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不死鳥歸來三年 兩度重組失敗后長航鳳凰再陷困局

不死鳥歸來三年 兩度重組失敗后長航鳳凰再陷困局

北京新浪網 2018-06-15 01:31

  「不死鳥」歸來三年 兩度重組失敗後長航鳳凰再陷困局

  每經記者 陳晴 每經編輯 任芷霓

  自恢復上市以來,遭遇過兩次重組失敗的長航鳳凰(000520,SZ)再陷困局。人員流失、大量船舶被收回、資產可能置出……每一項都牽繫著長航鳳凰的未來表現。

  或許熟悉公司的人還記得,公司在2015年宣布注入港海建設之後,恢復上市首個交易日股價暴漲超7倍。

  時隔三年,以「不死鳥」姿態歸來的長航鳳凰為何再度面臨困局?《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長航鳳凰最新一次控股權轉讓事項系因為控股股東債務糾紛而中止,而這一糾紛至今仍未解除。

  三年內兩次重組均告失敗

  長航鳳凰曾是內河航運的龍頭企業,巨虧和巨額債務之下,公司一度破產重整以及暫停上市,至2015年8月恢復上市且於當年底首個交易日股價暴漲超7倍。

  時隔三年,長航鳳凰為何再陷困境?記者發現,恢復上市以來,公司曾經歷兩次重組。

  早在2015年7月,長航集團以10億元的價格向天津順航海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順航)轉讓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權時,雙方曾約定,本次股份轉讓完成後,天津順航負責推進長航鳳凰重大資產重組事宜,依法將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港海建設全部股份注入長航鳳凰,並保證於2016年5月31日之前完成重大資產重組交割。當時,港海建設股東中還浮現「法人股大王」劉益謙的身影。

  也正因此,2015年底長航鳳凰恢復上市首個交易日資本競相追逐,相比公司停牌前2.53元/股的價格,復牌第一天股價報收於21.2元/股,漲幅高達737.94%。

  世事難料,2016年9月,長航鳳凰宣布港海建設注入計劃失敗。根據當時公告,主要原因是「港海建設申請『港口與航道工程施工總承包一級』資質事宜未獲批准」。

  上述背景下,2017年1月,天津順航宣布擬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7.89%股權以19億元的價格全部轉讓給廣東文華福瑞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文華),這一價格相比天津順航2015年接手長航鳳凰時的價格高出9億元。且經天津順航提名以及股東大會表決,彼時任廣東文華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的陳文傑也於2017年5月當選長航鳳凰董事。

  不過,這一轉讓事項至2017年9月再度作罷。長航鳳凰2017年9月回復深交所問詢時表示,終止的主要原因是雙方「圍繞『資金安全及確保款項付清同時完成標的股份過戶』的問題未達成一致,廣東文華一直不同意簽署《三方債權債務清償協議》」。

  根據股權轉讓終止時雙方的約定,此前廣東文華支付給天津順航的1億元定金中,天津順航需於2017年10月13日前退還廣東文華6000萬元。而廣東文華在收到上述退款之日起2日內向上市公司提交陳文傑的董事辭職信。

  而2018年5月28日長航鳳凰公告稱,董事會於當日收到董事陳文傑的辭職報告,其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職務。辭職後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此次陳文傑辭職,是否意味著天津順航已經歸還6000萬元退款?6月13日,長航鳳凰董秘辦工作人員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對上述事宜並不清楚。

  大股東涉及債務超10億

  籌劃大半年,廣東文華與天津順航的股權轉讓事項最終未能成行。天津順航債務問題真實情況如何?長航鳳凰2017年6月16日公告的廣東文華來函內容顯示「關於貴公司控股權交易,其中一個重要環節是天津順航負責促使北京長城民星城鎮化建設投資基金、中信銀行天津分行、中銀國際證券有限公司三家債權人達成債務和解」。

  眼下,該債務問題是否已經解決?記者注意到,5月24日深交所向上市公司發出的問詢函中,也就天津順航債務相關問題進行了問詢。而6月12日晚間長航鳳凰回復稱,經諮詢公司控股股東天津順航,截至目前,天津順航將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中的1億股、5556萬股和2500萬股,分別質押給了北京長城民星城鎮化建設投資基金、中信銀行天津分行和中銀國際證券有限公司。由於天津順航依然未能償還上述三項質押債務,三家質權人均已提出訴訟,目前正在等待裁定結果。

  針對上述三筆質押債務,2018年4月~5月,長航鳳凰發佈了相關公告,算上本息及違約金,三筆債務糾紛金額已超10億元。

  另據公告,天津順航還涉及與弘坤資產、優木投資、農行天津開發區分行、自然人楊帥等多筆債務糾紛,雖然均已達成了和解或經司法部門判決,但對於執行情況,上市公司並未詳細說明。此外,天眼查顯示,天津順航還面臨與長航集團因置出資產約定未及時履行產生的糾紛以及與上海金融發展投資基金(有限合夥)的增資糾紛。

  記者還注意到,2018年6月13日發佈的最新版2017年年報中,長航鳳凰表示,弘坤資產、優木投資提請的財產保全措施仍未解除。長航鳳凰董秘辦工作人員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若有關於財產保全的進一步消息,上市公司將及時公告。

  天津順航債務問題進一步增添了上市公司的變數。長航鳳凰在2017年年報中坦言稱,天津順航陷入多起債務糾紛,其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被質押、凍結和多次輪候凍結。2017年,大股東出售股權未果,由於債務纏身,未來大股東為解決債務危機的舉措可能會波及到公司控股權的變動。

  長航鳳凰還表示,受制於控股股東在股權轉讓協議中的承諾(將現上市公司全部資產置出上市公司並交給長航集團)和2017年公司控股權轉讓,公司後續戰略定位難以明確,發展項目難以實施,公司只能在現有資產框架內生存發展。

  記者注意到,近日有投資者在投資者互動平台上問起上市公司是否有重組或並購的打算,長航鳳凰回復稱,「未獲得這方面的信息」。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