錢都給賺了,你也沒有產生GDP,你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東西?

  最近有一個清華的小男孩,他原來是搞學術的,後來跑到我們這裏來找工作了,我們也問他這個問題,但是大家想想,量化對於市場整個很大的貢獻是什麼?我們提供了市場的流動性。當你這個市場沒有流動性的時候,你接不住就往下砸了,其實你提供交易的人很大程度上是給市場提供了一個很大的流動性,這是第一。

  第二,我們在儘可能消除信息的不對稱,我們在提倡公平交易,以後我們自己沒有任何的內幕消息,都是通過公開的數據去做交易,通過這種技術手段使得市場交易的效率變得更高了,使得市場變得更快了。

  最近蘋果大家也知道,交易所比較火也做了一些處罰,但是這個是沒有做量化的,我們最討厭不公平、不公正的東西,我們希望這個市場越來越透明,這是我們的一個價值。

  第二塊我們在反思的一個東西就是關於策略的變化,因為確實我剛剛提到這兩年整個市場的策略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去年比較好的東西甚至於今年上半年比較好的東西今年就不那麼好了,所以我們自己也在反思,因為我們思勰原來是做偏中高頻日內的CTA為主,今年也做了很多的改進,比如說中長期不同頻道的策略。

  還有我們對於客戶的感受,我們原來追求的不是高額收益,我們追求的是高收益回收比,但客戶好像更傾向於在風險可控情況下高收益的東西,所以這也是我們今年的一個感悟了,你在做投資的過程中,其實你也是要面對客戶去了解我們這種私募客戶的一個訴求。

  第三個感悟就是關於競爭對手,剛剛也提到了我們在做切磋,其實我們這個市場並不是一個競爭市場。我有一個感受當年馬雲去美國的時候,當時有人問他你們的競爭對手是誰?本來以為是FaceBook這些公司,結果他說我的競爭對手是Nasa(音),因為他們在跟我們搶人,他們的政策比我們更有利於招人。我們也是一樣的,我們在招人的就是阿里巴巴、華為,因為這些公司我們很多優秀理工科的學生都去了互聯網公司,而沒有去量化的公司。

  所以2018年我們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就是我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研究怎麼去招人,怎麼去吸引好的人,因為整個量化行業在國內還是相對來說比較弱的,這一塊如果有興趣的同行,台下我們也可以去交流一下這一塊的東西。

  最後一塊感悟就是關於公司運營的,我們16年開始做公司以後,我們逐漸地就感悟到我們發現剛剛楊總介紹的,做公司是一個很完整的事情,不光是你把策略做得好就牛了,而是它在方方面面都是要做得非常好,你的市場定位也好,你的運營、你的產品、你的策略體現,這些也是我們對於今年非常有感悟的一個事情,比如說我們的產品線,原來思勰可能大家都知道一個標籤,就是思勰做短周期的CTA,做中高頻的CTA,我們今年要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撕掉這個標籤,我們推出了中長周期的CTA品種,同時我們馬上也有股票的量化策略在裏面。

  我們希望告訴大家說,我們就是一家做量化的公司,而不是一家做量化CTA的公司在裏面,你怎麼去對外保持一個公司的形象。對於我個人最大的轉變就是說,可能以前我是做策略的投資人,現在可能更多站在一個公司運營的角度去看私募,所以我覺得今天東方證券的活動非常好,因為它是很多前輩你們開了10年的私募,對於我們晚輩的教導,怎麼去運營這樣一家公司。

  我最後總結一句話,我們說這兩年量化投資遇到了很大的困難,特別是在15年、16年股指期貨關停了以後,大家也都比較低迷,也承擔了一些不太好聽的聲音。但是我們看到未來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的市場,整個資管行業是非常好的行業,整個量化投資也是非常好的行業。

  我想說的一句話就是說,可能我們現在身處在最壞的時代,同時也是在最好的時代,

  謝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吳總,暫請留步,我們有請東方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林鵬 先生上台一起做個簡短交流。

  林鵬總在創業營啟動儀式上與我們分享過自己的「投資實踐與思考」,在第三場深圳站也聊到了「投資要敢於尋找非共識的正確」。今天,您有什麼想與思勰吳家麟先生交流,或者與在座各位分享的嗎?

  林鵬:以前一直覺得量化投資和我們做主動投資的是隔的非常遠的,而且也非常擔心未來有人工智慧、機器學習這樣的技術手段,會取代掉我們的主動投資。但是聽了吳總剛才的演講,我是覺得我們相同的地方在於都是承擔了對於中國資本市場的一些責任,包括剛才吳總提到的量化投資,也提供了市場的流動性,也給市場公平的交易提供了一些手段,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有非常多相同地方的。

  但是我一直有一些疑問,像吳恩總您這邊是做量化CTA的投資,有沒有考慮過把主動一些基本面平等的內容結合起來去做量化投資?我想肯定也考慮過這些問題,最終結果會增加我們取勝的機率還是說可能效果並不明顯?

  吳家麟:其實林總這個問題非常好,我剛剛提到我們公司的一個產品線是長周期,有一半的數據都是從基本面來的,我們投資的目的是判斷未來一段時間價格的變化是怎麼樣的,就像做數學題你首先要有一個目標。

  可能你這個目標是跟你的周期有關,短周期可能是價格量或者是交易邏輯會有影響,但是長周期的影響一定是基本面和宏觀的東西才能去影響長周期的東西,我們也用到了大量的數據,我們主觀是通過這些數據經過人腦的分析去判斷未來會怎麼樣,對於做量化投資的時候,我們是通過電腦的分析,我們建立一個模型,通過這個模型和電腦的分析去判斷未來是怎麼樣的,所以是結合起來的。謝謝。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