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二級債基炒股外行 嘉實多利三季度加倉受挫?

二級債基炒股外行 嘉實多利三季度加倉受挫?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12:19

  證券市場紅周刊

  本刊記者 曹井雪

  與去年同期相比,二級債基今年三季度末的股票倉位有所下降,但其凈值增長率仍受到了市場疲軟的波及。不過A股經歷了回調後,風險釋放較為充分,二級債基的股債蹺蹺板將可能再度傾斜。

  年初迄今,受二級市場走弱的影響,逾八成權益類基金的凈值增長率為負,因此許多投資者也將目光轉向了債券基金。其中,二級債基作為能參與二級市場投資的品種,其「可攻可守」的特點在今年的市場行情中也表現出優於權益類基金的一面。《紅周刊》記者統計,截至11月8日,近六成的二級債基在今年以來都取得了正收益,其中諾安雙利憑藉31.75%的凈值增長率排在榜首。

  不過與往年的表現相比,今年二級債基的表現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股票市場的拖累。二級債基今年以來的平均凈值增長率為-0.075%,而據《紅周刊》記者統計,二級債基在2014年至2017年同期的凈值增長率分別為16.67%、10.61%、0.24%和3.39%。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二級債基也表現出了「騎牆」的特點:在市場行情好的時候多配置股票,在市場行情弱的情況下則進行反向操作。《紅周刊》記者統計發現,現存的292隻二級債基(各類份額合並統計)三季度末的平均股票倉位為7.85%,相比於去年三季度末9.43%的股票倉位有所下降。

  二級債基持股穩字當先

  根據規定,二級債基投資股票倉位的限制通常不超過20%,個別品種可以放寬至30%。今年三季度末,二級債基的平均股票倉位較去年同期雖然出現了下降,但相比於今年二季度末7.12%的平均倉位水平,還是小幅回升。

  對此,天相投顧基金評價中心負責人賈志分析道:「三季度的股票倉位較高,是因為股票市場已經處於較低估值的狀態,市場情緒在試探中有所好轉,二級債基略微加倉,以避免出現踏空的情況。」

  不過,在今年三季度二級市場走弱的情況下,股票倉位也對基金的收益率產生了負面的影響。根據諾亞研究工作坊的測算,權益類資產對二級債基的業績貢獻度大約為-25%。天風證券固收團隊一份研報也顯示,今年三季度各類基金的收益率中位數的排序是股票型基金(-5.68%)<混合型基金(-3.64%)<二級債基(0.78%)<一級債基(1.66%)<中長期純債(1.7%)。因此,聚焦二級債基,三季度以來凈值增長率排在前20位的二級債基的平均持股比例為2.82%,低於二級債基整體上7.85%的持股比例。

  根據《紅周刊》記者對基金三季報的統計,就二級債基而言,最受其基金經理歡迎的股票前五位分別為:貴州茅台(42隻二級債基持有)、招商銀行(35隻二級債基持有)、格力電器(32隻二級債基持有)和建設銀行(28隻債基持有)。不難看出,二級債基的基金經理仍鍾情於長期績優且穩定增長的白馬股。(見表1)

  不過三季度以來,白馬股也處於繼續回調的狀態,根據WIND數據統計,在三季度末被二級債基持有數量排在前20位的藍籌股,在三季度迄今的平均跌幅為2.14%。

  而在白馬藍籌當道的二級債基中,也不乏有「非主流」者。例如華商瑞鑫定期開放,三季報顯示,該基金股票市值占基金資產凈值的比例為28.47%,已經超過了通常二級債基的股票倉位限制。其前10大重倉股均為以鋼鐵行業為中心,同時還包括其上下游產業鏈的相關個股,例如韶鋼松山、陝西煤業和神火股份等。記者查閱該基金成立以來的季報發現,其在個季度末都均以資源、化工、鋼鐵等周期股為主要重倉股。但在今年系統性風險下,該基金的「非主流」操作也未能奏效,年內凈值回撤了4.37%。

  二級債基凈值回撤原因各異

  在諸多影響二級債基業績的因素中,股票倉位的高低不容忽視。以嘉實多利進取為例,多利進取是分級基金嘉實多利分級的積極收益類份額,截至11月8日,其三季度以來的凈值增長率僅為-16.34%。

  對此,諾亞工作坊二級市場研究員褚志明對《紅周刊》記者表示:「由於該基金的母基金配有一定比例的股票資產,受A股市場表現不佳影響,母基金基本處於虧損狀況,槓桿效應導致積極收益類份額回撤較大。」

  查閱母基金嘉實多利分級的三季報,《紅周刊》記者發現,該基金在三季度末的股票市值占基金總資產的比例為8.76%,較二季度末的8.06%小幅增加。不過在持股比例上升的同時,該基金重倉股的表現卻不盡如人意。截至11月8日收盤,其三季度末前10大重倉股中,有7隻股票的股價在三季度以來出現了下跌,其中6隻都屬於大消費的範疇,包括食品飲料行業的貴州茅台、醫藥生物行業的山東藥玻、商業貿易行業的家家悅和永輝超市以及汽車行業的上汽集團和星宇股份。

  該基金自2011年3月成立至今均由基金經理王茜獨自擔綱,天天基金網顯示,她已經具備了近15年基金經理工作經驗。而除了選股不利外,調倉的失誤或許也是造成這位老將業績折戟的重要原因。

  查閱該基金逐季季報,《紅周刊》記者發現,或許受年初銀行板塊走強的影響,今年一季度,該基金曾大舉重倉銀行股,在今年一季度前10大重倉股中,銀行股佔了5席。不過此後,隨著銀行板塊整體出現下挫,該基金一季度末重倉的銀行股在今年二季度均出現了下跌。於是該基金減倉了銀行股,今年二季度末重倉的銀行股僅余南京銀行1隻,而且在三季度末,該基金繼續保持輕倉持有銀行股的做法,僅重倉了建設銀行1隻。然而,三季度迄今,銀行股已經開始了緩慢反彈,中證銀行指數的漲幅已接近10%。該基金從而很大程度上錯失了銀行股價值回歸帶來的收益。

  就嘉實多利分級的持債情況,德聖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員楊正飛分析:「該基金三季度重倉可轉債的數量多達8隻,可轉債與股票市場相關度較高,其收益情況也可能受到二級市場行情的拖累。」

  此外,對於二級債基而言,其持倉比重較高的債券一旦發生違約,將會對基金的業績造成更大的影響,例如今年三季度末持股比例為零但凈值增長率依然為負的九泰久鑫。以份額較多的九泰久鑫A為例,三季度迄今,該基金的凈值增長率僅為-7.95%,在同類基金中排在倒數第二位。而在10月9日至10月15日期間,該基金的凈值則集中回撤了6.68%。

  對此,楊正飛對《紅周刊》記者坦言:「該基金三季度披露的債券全部都是國債以及『國開』金融債,兌付風險較低。但是今年三季度末,該基金持有的債券中,還有16.72%的企業債,而且未具體披露,其凈值短期內大幅回撤,很可能是由於企業債出現兌付困難所致。」

  《紅周刊》記者查閱該基金成立至今逐季季報發現,此前該基金均以持有短期企業債為主。值得注意的是,該基金在今年二季度末重倉的5隻企業債中,「17華業資本CP001」的信用評級僅為A-,是其當期重倉債券中信用評級最低的債券之一。不幸的是,10月8日,該債券宣告兌付不確定,此後又公告稱截至10月15日營業終了,該債券已構成實質性違約,這與九泰久鑫A的集中回撤的日期相吻合。這樣看來,該基金在今年三季度很可能繼續持有「17華業資本CP001」,而且凈值也因其違約兌付而受到重創。

  二級債基何去何從?

  目前二級市場還沒有明確的上漲行情,在美元對人民幣匯率即將破7的關口,二級債基在「左右為難」的十字路口徘徊。

  對此,褚志明分析:「A股市場經過今年以來的大幅回調,風險釋放已相對充分,目前估值處於絕對的歷史低位,政府托底經濟和救市的力度越來越大,因此對於A股來說未來上漲的空間較大,而下跌的空間較小,風險收益比較高。」

  他進一步補充:「債市今年以來,在流動性充裕和經濟下行背景下漲幅已經較大,未來,隨著中美利差的逐漸壓縮和保增長政策的逐步展開,利率的下行空間將會受到限制。綜合來看,接下來二級債基的倉位應該是更加傾向於權益資產。從基金的三季報來看,藍籌股依然是增配的對象,藍籌股相對較強的業績確定性,在未來存量博弈的市場中依然會是資金流向的對象。」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