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北京新浪網 中央環保督察殺「回馬槍」 揪出這些老病通病(圖)

中央環保督察殺「回馬槍」 揪出這些老病通病(圖)

北京新浪網 2018-06-14 13:45

  原標題:中央環保督察殺「回馬槍」 揪出這些老病、通病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14日電(冷昊陽)近日,隨著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10省份「回頭看」,多地的環境問題再次被集中曝光。

  記者注意到,此番中央環保督察組的「回頭看」,曝光問題之密集,措辭之嚴厲,被輿論聚焦。與此同時,一些地區在環保領域敷衍塞責、弄虛作假的老病、通病又被督察組盯上。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網站

  問題1:整改敷衍、走過場

  在此次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中,一些地方整改中敷衍問題、做表面文章的現象被督察組曝光。

  「雖然啟動之前會有一些預判,知道會存在一些走過場的情形,但是現場發現的一些問題確實觸目驚心。」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督察一處負責人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此表示。

  實際情況同樣如此。記者梳理髮現,在此次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所進駐的10省份中,多地都被督察組貼上了「敷衍」「走過場」的標籤。

  在內蒙古和林格爾縣,企業已經做好了充足準備「迎接」督察組的到來。一些企業督察組走了就恢復非法生產,「回頭看」來了又馬上「查封」。

  「這正是應付整改、敷衍整改的典型做法。」中央環保督察組如此評價。

  而在河南鄭州,針對養雞場臭氣熏天、蚊蠅太多的問題,在2016年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時,就被群眾舉報。兩年過去了,養雞場不僅沒有關停搬離,還依然存在養殖雜訊和糞便污染,整改要求中提到的改進糞便處理方法等更是「虛無縹緲」。

  對此,中央環保督察組稱,鄭州市金水區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不作為,對中央環保督察舉報問題敷衍應對,不了了之,導致在鬧市區藏身的養雞場環境污染問題多年得不到解決。

哈爾濱市村民來到填埋場附近反映問題。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網站

  問題2:群眾舉報久拖不決

  同樣,群眾舉報久拖不決也可謂此次「回頭看」所揪出的老病、通病。記者發現,在督察組的曝光中,南昌、昭通、哈爾濱、泰興等多地都存在此類問題。

  例如,在江西南昌,早在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期間,艾格菲飼料廠夜間生產偷排廢氣被群眾投訴。

  而南昌市整改情況對外公開顯示:該問題已完成整改。

  但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這家飼料廠僅變更了生產時間,由信訪投訴前的夜間生產,改為白天生產,就視作完成整改。企業粉塵、廢氣依舊沒有污染防治措施,廠區內散落的飼料長期無人清理並已經發酵,氣味難聞,令人作嘔,至今群眾仍然投訴不斷。

  在中央環保督察組曝光的案例中,不僅有兩年前的環保問題未能得到妥善處理,還有一些地方對此次「回頭看」轉辦的舉報件,也是久拖不決。

  在黑龍江哈爾濱,5月31日,督察組進駐黑龍江省第二天早8時,接到的第一個群眾來電舉報,就是反映向陽生活垃圾填埋場偷排污水,污染周邊水體。當日下午14時53分,該垃圾填埋場又被群眾舉報偷排污水,有關部門「以罰代管」。

  6月6日,督察組又分別接到群眾來電和來信舉報,再次反映相關部門不作為、假整改,要求解決該垃圾填埋場的環境污染問題。

  為此,6月1日、6月7日,督察組對該舉報件共進行了兩次轉辦。

  但在接到督察組轉辦的向陽垃圾填埋場偷排滲濾液舉報問題後,哈爾濱香坊區僅派出兩名基層工作人員到現場進行調查核實,對該問題的認定結果為不屬實,並於6月7日在哈爾濱市政府網站進行了公開。

  當地不少群眾對此結果並不認同。據通報,就在督察組到企業暗查過程中,約有四五十名村民陸續來到向陽垃圾填埋場附近,要求向督察組進一步反映向陽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偷排問題,現場部分群眾一度情緒激動。

裹挾著垃圾的污水傾流而下進入海仔大排坑。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網站

  問題3:弄虛作假、亂作為

  除了對於環保問題敷衍塞責、久拖不決,一些地方對於環保問題的弄虛作假、亂作為的情況也被曝光。

  在廣東清遠,黑臭河治理的上報資料顯示:四條河水質監測均達到要求,公眾評議結果為96%,資料還形象地描述了這些河涌「清澈見底、魚類成群」的景象。而在督察組現場檢查時,沿河居民覺得這就是個笑話。

  96%的滿意度從何而來?督察組的通報顯示,清遠市水務部門一官員坦言:為了能按時完成任務,也為能通過全國衛生城市驗收,他們既沒有截污也沒有清淤,而是採取了應急方式——水系連通。換言之,為臨時達標而調水稀釋。

  而在廣西欽州,督察組通報稱,廣西壯族自治區發改委、自治區工信委及欽州市有關部門層層「放水」,違反規定認定23個使用13立方米~50立方米高爐冶鍊項目符合產業政策。

  僅在欽南區康熙嶺鎮、黃屋屯鎮及欽北區大直鎮,就發現20多家小冶鍊廠,共建有32座小高爐,分佈在312、311、218省道兩側。督察組隨機抽查的4家鐵合金冶鍊廠、1家再生鋁冶鍊廠,均屬「散亂污」企業,現場所見環境污染情況觸目驚心。

大沙河定州段因偷排廢水在河道內形成污水坑。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網站

  問題4:環保制度形同虛設

  「該省石家莊、定州兩市大沙河河長制形同虛設,兩市大沙河河段存在堆放垃圾、傾倒污水等對水環境有嚴重威脅的問題,大沙河定州段河堤現3公里『垃圾帶』,河長制有關要求基本沒有落實。」這是中央環保督察組在河北發現的問題。

  上述兩市為什麼整改工作推進不力?河長制又為什麼形同虛設?

  據介紹,《河北省全面建立河長制工作考核驗收評分細則》明確要求,市、縣、鄉要制定巡查方案、巡查河道,並及時處理巡查發現的問題。調閱河北省有關市縣2017年《全面建立河長制工作考核驗收評分表》,並結合現場情況,督察人員找到了問題出現的深層次原因。

  「首先是考核不嚴」,督察人員舉例說,比如評分細則要求如果存在縣鄉級未巡查河道等情況要扣分。但是,大沙河石家莊新樂段等在存在諸多問題的情況下,仍然能在「河道巡查情況」中得到滿分。

  「另一方面,是整改不力。大沙河定州段綿延3公里的固體廢物絕非短期內形成的,卻遲遲得不到解決,引起群眾的強烈不滿。」督察人員表示。

廣西欽州黃屋屯鎮大橋礦品廠小高爐正在運行。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網站

  督察組殺出「回馬槍」!

  ——重點查環保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此次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進駐的地區包括廣西、河北、河南、內蒙古、寧夏、黑龍江、江蘇、江西、廣東、雲南等10省份。這也是自2015年開始中央環保督察之後,首次啟動「回頭看」。

  從此次中央環保督察組的人員構成來看,督察組組長、副組長依舊是「高配」,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此次「回頭看」的高規格。

  具體來看,此次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共設6個督察組。組長和副組長的配置延續了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的規格,即督察組組長由現職或近期退出領導崗位的省部級幹部擔任,副組長由生態環境部現職副部級幹部擔任。

  根據安排,此次「回頭看」的6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組長由朱之鑫、吳新雄、黃龍雲、馬中平、張寶順、朱小丹等擔任,副組長由生態環境部副部長黃潤秋、翟青、趙英民、劉華等擔任,採取「一托一」或者「一托二」的方式,分別負責對10省份開展「回頭看」督察進駐工作。

  在生態環境部5月例行新聞發佈會上,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稱,這次「回頭看」重點盯住督察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假裝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態環保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重點檢查列入督察整改方案的重大生態環境問題及其查處、整治情況;重點督辦人民群眾身邊生態環境問題立行立改情況;重點督察地方落實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嚴肅責任追究情況。(完)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