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紅日葯業被敲詐背後存股權暗戰:大通套現11億出局

紅日葯業被敲詐背後存股權暗戰:大通套現11億出局

北京新浪網 2018-11-09 20:21

  新浪財經訊 因為被敲詐2000多個比特幣,紅日藥業最近備受市場關注。

  實質上,這起事件的主角——紅日藥業,今年6月份剛剛經歷了一場股權暗戰。

  新浪財經注意到,今年6月22日,紅日藥業發佈了實際控制人變更公告,原控股股東大通集團讓出控制權,姚小青正式成為紅日藥業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這也被認為,在經歷了多年股權暗戰之後,創始人姚小青終於從大通集團手中拿回了控股權。

  紅日藥業6月變更控股權 先前被敲詐的董秘已辭職

  姚小青是紅日藥業的創始人,創業初期由於資金短缺,引入了大通集團。有媒體報導,大通集團入股的條件之一,就是必須控股紅日藥業。

  根據公司招股書,2000年紅日藥業整體變更設立時,大通集團就已經是持股60%的第一大股東,當時姚小青僅持股15%。

  經過幾次股權轉讓,2009年在創業板上市後,大通集團持有37.1%的股份(大通集團實控人李占通通過大通投資及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48.24%的股份),是紅日藥業的控股股東。李占通擁有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席位的二分之一;而擔任董事長的姚小青持股上升到33.93%,是公司第二大股東。

  上市後,紅日藥業有過三次增發和一次股權激勵。截至2016年末,大通集團直接持有21.19%的股份,姚小青持有18.22%的股份。

  但是今年以來,一直牢牢掌握紅日藥業控股權的大通集團開始退出了。6月8日,大通集團與北京高特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高特佳)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擬向後者轉讓占公司總股本10%的股份,轉讓後大通集團仍持有11.19%的股份。

  與此同時,大通集團承諾將持有的股份表決權轉讓給高特佳,這也就意味著,高特佳將擁有21.19%的表決權,高過其他單一股東。

  僅僅過了14天,大通集團就出具了認可姚小青為紅日藥業控股股東和實控人的承諾。同時將之前與北京高特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高特佳)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時「股票表決權委託」相關約定取消了。

  6月22日,姚小青與副董事長孫長海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目前,姚小青持有紅日藥業18.23%股權,孫長海持有0.9%,姚小青之子姚晨持有1.57%股權,三人合計持有紅日藥業20.7%股份。

  公告表示,因為紅日藥業股權結構比較分散,姚小青及其一致行動人擁有的表決權足以對股東大會決議產生重大影響。這也就意味著,歷經18年,姚小青終於重新掌握了紅日藥業的控股權。

  早在公司控股股東變更前一年,公司董秘就發生了變更。2017年6月29日,之前擔任董秘的鄭丹辭去董秘職務,副總經理藍武軍接任。

  2015年被杜兵敲詐期間,正是鄭丹在擔任董秘。根據2016年年報,鄭丹這一屆董秘任期原本應該持續到2019年4月13日。

  值得一提的是,與姚小青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的副董事長孫長海,2017年底剛減持500萬股,減持均價4.25元,總計套現金額2125萬元。

  大通集團高比例質押 套現11.53億元出局

  大通集團全稱天津大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1992年,李占通持有70%的股份。目前投資版圖已橫跨醫療健康、康養文旅、房地產、融資租賃、礦產資源、燃氣能源、創新投資以及媒體廣告等領域。

  旗下有兩家上市公司大通燃氣與紅日藥業。根據交易方案,紅日藥業股份轉讓價格為3.83元/股,按擬轉讓的3.01億股計算,可以套現11.53億元。

  今年6月份,大通集團除了轉讓紅日藥業股權之外,也在協議轉讓大通燃氣股權。大通集團是大通燃氣控股股東,持有40.94%的股份。6月9日,大通燃氣宣布,大通集團與兩家投資機構丹鼎投資及德福基金達成戰略合作意向,擬由大通集團向這兩家公司(或兩家公司指定主體)合計轉讓10%股權,引入兩家公司成為大通燃氣戰略股東。

  7月10日,大通燃氣發佈公告終止上述交易。10月16日,向另一家公司頂信瑞通轉讓29.64%的股份,轉讓價格為10億元。目前大通燃氣實際控制人已經變更為丁立國。

  大通集團如此急於退出上市公司,也許是因為資金緊張。

  截至目前,大通集團持有的紅日藥業21.19%股權幾乎全部處在質押狀態。而今年2月6日,大通燃氣發佈過停牌公告,稱大通集團數筆質押的公司股票低於平倉線。當時大通集團質押了其持股的94.75%。

  隨後,大通集團採取了補充抵質押物、提前還款、補充保證金等一系列措施救急。李占通還向全體員工發出增持公司股票倡議。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