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FF控制權之爭:賈躍亭與許家印翻臉 協議存灰色地帶?

FF控制權之爭:賈躍亭與許家印翻臉 協議存灰色地帶?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07:48

  FF控制權之爭: 「朋友圈」翻臉 協議存灰色地帶?

  21世紀經濟報導 張曉玲,孫藝萌 深圳、廣州報導

  FF表示,儘管FF出現暫時的現金流困難,但生產、研發、供應鏈等部門的核心團隊仍然在推動FF91的量產及測試驗證工作,會全力以赴完成FF91的量產交付,以及未來車型的研發。但業內人士認為,由於有股權爭議,任何人投資FF都會擔心後續的糾紛。

  蜜月期僅僅持續了三個月,賈躍亭與許家印便陷入「決裂」,雙方的互鬥成為資本市場的年度大戲。

  從持股45%的單一大股東、到仲裁交鋒的對手,恆大和Faraday Future(FF)的感情迅速升溫又降溫,FF指責恆大並未履行合約、支付資金,剝奪恆大融資控制權、撕毀全部合約;恆大劍指FF趕走委派財務人員、試圖單方面踢恆大出局。

  漩渦中的FF,日子並不好過。高管離職、員工發起勞動仲裁、資金鏈緊張甚至瀕臨破產的情況下,賈躍亭正不斷嘗試尋找新的投資者。

  恆大也不想放棄FF91、新能源汽車這塊資產。另一廂,恆大入股廣彙集團的交易已經完成了,渠道已經鋪好,哪能沒有汽車?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給FF5億美元「活口」的融資前景如何?FF能否徹底擺脫恆大?恆大全面反訴將會怎樣?在一些觀察人士看來,這場爭奪戰似乎難有真正的贏家。

  控制權之爭

  恆大和賈躍亭控制下的FF目前似乎陷入了羅生門。事實上,從一開始雙方就各懷心思,都想擁有FF的實際控制權。

  在恆大入股前,FF的實際控制權在賈躍亭手裡;恆大進駐後,財務、資金、人員一度重新安排,賈躍亭受到了限制。

  在上一波的仲裁之爭後,雙方最新的爭奪圍繞關鍵的財務審查權、資金使用權展開。

  11月7日,恆大健康發佈公告稱,其子公司時穎對賈躍亭和合資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訴。

  據公告披露,賈躍亭和合資公司強行趕走時穎委派的出納員、強行阻止時穎財務人員進場進行財務審查,造成時穎無法知悉合資公司的財務狀況。

  按照股東協議,恆大有權進行財務審查、委派出納員,約定如果出納員七天不簽字即視為同意付款。這意味著,恆大派出的出納員離開後,賈躍亭重掌財務權。

  FF很快回應稱,公司在第一時間履行相關協議約定的義務,並不存在FF違約的情形。

  FF把責任全部歸咎於恆大。回應顯示,8月後,FF方全力支持恆大派駐人員進場進行財務審查,包括提供詳盡完整的財務信息、記錄等,由於恆大拒絕履約,導致上述協議事實上已經無效和自動終止。

  事實上,在10月初FF對恆大健康提起仲裁之後,FF就正式停止了該出納員以及恆大相關財務審查人員對FF財務信息的訪問權和相關工作,但在FF看來,這是恆大單方面違約、沒有按時支付融資款所導致的。

  雙方互不相讓。

  事實上,恆大入股從一開始就是奔著控制權去的。在之前曝光的對賭協議里,如果FF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兌現實現首批電動車的量產承諾,即會被認為是FF原股東無法履行職責,其特別投票權將迴轉到恆大手中。

  從這個安排中,可見恆大迫切想獲得FF控制權的意圖。FF聲明也指出,恆大試圖獲得對FF中國和FF所有IP的控制權及所有權。

  賈躍亭當然不願意失去控制權。FF聲明說,仲裁「解除所有協議」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恆大未能實現其(全面控制FF)意圖,繼而拒絕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資金。

  兩敗俱傷?

  仲裁程序在推進,雙方的交鋒還將持續。

  「FF獲得5億美元融資的難度很高」,協縱策略管理集團聯合創始人黃立沖認為,恆大對FF的投資屬於「朋友圈」幫忙,如今已反目成仇。

  離開恆大的FF也並不好過。恆大健康此前公告稱,截至2018年5月30日,Smart King及其子公司FF未經審計賬麵價值約為1.1億美元,2016年虧損5.7億美元,2017年虧損3.39億美元。

  接近恆大的人士表示,目前FF資金狀況緊張、瀕臨破產。10月31日,為解決財務危機,FF開始裁員,同時給非正式僱員的時薪下調20%、全職僱員的年薪下調20%,賈躍亭自己只領取一美元年薪。

  內部郵件顯示,FF管理層還決定關閉該公司位於美國加州加迪納的總部和位於漢福德工廠的部分業務。賈躍亭在郵件中稱,在獲得新資金之前,員工將被安排無薪休假或「停薪休假」。

  雪上加霜的是,10月31日,FF原產品研發高級副總裁Nick Sampson宣布離職。作為FF創始人之一,他已在FF任職4.5年,負責所有技術和工程開發。此前,還有數十名FF員工在北京發起勞動仲裁。

  11月8日,FF宣布,因恆大健康違約,FF正在面臨暫時性的現金流困難,導致其不得不立即採取臨時措施應對。FF選擇留下了約500多位核心團隊成員,其中主要為完成FF91量產和交付的工程研發、生產製造及供應鏈團隊。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資金成了懸在賈躍亭和FF上的一把利刃。因此,賈躍亭急於尋找新的投資者。一周前,他自曝正與頂級投行Stifel接觸。

  據黃立沖介紹,斯迪富金融公司(Stifel Financial)是美國的中型投行,此前業務重心在美國,且在高科技投行領域有豐富經驗。

  FF在8日的回應中稱,其財務管理制度、流程規範、資金規劃、財務報告的專業性和完整度都得到了Stifel的全面認可,同時在評估FF的有形及無形資產價值之後,積極尋求與FF合作並推動外部融資。

  FF表示,儘管FF出現暫時的現金流困難,但生產、研發、供應鏈等部門的核心團隊仍然在推動FF91的量產及測試驗證工作,會全力以赴完成FF91的量產交付,以及未來車型的研發。

  但FF的情況仍非常不利。黃立沖認為,由於有股權爭議,任何人投資FF都會擔心後續的糾紛。

  時間上看,類似國際仲裁程序通常維持6個月至1年。黃立沖表示,這個爭議拖得時間越長,對FF愈發不利。

  黃立沖認為,爭議只能通過仲裁庭去判決,通常會看協議是如何簽訂的。目前雙方均未透露具體的協議內容。「由於是相互信任的朋友翻臉,許多安排估計並沒有預先很仔細地約定,存在一些灰色地帶」,黃立沖指出。

  「恆大如果仲裁失利,說不定要賠償更多的錢。」黃立沖認為恆大處境同樣堪憂,他指出,股權爭議是仲裁,但是股權爭議的結果導致的損失,現在還無法確定是可以訴訟還是仲裁。

  因此,出仲裁結果後,不排除FF的其他股東或者FF提起訴訟的可能性,這樣時間一長恆大健康也可能被拖進去。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