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這類房子5折賣,深圳為何頻放大招?

這類房子5折賣,深圳為何頻放大招?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08:48

這個星期,深圳樓市爆出兩個重磅消息。

第一,人才住房地價3折。

11月5號,深圳規劃國土委的意見稿提出,可銷售人才住房的地價,將按照商品房市場定價的30%確定。

一般而言,地價占房價的比例在70%左右。

人才住房地價3折,降低的地價成本直接佔到了房價的一半。

這意味著這類保障房的價格有下降一半的潛力。

其實,早在今年6月份的時候,深圳出台的住房改革新政中就已經提到,「可銷售人才住房,按照市場價的60%確定」。

同時,還規劃了在未來的18年裡,將會籌建各類住房170萬套。

其中,商品住房佔比僅為40%,人才房、安居房和公租房這幾類保障住房佔比各達20%。

這一次提出的人才房3折地價,可以說是為人才房的建設開發進一步鋪路。

第二,深圳一些城中村的改造計劃要暫緩了。

根據深圳規劃國土委發佈的意見稿,文件劃定了總規模99平方公里的區域在未來7年內將不舊改。

這個範圍包含了羅湖、南山、福田75%的城中村。

消息一出來,有人歡喜有人愁。

喜的是那些外來務工的租房客,穩定租房有了保障。

愁的是那些原住居民以及買了小產權或博拆遷的投資客,一夜暴富夢碎。

圖:進擊的原住居民

佔據了深圳半壁江山的城中村,一直以來都是諸多「深漂」們最後一道重要的防線。

如果沒有城中村,多少人可能在深圳會生存不下去。

然而,近些年城中村拆遷改造範圍逐步擴大,這使得廣大「深漂」們的居住成本迅速升高。

對部分城中村暫緩舊改計劃,最直接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外來人才保留一部分低成本的生存空間。

深圳樓市這兩個重要動作,本質上其實都是跟「人才」有關聯。

高企的房價已經使得深圳人才流失、產業外遷的問題變得更加突出了。

根據數據統計顯示,深圳2017年新房的均價為5.73萬/平米,而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5.29萬。

按照2016年城鎮居民人均住房建築面積36.6平米來計算,深圳的房價收入比高達39.6。

也就是說,在當前的房價水平下,一個普通收入的居民要買下36.6平米的住房,需要付出將近40年的收入。

在這個冷冰冰的數據下,一線城市的「高收入」顯得多麼蒼白無力。

高企的房價,讓多少外來人才倍感焦慮,直至最後用腳投票,選擇逃離。

想要逃離深圳的,不僅僅是迫於高房價壓力的外來人才,更有眾多優質企業。

產業外遷的問題,早就已經不是什麼新聞。

最近一個比較轟動的動向,當屬明星企業華為大搬遷的事件了。

儘管華為方面出面解釋,華為從未計劃將總部搬離深圳,這只是正常的業務擴張。

但是這不重要,我們不聽他們說了什麼,我們看看他們做了什麼。

7月初,第一批華為員工從深圳搬遷至東莞上班,有2700人。

8月,第二批搬遷到東莞基地的華為員工有5400人。

除了這次大搬遷,從2015年下半年到2017年底,華為遷出人數也高達兩萬多人。

這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高房價帶來的一系列高成本,對企業競爭力有著不小的破壞力。

為了保持競爭力,尋求低成本的發展基地是必然的。

而且,華為在東莞能夠提供優厚的員工福利,例如員工房,在深圳是不可指望的。

企業發展的根本還是在於人才,高房價在逼走人才的同時就是在逼走企業。

沒有了人才、沒有了優質企業,一個城市還有什麼資本談發展,更別提維持高房價了。

深圳這次祭出的樓市調控大招,不僅讓眾多剛需群體鬆了一口氣,長遠來看也是一種自救。

今年以來,深圳已經多次加碼樓市調控,包括此前出台731新政,打擊炒房現象。

深圳在樓市調控方面還是很有魄力的,也很有誠意的,也是值得其他城市學習的。

起碼深圳這些政策若是落實到位,大量剛需族的住房問題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了。

與深圳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近日傳出「降價未遂」的安徽合肥。

說的是合肥某個樓盤降價6千/平米,房產局長親自前往調研,不久之後房價就又漲回去了。

傳出「降價未遂」的,還不止這一個樓盤。

碭山也是某個樓盤降價,當地政府組織召開了一次約談會,還停辦相關樓盤預售許可證。

「不讓降價」又是什麼操作?

說到底,現在的房價要調控,不能大漲,但是也不能大跌,只能適度調整。

而購房者的心態無非三種,炒房客盼著房價繼續暴漲,還沒上車的人在等著崩盤,剛需族則左右為難。

然而,如果房價崩盤,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有害無益。

房地產崩盤不僅僅是一個行業的崩盤,而是整個經濟體的崩盤。

就像上個世紀末的日本,房價崩盤之後,資產大幅縮水,大量富翁和企業破產,失業率和離婚率暴漲。

日本整個經濟受到巨大的衝擊,一下子倒退了20年。

冷清的不只是房地產,各行各業、整個社會都陷入困局。

房價大暴跌,買了房的人會遭殃,而買不起房的人依舊買不起房。

而房價如果繼續大暴漲,終有一天會成為壓垮外來人才和優質企業最後一根稻草。

當大量剛需族不再願意或者無力為虛高的房價買單,那麼一個城市房價上漲的動力也終會無以為繼。

希望有更多的城市能夠意識到問題所在,別讓高房價透支了城市的未來,要讓為這座城市奉獻的人們獲得幸福感。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