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新浪網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願意發朋友圈了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願意發朋友圈了

新浪網 2018-06-11 18:28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維小維生素

  今天的文章來自一位好朋友:叫林宛央,被讀者稱為“瀟灑派掌門人”,被媒體認為難得有年輕女孩如此聰明。

  她是暢銷書作家,影評人,16歲校園愛情長跑到23歲,嫁給了自己的初戀。被《匆匆那年》電影官方點名:一個沒有弄丟陳尋的可愛方茴。她今年27歲,已經年薪百萬,新挑戰是跑去給電影做編劇,連我都有點小羨慕。

  她的文章特別火!常常一經發出,便引起各大平台競相轉載,人民日報、十點讀書、視覺誌、HUGO都非常喜歡她的文章。六次登上微博熱搜,曾被舒淇轉發文章。

  她的讀者稱她為瀟灑派掌門人,因為看起來真的太瀟灑了,擔任過日語翻譯,還幫電影公司組織群演,因為一次偶然機會愛上潛水,一狠心就拿下了潛水證,去年愛上了瑜伽,憑借一股韌勁,現在也能兼職做做瑜伽教練。每個月都會和自己最愛的人到不同的城市生活,不到三十歲,已經擁有了詩和遠方。

  她的公眾號:宛央女子(ID:Apple1990-kun),就是她和讀者的瀟灑派對,如果你也喜歡她的瀟灑,歡迎一起加入。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願意發朋友圈了?

  文 | 林宛央

  首發 | 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前幾天閑來無事,翻看一老同學的朋友圈,發現她的更新停留在半年以前。心裏有些擔心,便給她發了條微信:好久不見你發朋友圈,沒什麼事吧?

  過了一會兒,她給我回複:沒什麼事,挺好的,隻是不喜歡發朋友圈了。

  以前,她是很愛發朋友圈的,會真誠地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狀態。可是慢慢地事情就發生了改變。

  她30歲,未婚,自己很享受這種狀態,但別人卻不理解。每次一發朋友圈,評論裏全是:你怎麼還不結婚啊?到了你這個年齡,就別太挑了。

  發旅行照,會有人說:趕緊結婚,這種地方最適合蜜月行;

  看綜藝節目,說被某個明星寶寶圈了粉,會有人說:趕緊結婚,自己生一個多好……

  總之,不管她發什麼,大家都能扯到結婚這件事,而且那些評論仿佛全在告訴她:她是不正常的。久而久之,那些關於單身亦精彩的自信,隨著發朋友圈次數的增加,漸漸消失殆盡了。

15288471221149.jpg

女人

  她開始變得自卑,因為她發現,雖然她仍然發著朋友圈,但她已經在圈外了。

  她最終退出朋友圈,因為不想再被別人指指點點,更不想因為他們的評論,而影響自己對人生的判斷。

  我把她的經曆稱之為語言暴力。

  而這樣的語言暴力,我也承受過。

  兩年前,我剛開始在網絡上寫文字,其中有一篇關於如何溝通的文章,成了當年的爆款。我在那篇文章中,很真誠地和大家分享了自己20來歲時所犯過的溝通上的錯誤。

  我把那個不通透的、沒眼力價兒的、情商欠費的自己展現給每一個人,是希望大家能從我的失敗中,總結出一點良好的溝通技巧。

  然而,文章發在微博之後,一萬多條的評論裏,隻有極少數人在討論溝通技巧,其餘的大部分人,在做著另一件事:辱罵我。

15288471225132.jpg

網絡上

  我看到滿屏這樣的評論:

  這姑娘,可能是個傻x吧。

  就這智商,還有臉出來寫文章。

  我覺得三歲小孩的情商都能秒殺她。

  因為文章中提及了自己已婚,也寫了我老公在溝通上的高技巧,所以我還收到了這樣的評論:

  她老公怎麼看上她的,想對她老公說一句,趕緊和她離婚吧。

  老公不錯,就是眼瞎。

  這種女人也能嫁出去?!我X。

  各種各樣極盡侮辱的字眼,如刀子一樣,剜進我的心裏。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語言是可以殺人的,雖不見血,但誅心。

  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是,我差不多半年不再敢寫東西,也不敢再微博上說任何話。而且,變得極其敏感和自卑,覺得全世界沒有人喜歡我。

  我用了很長時間,才自我療愈那些惡意評論帶給我的傷害。但也留下了後遺症:始終不敢輕易發微博。

  不光是我,這些年,很多人都在經曆著網絡暴力事件。

  比如去年,有個女孩因為在地鐵等車時,蹲在了地上,而被千千萬萬個不認識的人指責沒教養,一直被罵到上了微博熱搜;

  比如越來越多的公眾人物選擇關閉了評論;

  比如,就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前一天,我的一個作家朋友,因為讀者的意見和他不一致,而被罵到被迫關了留言。

  曾經有人問我說: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發朋友圈?我想這就是原因:有些人總是習慣性地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評判他人,卻毫不自知,自己的肆意評論,已經造成了傷害。

  為了避免更大傷害,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將自己從大圈子裏抽離出來,蜷縮在無人打擾的角落裏,孤獨地舔舐傷口。

  這就是TED演講裏,米歇爾・蘇利文所說的:如果我們不能相互理解,共同支持,社會就會逐漸孤立每一個人。

15288471228807.jpg

演講者米歇爾

  演講者米歇爾・蘇利文因為身體有殘疾,從小就在異樣的眼光中生存。很長一段時間,她痛恨去公共場合,她能感受到每個眼神,每個笑聲,每個指指點點的行為,然後她永遠地躲在父母身後,拒絕和這個世界溝通。

  她自信心的恢複,是因為遇見了一些以平等眼光看待她,不輕易給她下評論的人。

  比如,沒有因為她的身體原因而拒絕她的麵試官,

  比如,飛機上真誠和她聊天並誇讚那是一種有趣體驗的陌生人。

  米歇爾說,她成長的一路,得到了很多幫助,如果沒有她的家人、朋友、同事以及很多很多善待她的陌生人,她不可能站在這個演講台。

  她通過自己前後兩段截然不同的經曆,告訴每一個人:不要用偏見和愚蠢的眼光去看待任何人,你也不可能完全體會另一個人的痛苦,所以願你我過一個不去評價他人的人生。

  學者馬歇爾・盧森堡也有同樣的觀點,他在《非暴力溝通》一書中說:不帶評論的觀察是人類智慧的最高境界。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發朋友圈或者微博?因為他們已經“死”在了評論裏。

  生而為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身不由己和無可奈何。

  你隻看得到一個姑娘30歲不結婚,卻看不到這個姑娘背後的故事;

  你隻看得到文章裏那個曾經愚笨的我,卻不了解真實的我;

  你隻看到那個女孩蹲著等地鐵,但你卻不知道也許那天她身體抱恙。

  你也永遠不知道站在你對麵的那個人,正在經曆怎樣的人生,你沒辦法知道他是不是在對抗著精神疾病,又或者在生活中掙紮,你看不到這些東西,所以你別輕易評論。

  所謂道德和修養是用來自律的,而不是律他;

  所謂自私,不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而是強迫別人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

  這個世界上,你真正能理解的,隻有你自己。比起輕易去評價別人的人生,我們應該去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帶著同情心,勇氣和尊重,人和人,用“人”字本身相互支撐的結構,彼此扶持著去渡過這一生。

  如此,每個人都會被世界溫柔地愛著。

  每個人的人生,都不需要指手畫腳,隻需要一份尊重。所以,不要輕易評價別人的生活,拿走她發朋友圈的權利。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