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今年以來投放的資金大量淤積於銀行體系?央行回答

今年以來投放的資金大量淤積於銀行體系?央行回答

北京新浪網 2018-11-09 23:48

  今年以來央行投放的資金大量淤積於銀行體系?

  中國人民銀行11月9日發佈的《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2018年第三季度)》專門以題為《超額準備金率與貨幣政策傳導》的小專欄回答了這一問題。

  央行的答案是,目前中國銀行體系的超額準備金率(超儲率)並不高,在1.5%左右,央行投放的資金基本上全部傳導到了實體經濟。

  不過央行也承認,目前在結構上和局部領域,貨幣政策傳導仍面臨一些約束。為此,央行採取了定向降准、擴大抵押品範圍、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等多種措施,加強「精準滴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以下為央行專欄原文:

  近期有觀點認為,今年以來央行投放的資金大量淤積於銀行體系。實際上,目前中國銀行體系的超額準備金率(超儲率)並不高,在1.5%左右,央行投放的資金基本上全部傳導到了實體經濟。

  超額準備金率(超儲率)是超額準備金餘額與各項存款餘額之比,是衡量銀行體系流動性的關鍵指標。從貨幣運行機制看,商業銀行在資產擴張過程中,如發放貸款、購買外匯、購買債券等,都會在其負債方派生出等額存款。隨著存款增長,銀行須按要求把相應的超額準備金划轉為法定準備金,由此起到支持銀行資產擴張的作用。同時,超額準備金也有滿足銀行支付清算的功能,對銀行至關重要。超儲率的高低,既可以衡量銀行流動性水平,也是貨幣政策是否有效傳導的重要標誌之一。 

  近些年來,中國銀行體系超儲率呈持續下降態勢,主要原因:一是存款持續增長帶來的規模效應。隨著經濟增長,金融機構存款餘額持續增加,而日常支付清算所需的超額準備金並不需要與存款規模同比例增長,在此過程中超儲率會自然下降。二是支付清算和市場效率提高。中國人民銀行持續推進現代化支付體系建設,資金清算效率提高。貨幣市場快速發展,也為金融機構流動性管理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融資渠道,有利於降低其超額準備金需求。三是貨幣政策操作機制不斷完善。實施存款準備金雙平均法考核,公開市場操作從每周兩次增加至每日操作,推出常備借貸便利工具和自動質押融資工具等,均有利於降低金融機構的預防性超額準備金需求。四是金融機構流動性管理能力增強。通過開發流動性管理系統,目前大部分商業銀行已經能夠實時掌握全行的資金往來情況,資金使用效率提高,超額準備金需求下降。

  比較來看,當前主要發達經濟體超儲率明顯高於中國。2008年以來,主要發達經濟體通過量化寬鬆政策(QE)向市場注入流動性,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迅速擴張。例如,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2008年6月的9000億美元左右擴張至2015年末的4.5萬億美元,目前為4.2萬億美元。歐洲中央銀行體系(ESCB)資產負債表規模從2008年6月的1.5萬億歐元擴張至2018年9月的4.6萬億歐元。危機後,美國等主要發達經濟體普遍加強金融監管,金融機構需要保持更高的備付水平以滿足監管要求。此外,由於金融機構風險偏好下降,實體經濟借貸意願不足,央行通過QE操作投放的大量資金有相當部分長期累積於銀行體系。受此影響,2008年以來美國、歐元區等銀行體系超額準備金快速上升,根據估算,美國銀行體系超儲率最高時超過23%,目前超儲率在12%左右;歐元區銀行體系超儲率在10%左右,均顯著高於中國銀行體系超儲率。

  如果把央行看成是資金的「總閘門」,那麼商業銀行就是傳導央行資金的「引水渠」。「引水渠」水位(超儲率)的變化可以直觀反映央行投放的資金是否得到了有效傳導。2018年以來,面對外部環境變化和「幾碰頭」問題,中國人民銀行前瞻性採取應對措施,流動性管理目標由「合理穩定」轉向「合理充裕」,通過降准、中期借貸便利(MLF)等渠道增加中長期流動性投放,保持流動性水平與經濟基本面需求相匹配。在此過程中,從「量」上看,銀行體系超儲率並未上升,貨幣信貸平穩增長,表明央行投放的資金並未淤積在「引水渠」(商業銀行),而是基本上全部傳導到了實體經濟。從「價」上看,債券利率顯著下降,貸款利率穩中趨降,也表明央行投放流動性的利率傳導效果正在逐步顯現。

  當然,目前在結構上和局部領域,貨幣政策傳導仍面臨一些約束。為此,中國人民銀行採取了定向降准、擴大抵押品範圍、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等多種措施,加強「精準滴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與此同時,也需要相關部門進一步加強協調配合,綜合施策,通過「幾家抬」共同改善貨幣政策傳導的微觀基礎。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