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評論丨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是助推民營經濟發展的第一動力

評論丨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是助推民營經濟發展的第一動力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07:15

評論丨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是助推民營經濟發展的第一動力

21世紀經濟報導 楊志勇
您的瀏覽器不支持音頻播放。

楊志勇(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能夠創造奇蹟,民營經濟功不可沒。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指出,民營經濟是中國經濟制度的內在要素。他還駁斥社會上的一些錯誤言論,指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中,中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不能弱化,不僅不能「離場」,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台。他充分肯定民營經濟的貢獻,其中包括50%以上的稅收收入貢獻。他還針對現階段民營經濟發展遇到的難題,提出要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壯大。他提出要抓好6個方面政策舉措落實,其中第一就是減輕企業稅費負擔。

中國民營經濟正處於一個新的發展起點上。總體上看,民營經濟的發展,需要的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決定性作用的發揮。政策的制定應設身處地為民營企業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考慮民營企業發展的各類個性化問題,並從根本上促進民營企業運作成本的下降,才能讓民營經濟在新時代上新台階,從而為中國經濟持續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民營經濟對稅賦更為敏感

非對稱性經營環境中,民營經濟發展需要得到非對稱性的政策支持。稅收政策支持是政策支持體系中的一種。回顧改革開放40年的稅收政策實踐,我們可以發現,在1994年之前,內資企業和外資企業稅收待遇有著很大區別,外資企業有著「超國民待遇」,這一方面是在資金短缺、技術落後的背景之下希望引進更多的外資來加快中國經濟的發展,另一方面是因為當時的內資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有著比外資企業更加優越的生產經營環境。隨著中國明確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目標,不同所有制企業再區別對待已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要求。而且,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經濟全球化進程在加快,公平的稅收政策才能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內外資不同稅收政策待遇的演變過程,對於當下思考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稅收政策選擇是有啟發意義的。民營經濟對稅收政策的總體要求是希望能夠降低實際稅負。這一政策訴求的出發點是稅收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影響民營企業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因素。

不同的市場經濟主體對稅負的感受不一樣。市場化程度越強的市場主體,對稅負感受越深。筆者曾調研過一家大型企業,其財務人員竟然表達了稅負多少無所謂的態度。這家企業是國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在某個行業具有領頭羊地位。如果他能代表該企業的觀點,那麼我們就不能不得出這樣的結論,即該企業還不是一個合格的市場主體,至少在治理結構上還有極大的缺陷。純粹的民營企業以及民間投資者,都極為重視資本的稅後回報率。在同樣條件下,稅負越重,稅後回報率越低。正常情況下,它們都會追逐儘可能高的回報率。在回報率處於盈虧臨界點附近或回報率已經為負的情形下,也就是說企業已瀕臨虧損邊緣或虧錢運作,對稅負的感受更深。一般說來,民營企業在市場大潮中對稅負的感受最深。民營企業數量多,其中有大量是中小微企業,在行業中地位較低,很難利用市場地位獲取超額回報。民營企業的困難表現在多方面,融資難,人才短缺,經營環境較不完善等等。融資難意味著民營企業需付出更高的融資成本,這直接影響企業的利潤率,影響資本回報率。在這樣的條件下,民營企業的發展更需要減輕稅費負擔政策的支持。

減稅降費對民營經濟的實在意義

在國內外經濟環境日趨複雜的今天,基於民營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應採取更有針對性的減稅降費政策,幫助民營企業渡過難關。大規模減稅肯定可以幫助更多的民營企業。這種幫助的效果不僅體現在民營企業的正常運作上,而且還會促進經濟的穩定增長,讓民營企業在就業和社會穩定上發揮其他企業所難以替代的作用。在稅收優惠政策的制定上,既要有直接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將民營經濟發展作為中國經濟長期穩定發展的重要力量的強烈意識,又要有更長遠的稅制改革眼光。稅收優惠政策最終應是對所有經濟成分的企業一視同仁的。直接針對民營企業的稅收優惠政策,在未來應同樣能讓符合條件的其他類型的企業受惠。

在現階段,需要尋找民營經濟的特徵,並在此基礎之上選擇合理的能夠促進民營企業發展的稅收優惠政策。第一,從企業規模上看,民營企業中大企業數量在增加,但總體上個體規模偏小。稅收優惠政策重點應該面向中小微企業。這樣,相關的稅收政策就是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的稅收政策,要進一步完善好這類稅收政策。第二,從企業的技術水平上看,民營企業中不乏高科技企業,它們提供了相當分量的新技術,而且有的甚至成為重要的技術創新主體,但不少民營企業技術水平偏低,企業研發能力落後,且幾乎沒有或只有數量較少的研發支出。這意味著,研發支出加計扣除雖可以鼓勵民營企業加大研發投入,但對於相當部分民營企業來說,可能需要其他更有效的稅收優惠政策。考慮到技術創新主體在許多時候是處在市場第一線的企業,包括民營企業。因此,研發投入的稅收鼓勵政策對於這樣的民營企業的發展也很重要。第三,企業所得稅少計稅基以及稅率優惠政策對於盈利企業來說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對於虧損企業或利潤微薄的企業來說,效果就很有限。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盈利面較小或盈利不多,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既有的相關優惠政策作用的發揮。與此同時,達到一定規模且有一定競爭力的民營企業,對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的感受會更深,而且也是它們所迫切需要的。因此,需要分析不同的稅收政策之於不同類型的民營企業的重要性,並有選擇地加以優化。第四,民營企業構成不同,有的規模偏小的民營企業未來會持續擴大規模,有的則不會長大。不是所有民營企業都選擇做大規模,這是企業良好生態的正常表現。因此,稅收優惠政策的選擇應有利於多樣化的民營企業的發展。

綜合多種手段減少企業負擔才能有長期發展

綜合考慮多種因素,唯有大規模的全面減稅才可能讓民營企業更充分地享受到稅收優惠政策的好處。增值稅稅率三檔並兩檔的進程加快,並將最終目標鎖定在基本稅率10%左右,低稅率5%左右。降稅率是最實實在在的減稅。增值稅稅率下調之後,相關的附加稅和附加也會同步下降。盈利能力減弱的小微民營企業因此可以得到更多的減稅好處。企業所得稅減稅對於盈利企業來說也可以直接受益,可以激發更多民營企業創利的積極性。

當下,有一定數量的民營企業擔心被要求補稅。在特定的條件下,稅收征管的有效程度不高,這直接導致部分稅款應徵未征。有些地方出於鼓勵企業發展的考慮,確實有意放鬆了稅收征管,也導致部分稅款應徵未征。應該說,在名義稅負較重的情況下,征管不到位所導致的實際稅負下降,的確讓一些民營企業得到了放水養魚的機會,企業因此更快地發展。這樣的稅收征管是一種客觀存在的事實。倘若嚴格執法,憑藉不斷進步的稅收征管技術條件,這些應收未收的稅款都有可能徵收上來,但多年累積下來的稅款對企業來說可能是一筆巨款,非其所能承受。這是個大問題,甚至也困擾著一些發展勢頭良好的民營企業。特殊時期的問題應該有特殊的政策。為了從根本上消除民營企業的擔心,防止企業因為稅收清欠所帶來的停擺,對於因既往的稅收征管條件所限的未能充分徵收上來的稅款,除了極少數業務本身就違法的企業之外,其他企業應該獲得補稅豁免機會,從而能夠更輕鬆地上陣,應對市場的挑戰。這種非常規的稅款豁免,所帶來的收益將遠遠超過那些可能補征上來的稅款,對現階段民營企業的發展有著極為特殊的意義。

減稅以及豁免補稅,都意味著稅收收入的可能下降。這在短期內可能是事實,但減稅更重要的是著眼於中長期。短期內,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減稅可能導致稅收收入下降,但是稅收征管在加強,征管技術不斷改進,而且稅制也在優化,一些原先不能徵收上來的稅款,將更容易徵收上來。這樣,減稅政策所可能帶來的財政收入衝擊是可控的,減稅因此是可能做到的。

落在民營企業身上的政府性負擔還有各種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減稅降費應該同時進行,形成有效的合力。收費基金與稅收一樣,都是民營企業的負擔,因此應予以優化,不該徵收的應儘快取消,該徵收但標準不合理的應儘快糾正。時下,社保征管體制改革所帶來的社保費負擔問題已經引起高度重視。降低社保繳費實際標準,並合理地處理好歷史上的繳費問題,不讓民營企業因此停擺,是最起碼的要求。

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可以為民營企業和民營經濟發展注入了新動力。需要注意的是,這樣的政策支持是制度性的,減輕企業稅費負擔不能代替民營企業和民營經濟自身的努力,減負可以助力民營企業和民營經濟的發展,但不能說減負政策一實施,企業就一定會好起來。企業在市場中的核心競爭力,仍然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基本條件,民營企業的管理者以及企業家,仍然需要發揮創新作用。(編輯 李靖雲)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