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網路詐騙之鄉」如何剷除毒瘤? 巡防宣傳凈化村風

「網路詐騙之鄉」如何剷除毒瘤? 巡防宣傳凈化村風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07:15

  「網路詐騙之鄉」如何剷除毒瘤? 巡防宣傳凈化村風

  來源:法制日報

  大肆利用QQ行騙致賓陽蒙上「網路詐騙之鄉」陰影記者調查

  賓陽如何剷除電信網路詐騙「毒瘤」

  

  2016年,公安部公佈第一批電信網路詐騙重點整治區,7個地區上榜,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是其中之一。

  賓陽為何會成為電信網路詐騙重災區?如何打響圍剿電信網路詐騙的殲滅戰,肅清電信網路詐騙造成的影響?治理成效如何?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進賓陽,一探究竟。

  網路詐騙影響經濟社會發展

  賓陽是南寧市所轄的一個縣,人口110萬,已有2100多年的發展歷史,距離廣西首府南寧僅70公里。自古以來,賓陽就是商賈雲集之地,以「百年商埠」聞名於桂中南。

  被列為全國七大電信詐騙重點整治地區,並不是賓陽縣第一次背負不良名聲。20世紀70年代末,賓陽縣一些商人急功近利,生產假冒偽劣產品並賣給周邊市縣。許多群眾深受其害,憤怒地把那些假冒偽劣產品罵作是「賓陽貨」。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賓陽縣著力打造民營經濟強縣,引導企業樹立「誠信賓陽」形象,打造「賓陽製造」品牌。目前,賓陽民營企業有效註冊商標156件,10件商標被認定為廣西著名商標,7家企業的8個產品獲得廣西名牌產品稱號,名牌產品數量居廣西縣份前列,「賓陽貨」的罵名逐漸銷聲匿跡。

  「賓陽貨」得到正名,「網路詐騙之鄉」的風聲又開始傳出。

  2000年,隨著金融、通信業的快速發展,藉助於手機、固定電話、網路等通信工具和現代網銀技術實施的非接觸式電信網路詐騙犯罪迅速發展蔓延。

  電信網路詐騙如何與賓陽扯上關係?記者採訪時,當地人大多認為,賓陽人擅長做生意,跑得遠,腦筋轉得快,「是從外地學回來的」。

  2013年,賓陽縣城電腦店、黃金店、飯店、娛樂場所數量大增,遍布大街小巷,酒吧、KTV就有60多家。很多年輕人開豪車,花大錢,成群結隊吃喝玩樂。這些年輕人的生活為何突然發生改變?當地人心裏清楚,他們是靠「玩QQ」賺錢發財。所謂「玩QQ」,其實就是利用QQ詐騙。這些「玩QQ」的年輕人被稱為「Q仔」。

  「Q仔」的興風作浪使賓陽「聲名遠揚」,被貼上「網路詐騙之鄉」的標籤,這給原本因「賓陽貨」而背負不良名聲的賓陽,蒙上了一層更大的陰影。

  這些年來,「Q仔」的詐騙手法一直在升級。最初,他們利用QQ冒充受害人親友直接詐騙,之後逐步發展為使用「畫皮」QQ集中針對境外人員的國內家屬、公司財會人員、業務合作夥伴等實施詐騙。

  詐騙手法更新換代,案件涉及的資金也在不斷擴大。在一起冒充公司總經理微信號詐騙會計的案件中,警方抓獲犯罪嫌疑人7名,此案涉案金額達1000萬余元。

  「看著個別村民不勞而獲、一夜暴富,詐騙成為一些村民津津樂道的行業。這種不法行為被一部分人效仿,由個人犯罪向多人發展,縣城所在的賓州鎮以及周邊的新橋鎮成了重災區。」賓陽縣公安局網路安全保衛大隊大隊長呂達武說。

  2016年4月10日,公安部發佈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10名特大電信網路詐騙犯罪在逃人員。這是公安部首次大規模對電信詐騙在逃人員進行公開通緝。在這10名在逃人員中,有5人來自賓陽縣。賓陽縣被列為全國七大電信網路詐騙重災區之一。

  賓陽人的「詐騙」外號傳開後,守法的賓陽人既痛恨又無奈。在外地人眼中,賓陽人成為「坑蒙拐騙」的代名詞。

  「賓陽網路詐騙犯罪嚴重危害了人民財產安全,嚴重製約賓陽經濟社會和諧穩定發展,嚴重損壞整個城市的聲譽和形象,成為影響賓陽經濟社會發展的『毒瘤』。」呂達武說。

  全縣總動員打擊詐騙力度空前

  打詐,賓陽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為除掉電信網路詐騙這顆「毒瘤」,賓陽可謂舉全縣之力,力度空前,破釜沉舟。

  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黃世勇,自治區黨委常委、南寧市委書記王小東等均作出過重要批示。公安部、工信部、各網路運營企業總公司等多次到賓陽開展調研和現場指導。

  電信網路詐騙涉及多個行業,是個非常棘手的社會問題,整治起來並非易事,幾乎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賓陽縣委、縣政府加強頂層設計,成立了以黨政主要領導為組長、23個部門單位組成的專項行動領導小組,出台了打擊電詐十大工作機制、網路化管理工作方案。

  「縣委、縣政府從關係賓陽形象和發展、影響南寧勇當廣西『兩個建成』排頭兵、自治區營造『三大生態』目標實現甚至影響全國社會穩定的高度來看待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工作。」賓陽縣公安局副局長曹韓文說。

  公安機關對涉案重點村保持「露頭就打」的高壓態勢。廣西公安廳、南寧市公安局先後抽調13個地市刑偵、巡警、技偵、網偵等部門的警力和大量技術裝備到賓陽增援,南寧市公安局便衣偵查支隊50人整建制駐紮賓陽。公安部蘇州研判中心也派駐5名反詐專家駐點賓陽。縣裡投入2100多萬元建成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工作站和反詐系統,建立綜合作戰平台。

  全縣範圍內實行有針對性的電信管制,涉案重點區域的固網寬頻賬戶被關停並重新登記報裝,實施備案裝機制度,對漫遊至賓陽縣的通訊卡適時管控。

  銀行網點的ATM取款機24小時有專人值守。下班時段限額出款,每張卡每次最高只能出款500元,一天內領款上限為2000元,每個ATM機在下班時段存放金額不超5萬元。

  根據縣裡的安排,處級領導包點賓州鎮、新橋鎮重點行政村,問題最嚴重最突出的村由縣委書記、縣長負責主抓。全縣各級各部門層層簽訂責任書,包村成效與幹部使用、年終考核挂鉤。

  「目前,全縣上下已經充分認識到不剷除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這顆『毒瘤』,不摘掉『全國打擊整治電信網路詐騙重點地區』這個帽子,賓陽將談不上健康發展,甚至永無寧日,從而激發內生動力,全力以赴投身攻堅戰中。」曹韓文說。

  對於被通緝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警方將其信息印製成撲克牌,在廣場等人口密集處以及全縣各村委免費向群眾發放。在高壓態勢下,賓陽縣查處嫌疑人數量大幅上升。2015年,賓陽縣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690人,2016年至2017年上升到2385人,上升率246%。2017年,248名「撲克牌」在逃人員到案236名,抓捕率達95%。2018年1至8月,賓陽縣抓獲各類網路犯罪嫌疑人688人。

  發案數隨之大幅下降。2017年接到涉及賓陽籍人員的電信網路詐騙案件共596起,月均發案50起,同比2016年下降了82%,同比2015年下降了96%。

  「我們的原則是盡最大力度追回贓款。要是用贓款買了車,就把車收繳;買了房,就把房產查封。」呂達武說,2017年,賓陽依法查封非法所得房產10多處,震懾效果非常明顯。

  嚴打的同時也嚴懲。2017年1月,賓陽縣人民法院集中宣判羅氏兄弟等14名犯罪嫌疑人系列案,這是賓陽縣首例以整個鏈條犯罪嫌疑人作為共犯進行判決,並對多人實行數罪並罰,此案成為全國十大打擊詐騙精品案例之一。

  對於協助作案的人員,法院一並重罰。在古某龍詐騙案中,古某龍在賓陽ATM機偽裝領取贓款,以詐騙罪共犯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70多萬元。電信公司技術員工楊某龍為他人實施電信網路詐騙犯罪提供技術支持,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10萬元,這也是全國首例為詐騙犯罪提供技術支持以詐騙共犯判處的案例。

  據統計,2017年,賓陽縣集中公開宣判6次,判決75人,其中依法判處15年有期徒刑以上1人,10年有期徒刑以上1人,判處5年有期徒刑以上18人,1年有期徒刑以上35人,共判處罰金700萬元。因涉嫌參與或協助開展電信網路違法犯罪,賓陽電信分公司開除1人;聯通公司處罰4人。

  每日巡防宣傳教育凈化村風

  韋子良是賓陽縣衛計局的工作人員。2015年年底,縣直29個單位、鎮直30個單位、村委幹部共335人組成16個工作組派駐新橋鎮16個村委會脫產開展打擊網詐工作。韋子良是其中之一,被分到大庄村。

  大庄村距離縣城不遠,沒有支柱產業,村民大多外出務工。2011年開始,大庄村出現村民參與電信詐騙的問題。巡查、做家屬工作規勸在逃人員自首、開展宣傳教育普及法律等,這些是村委幹部林榮進和縣工作組韋子良等人的日常工作。每天,縣、鎮、村組成的工作組要到村巡查,時間有早有晚,工作組或形成合力或分頭行事,長期堅持了下來。

  「到大庄村快3年了,總體看還是收到良好的效果。原來有4名涉案在逃人員,現在4人全部自首。村民們都知道參與電信網路詐騙不光采,現在發案率低,社會風氣轉向良好。」韋子良說。

  新橋鎮新和村也是涉詐重點村。2014年以前,這裡是遠近聞名的制炮村,鞭炮產業被取締後,網詐開始冒頭。記者到達時,村支書曾明瑜剛巡查回來,縣、鎮、村三級每日巡防在村裡已成常態,村裡隨處可見反詐宣傳海報。

  「今年村裡有兩名網逃人員,目前我們還在做思想工作。」曾明瑜說。

  2016年,新和村村民吳春燕被列為公安部打擊電信網路詐騙首批A級通緝令追逃人員,是唯一一名女犯罪嫌疑人,這在村裡引起震動。在浙江省永康市公安局查獲的一起網路詐騙案件中,吳春燕及丈夫夥同他人,利用計算機網路手段,盜用呂某QQ號碼,以借款方式詐騙呂某的朋友600萬元人民幣。包括吳春燕丈夫在內的9名涉案人員被抓,吳春燕畏罪潛逃。

  通緝令公佈後,曾明瑜一聲嘆息:「有兩個孩子,本來好端端一個家,現在大門緊閉,孩子只能給外公帶了。」曾明瑜幾乎去過吳春燕所有的親戚家,和他們講法律、說道理,一方面避免其他人重蹈覆轍,另一方面希望家屬配合警方工作,督促吳春燕自首。

  2016年5月15日,曾明瑜和吳春燕的父親一起到達賓陽縣城,終於見到潛逃兩年的吳春燕,帶著她到派出所自首。

  村裡守法的人對電信詐騙避而遠之,他們成立了反詐協會,村委還號召村民制定村規民約。

  記者了解到,目前,賓州鎮、新橋鎮各村委(社區)成立了64個「民間反詐協會」,開展「十戶聯建」的村規民約,聯防聯治聯保。

  政府整治加上村裡的約束,涉詐重點村的風氣正在發生改變。

  今年8月6日,縣、鎮、村三級巡查組在碗窯村巡查時,發現一處藏身村裡的網路詐騙窩點,3名嫌疑人悉數落網。「巡查組加強監管,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當地村委的力量,村裡的風氣在悄然變化,村幹部由不敢上門、不敢帶路,向敢抓敢管、敢舉報、敢帶路轉變。」賓州鎮黨委宣傳委員陸樹明說。

  2016年至今,賓陽縣經廣大村幹部上門勸逃後自首的有359人。

  重構秩序建設和諧新賓陽

  陳秋萍是賓州鎮人大主席,2017年5月任職。上一任主席因為反詐工作推進不力被免,陳秋萍接過擔子。

  「壓力很大。」陳秋萍說,縣裡的問責力度很大,2016年以來,全縣共問責了16個責任單位和85名責任人,其中兩名黨委副書記被免職,並提名人大免去鎮人大主席職務,兩名派出所副所長被黨內嚴重警告並免去職務。

  賓州鎮是電信詐騙重災區,有13個涉詐重點村。鎮里將打擊追逃工作列成表格,挂圖作戰。每天各村巡查的通報要匯總到鎮里,巡查人員簽到表、一周情況小結等,各種材料堆積如山,一個大箱子才能裝得下。縣紀委設有專人對此進行督查。

  打擊、管理已進入常態化,賓州鎮開始思考如何最大程度減少電信詐騙帶來的負面影響,重構鄉村秩序、重塑價值觀念?

  此前,鎮里利用村裡的鄉賢文化、講堂等開展評定星級文明戶活動,倡導大家傳承和發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今年,鎮里重點打造好家風、好村風,大力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全鎮統一採購50台電視機,在15個村的人群聚集區投送,播放各類文明教育宣傳片。

  「村裡的一些年輕人參與電信詐騙根源在於經濟落後、精神匱乏。」陳秋萍說,鎮里在現有經濟基礎上還在考慮進一步延伸,目前初步排查出毛筆、陶瓷、雨傘等28個傳統手工業,打算向縣裡彙報,重點扶持幾個傳統產業,帶動村民收入增長。同時,對每個村的集體經濟進行扶持,幫助沒有工作的年輕人就業、創業。

  在新和村,記者見到正在創業的年輕人小鍾。他和愛人一起在村裡養鴿子,目前養了300多隻,目標是年底達到1千對以上。「過去村裡一些人想走捷徑賺錢,都被抓了,現在村裡基本沒有人做電信詐騙了。」小鍾說。

  很多曾經的「Q仔」也在轉型。在大羅村,今年27歲的小志(化名)留在村裡創業。幾年前,看到身邊有朋友做電信詐騙,他也加入了進去,租個房、買台電腦就開始操作。幾個月後,他在南寧被抓。「以前覺得來錢快就做了,實際上沒有那麼容易,違法犯罪終究難逃法網,還是老老實實做人好。」小志說。

  在大庄村,村民小凌(化名)2011年到廣東打工時參與了電信詐騙,2014年,他在網吧使用身份證後被警方趕到抓獲。「出事了才知道,我害別人也害了自己。」服刑出獄後,小凌回到家鄉,和家人一起養豬。「非常後悔做這個,以後絕不會讓我的老婆和小孩做這個,一定要教會他們老老實實做人。」小凌說。

  目前,賓陽的電信網路詐騙犯罪現象已經得到極大的遏制和治理,正逐漸摘除「全國打擊整治電信網路詐騙重點地區」的帽子。賓陽的整治工作已從打擊預防宣傳轉移到根除電信詐騙生長的土壤:重塑賓陽社會風氣,加強對下一代賓陽人的思想道德教育。

  2017年以來,賓陽縣共扶持小五金、竹編、特色種養等多種產業,投入財政專項扶貧資金1175萬元。反詐教育被納入中小學課程,教育部門編製打擊預防網路詐騙專項活動本土教材,在全縣中小學開設課程,列入考試。

  「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正能量,讓我們有更好的村風村貌、更好的網路安全環境,讓年輕人、下一代有更好的成長環境。只有大家都誠實守信,認清電信網路詐騙的邪惡本質,堅決抵制電信網路詐騙,加強思想道德文化修養,才能共同構建一個健康、和諧的新賓陽。」賓陽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謝文說。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