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泉港碳九泄漏事件全回顧 影響如何教訓在哪兒

泉港碳九泄漏事件全回顧 影響如何教訓在哪兒

北京新浪網 2018-11-10 00:46

  11月4日凌晨,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港石化)一艘船舶與碼頭連接的軟管處發生泄漏。事故造成6.97噸碳九泄漏,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泉港區人民政府網站11月8日對該事件進行了通報,初步認定為一起安全生產責任事故引發的環境污染事件。目前多部門的通報顯示,碳九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空氣指標等已恢復正常。同時,泉州市啟動了養殖戶受損情況評估,依法協調解決損失賠償問題;著手查明事件原因,嚴肅追究相關責任人責任。

  11月9日,《每日經濟新聞》特約記者前往事發地福建泉港,實探事件後續處理情況。

  11月9日,福建泉港,殘留油污清理工作仍在繼續 圖片來源:特約記者 檀越 攝

  泄漏事件與環境影響

  這起事故中的「元兇」碳九究竟是什麼?

  綜合媒體報導可知,碳九是在石油提煉時獲得的一系列含碳數量在9左右的碳氫化合物。它的密度較小,沸點略高於汽油,氣味與汽油相似,揮發性較強。

  碳九又可分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兩類。裂解碳九對人體毒性較小,但會造成生態環境污染——它對人具有麻醉和刺激作用,會導致耳鼻喉不適、頭暈頭疼,長期反覆接觸可致皮膚脫脂。若食用被碳九污染過的動植物海產品,有中毒、致癌的風險。

  而重整碳九的危害更大。萬幸的是,此次事故為「裂解碳九」泄漏。

  此次泄漏事發後,當地政府立即部署,由海洋部門牽頭組織海上漏油的處置和受污染養殖業處理,保障海洋食品安全;由環保部門加強大氣環境質量監測。

  11月9日,《每日經濟新聞》特約記者前往了泉港區環保局了解情況。「確實事故發生的第一天污染很嚴重,多地都能聞到刺鼻異味,第二天之後大多地區已經沒有味道,(但)風刮到的時候,還能聞到一些。」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泄漏的碳九類似油品,吸附在漁排上,給清理工作增加了不少難度,目前仍在繼續出動船舶和人員對殘留油污進行吸附。」

  隨後,記者來到了距離事發海域最近的泉港區南埔鎮肖厝村,在肖厝渡口,記者看到海面上船隻眾多,清理工作仍在進行中。大風下,記者未聞到明顯異味,而坐船靠近受影響海域時,仍能聞到一種略刺鼻的異味。相關人員正在加緊對養殖區內的漁排進行清污等。

  根據泉州市政府新聞辦8日通報,截至8日15時,共出動船舶400多艘次、人員2500多人次、吸油氈732袋、清油劑70桶開展油污吸附,受影響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繼續出動船舶和人員對岸邊、漁排等隨潮水起落的殘留油污進行吸附,(截至當時)此項工作仍在繼續。

  泉港區環保局8日的通報顯示,11月5日凌晨3時以來,泉港區空氣自動監測站各項空氣指標已恢復正常,並持續改善向好。7日12時,空氣中揮發性有機物(VOCs)為0.1343mg/m?(企業廠界標準為不超過4mg/m?)。水質方面,經泉州海洋環境監測預報中心檢測,7日,9個監測點化學需氧量均達到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石油類達到第一至第三類水質標準。

  11月9日,記者前往東港石化 圖片來源:特約記者 檀越 攝

  事件中的企業與居民關係

  這起事故的「罪魁禍首」即文章開頭提到的東港石化。

  泉州市政府新聞辦8日的通報顯示,11月3日,「天桐1」船靠東港石化碼頭後開始進行工業用裂解碳九的裝船作業,但11月4日凌晨0時51分,油輪輸油管出現跳管現象,4日凌晨1時13分,東港石化碼頭作業人員發現裝船過程中發生工業用裂解碳九化學品泄漏,凌晨1時23分油品停止泄漏;凌晨2時許,處置單位趕到碼頭進行污油回收;凌晨4時30分,圍油欄內清污作業基本結束。但部分污油向鄰近的肖厝海域移動,泉港部分區域空氣出現刺鼻性氣味。

  據泉港區環保局對外通報,經初步調查,泄漏「系其油船連接至碼頭的軟管法蘭墊片老化、破損」導致。

  根據天眼查,東港石化成立於2005年,註冊資本8000萬元,由福建德和集團有限公司100%持股。

  《每日經濟新聞》特約記者從肖厝村一位村民處獲得的一份東港石化《承諾書》顯示,東港石化於11月4日承諾,將儘快全力組織清理海面及漁排上的殘留污染物;全面配合政府有關部門調查,並按調查結果要求採取所有整改及處置措施;嚴格按照最終的事故調查報告及事故損失評估報告,承擔公司責任範圍內的所有損失賠償義務。

  不過,該村民強調,這份《承諾書》並不是從東港石化處獲得,而是通過其他渠道取得。據他了解,東港石化目前未進行更多的公開表態。

  9日下午,記者也來到了東港石化所在地,公司門口目前仍堵著幾位當地村民。值得注意的是,東港石化的馬路對面就是居民區。

  隨後,記者撥通了東港石化的公開電話,相關工作人員答了句「後續處理由政府在統一安排當中」後,便掛斷了電話。

  11月9日,中國環境保護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認為,在這起事故中,企業是主要責任方。他表示,企業最清楚碳九的危害性,但東港石化未能進行有效的通知和人群的疏散,因此企業應該對造成的損害進行全面的賠償。

  記者從肖厝村一位村民處獲得的一份東港石化《承諾書》 圖片來源:受訪村民供圖

  觀點:化工企業管理還有很大進步空間

  為確保食品安全,泉港區已於4日暫緩受影響海域網箱養殖水產品起捕、銷售、食用。

  除此之外,《每日經濟新聞》特約記者了解到,11月5日,福建省鹽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簡稱福建鹽業集團)對泉港區的山腰鹽場、潘南鹽場印發關於暫停納潮生產的函。函件中要求,山腰鹽場、潘南鹽場即日起停止納潮生產,並加強鹽田生產周邊海域海水的檢測,同時密切跟蹤該事態發展,待泉港區環保局確認對該區域海洋環境污染結束後再進行納潮生產。

  其中山腰鹽場位於湄洲灣南岸,是福建省第二大國有鹽場、最大的食鹽(載體鹽)生產基地。鹽場暫停納潮生產,也引起了民眾的關注。

  對此,福建鹽業集團曾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解釋稱,暫停鹽場納潮生產並不是因為鹽場受污染,也不意味著鹽場周邊海域受污染,而只是作為一種預防措施,「鹽田在陸地上不會受污染,但海域相通,具有流動性,暫停納潮生產是為預防鹽田周邊海域受污染」。

  9日,泉港區委宣傳部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特約記者,根據山腰鹽場提供的資料,目前鹽場已經停止納潮生產,並且在納潮口增設了監測點。根據監測結果,鹽場周邊海域未受到影響,且鹽場庫存充足,能夠滿足市場需求,民眾無需擔憂。

  泉港碳九泄漏事件無疑給化工企業、政府部門再次敲響了警鐘。

  馬軍認為,泉港碳九泄漏事件帶來了深刻的教訓,化工行業一直是個高危行業,一旦發生爆炸、泄漏等事故,便會衍生出次生環境問題,因此必須格外重視安全健康和環保。國際上的一些化工巨頭會特彆強調與周邊社區保持經常性溝通,讓居民參與到管理中,了解事故防範和應急處理情況,而這方面國內一些企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