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崑崙健康險企排名墊底:深陷股權僵局、虧損泥淖

崑崙健康險企排名墊底:深陷股權僵局、虧損泥淖

北京新浪網 2018-11-09 19:12

  險企排名,崑崙健康為何墊底

  記者 宋怡青

  從去年的B級跌落至最低的D級,淪為行業墊底。

  崑崙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崑崙健康」)正處在「多事之秋」。

  一方面在近期《中國保險行業協會關於2017年度保險公司法人機構經營評價結果的公告》中,崑崙健康從去年的B級跌落至最低的D級,淪為行業墊底;另一方面違規股權清退問題遲遲沒有進展,已經逾期近一年。

  與此同時,負債端保費收入結構的調整,加之投資端收益的不佳,使得崑崙健康繼續深陷虧損泥沼。伴著「內憂」而至的還有「外患」。崑崙健康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市場挑戰者,互聯網保險、養老保險等公司都在進軍健康險。

  在保險回歸保障的大背景下,人身險公司已經從過去整體拼規模和投資回報模式向保障模式轉變,健康險也置身浪潮之中。

  行業墊底

  10月底,中國保險行業協會(下稱「中保協」)於官網發佈了《關於2017年度保險公司法人機構經營評價結果的公告》。在參評的100多家保險公司中,崑崙健康與中法人壽成為僅有的兩家D級公司。

  據中保協介紹,經營評價指標體系與服務評價指標體系、分類監管評價體系一起,分別從經營效果、服務水平和風險狀況三個不同角度對保險公司進行評價。保險公司經營評價指標體系自2015年正式實施。2015年、2016年崑崙健康均獲評B級。

  對保險公司的經營評價包括速度規模、效益質量、社會貢獻三方面。A級公司指各方面經營狀況良好的公司,B級公司指各方面經營正常的公司,C級公司指某方面存在問題的公司,D級公司指在各方面存在嚴重問題的公司。

  此次兩家D級公司中,中法人壽由於增資擴股遲遲未能落地,今年三季度其核心及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已經跌至-6739.43%,新業務的開展被全面叫停,評價結果為D級並不意外。

  但崑崙健康從行業靠前位置淪為末流公司卻讓人大跌眼鏡。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透露,在經營評價的指標體系中,衡量險企「速度規模」時,規模保費增長率是非常重要的指標。2017年崑崙健康規模保費大跌44.48%。按照有關評價指標,規模保費負增長記為0分,這拉低了「速度規模」的整體評分。

  在「社會貢獻」方面,崑崙健康的得分也較低,主要在「賠付貢獻度」上吃了虧。崑崙健康體量較小,市場份額較低,其賠付金額在全行業累計賠付金額中的佔比也較低,導致在該項上其得分同樣為0。

  此外崑崙健康股權問題遲遲未得到妥善解決,也拖了評價得分的後腿。

  股權僵局

  崑崙健康官網發佈的《2018年第3季度償付能力季度報告摘要》顯示,公司現有股東14家,持股類別均為社會法人股,其中最大股東為福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19.04%。

  在上述報告中,崑崙健康著重強調,「本公司股權結構較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但這背後是崑崙健康的股權僵局。

  從成立至今,崑崙健康8次增資,5次股權變動。一位業內知情人士稱,「每一次股權變動的背後都不簡單。」

  最近一次是2016年8月,崑崙健康新引入四家股東,分別為深圳市宏昌宇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深圳市正遠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泰騰材料貿易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正萊達實業有限公司。轉讓股權的分別是崑崙健康原股東西藏恆實投資和福建清科投資。股權變更後,上述四家公司合計持股比例為30.96%。

  但有不少業內人士質疑上述四家公司只是影子股東,為「佳兆業郭英成家族」代持了股權。2017年的2月17日和3月1日,原保監會兩次向崑崙健康下發問詢函,詢問上述四家股東是否與佳兆業郭英成家族有關;此外還要求崑崙健康具體說明四個新股東近三年來的主營業務情況、財務狀況以及入股的詳細資金來源。

  對此,崑崙健康明確表示,四家股東之間不存在關聯關係,且與「佳兆業郭英成家族」無關,且上述各方股東的入股資金均來源於企業自有資金,並非來源於「佳兆業郭英成家族」下屬企業或其關聯方。

  2017年11月28日,原保監會再次向崑崙健康下發監管函,指出其在「三會一層」運作、關聯交易、內部審計、考核激勵等方面存在問題,並將依法對其違規股權進行處置。

  半個月後,原保監會在官網發佈《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稱崑崙健康曾經和現有的累計7名股東均存在資金來源陳述方面有不實的問題,因此撤銷當初監管允許其變更股東或增資入股的有關批複。同時要求自決定下發之日起3個月內引入合規股東,在引資完成前不得向違規股東退還入股資金。

  但至今已經過去近一年,崑崙健康的違規股權清退問題,目前仍無進展對外披露。對此,崑崙健康對此的公開表態是,目前公司正與監管部門保持積極的溝通,定期彙報、上報相關材料,並按照監管要求積極推進新股東的引入。

  前述接近監管層的人士透露,隨著監管趨嚴,此前把保險公司作為圈錢工具的行為行不通了,加上接手保險公司需要大筆資金的持續投入,目前這個階段合適的股東並不容易找到。

  虧損泥淖

  股權問題之外,還有虧損難題。

  自2006年成立以來,崑崙健康前九年一直虧損。2015年實現首次盈利1.52億元,但2016年又出現季度性虧損,全年只有第四季度盈利5.4億元。

  曇花一現的盈利靠的也不是健康險產品本身,而是通過投資拉動業績增長,擴大了理財型保險的業務。隨著原保監會2016年對萬能險等投資性產品進行整治,崑崙健康開始大幅縮減萬能險規模,再度陷入虧損泥淖。

  2017年,崑崙健康以8.26億元的虧損額成為人身險公司中的虧損大戶。這一年投資收益大幅下跌,全年僅為2.1億元,僅佔總營收11.2%,相比2016年的11億元大幅縮水。

  被迫轉型的崑崙健康成本卻大幅增加。其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從2016年的5193.4萬元大幅上漲至1.3億元,其中僅傭金支出一項就上漲至1.09億元,同比增長3倍多;業務及管理費用也同比上漲了62.1%。

  今年至今也沒能扭虧。截至今年三季度,崑崙健康虧損額為5000多萬元。今年保險業結構調整走向縱深,而資本市場低迷,保險資金投資收益也不斷承壓。

  崑崙健康原本計劃在2018年二季度完成資本的補充。但三季度已經過完,增資仍是鏡花水月。因此,崑崙健康進一步提升償付能力指標的願望短期內也難以實現。截至2018年三季度,其綜合及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40.88%,儘管比上季度有所提升,但離監管「紅線」並不算遠。

  內憂外患。崑崙健康還面臨越來越多的競爭者。市場還會給崑崙健康多少時間?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