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央日報 本報特約--公司管理/茅臺新帥上任3把火:

本報特約--公司管理/茅臺新帥上任3把火:

中央日報 2018-05-18 01:18
 一條神秘的赤水河從中國大陸西南部的崇山峻嶺蜿蜒而過,它流經雲貴川三省,最終匯入長江。中國大陸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茅臺集團”)的酒廠所在地——茅臺鎮就坐落在這條河的中上游。而距離茅臺鎮約25公里處有一個名為茅壩鎮的地方,就是茅臺集團原董事長袁仁國的老家。
 
 無論對於袁仁國,還是對於茅臺集團,5月7日~5月13日這一周註定要載入歷史。茅臺集團基層出身、工作43年的袁仁國交班,“空降”公司兩年9個月的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李保芳接棒出任董事長。由此而來,茅臺集團正式從“袁仁國時代”進入“李保芳時代”。
 
 被曝5月6日晚深夜開會“換帥”,10日晚官方說法方才出爐,茅臺集團官網、貴州茅臺當晚發佈公告,調整系根據貴州省政府、省國資委的安排。李保芳除新任茅臺集團董事長,也出任貴州茅臺董事長。
 
 茅臺集團突然“換帥”,這個家喻戶曉的白酒企業又會有哪些變動?公司員工如何看待“換帥”?茅臺集團未來又該如何發展?帶著種種疑問,記者于近日趕赴茅臺鎮茅臺集團總部,試圖一窺究竟。
 
 告別“袁仁國時代”
 
 從去年開始運營的茅臺機場出發,驅車約40公里便能到達茅臺酒廠。從酒廠正門進入,沿著主幹道,不久就會看到兩個巨大的書本雕塑:一本是由袁仁國所著的《醉美茅臺》,另一本是由袁仁國、錢文忠等合編的《紅色茅臺》,它們帶有鮮明的“袁仁國”印記。
 
 “換帥”開始被媒體曝出,再到正式宣佈僅間隔了3天。5月6日晚10時到11時許,茅臺集團召開中高層會議,宣佈任免消息。會上,袁仁國和李保芳還先後作了發言。有媒體稱,該會議是集團總經理助理以上人員參會。
 
 5月7日,一位茅臺集團子公司高管告訴記者,“換帥”未見官方消息,其亦沒有資格參與該會。直到5月10日晚間,貴州茅臺才正式發佈《關於控股股東董事長、法定代表人變更的公告》,李保芳接替袁仁國出任茅臺集團董事長、法定代表人。
 
 “袁董事長這幾天一直都忙,有一些文件需他簽署,一些會議他也還要參加,實在抽不開空。”5月10日,在茅臺集團總部,記者希望能專訪袁仁國的要求被工作人員婉拒。據瞭解,5月6日晚內部宣佈“換帥”後,袁仁國並沒有立即離開茅臺集團。
 
 茅臺集團此次“換帥”十分“突然”。有媒體報導這些細節,“集團緊急下發會議通知”“會議于當晚10時才召開”“工作人員剛為袁仁國買好了赴澳大利亞考察的機票”。
 
 對於突然“換帥”,外界有不少揣測。茅臺集團相關人士表示,相應消息應以官方公告為准,媒體不要胡亂猜測。其還解釋稱,袁仁國赴澳是做海外推廣,這是去年就已安排好的既定行程。
 
 在5月10日晚官方消息宣佈後,5月11日上午,有茅臺集團工作人員稱,當日袁仁國已不在公司上班。
 
 當日下午,記者撥通了袁仁國的電話,他稱此刻並不在廠區。記者提出採訪訴求,袁仁國連說多個“謝謝”後婉拒。
 
 資料顯示,袁仁國進入茅臺集團工作已近43年。2000年開始,袁仁國開始擔任茅臺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等職務。他自2011年開始擔任茅臺集團董事長也已有7年時間。
 
 基層員工又該如何評價袁仁國?5月11日,一位已有多年工齡的茅臺集團員工表示,她對袁仁國掌舵茅臺集團還是比較認可,沒有虧待像她一樣的基層員工。她稱,在袁仁國主政茅臺集團期間,她的工資有了明顯提高。另一基層員工也評價稱:“他(袁仁國)對員工不錯。”
 
 “換帥”次日處罰經銷商
 
 茅臺集團“換帥”,李保芳新出任集團董事長。5月10日,記者在走訪茅臺酒廠區時注意到,相關公告欄上李保芳的頭銜尚未來得及更新,仍為“副董事長”。
 
 與前任袁仁國43年的茅臺經歷不同,李保芳2015年8月前多在政府部門任職。在“空降”茅臺集團前,其職務原為貴州省經信委主任、黨組書記。
 
 近幾年,在袁仁國和李保芳的共同執掌下,茅臺集團快速發展。2015年至2017年,集團銷售收入從419億元增長至764億元,利潤總額由227億元增長至403億元。特別是2017年,茅臺集團銷售收入同比增長了50.5%,超過年度計畫27個百分點。
 
 近日,記者也提出想採訪李保芳,茅臺集團相關人士稱,其會議較多,難以安排採訪。
 
 記者注意到,上一周,李保芳的會議安排十分密集。8日當天,李保芳參加的會議就有兩場,9~10日都參加集體會議。上述參會資訊僅僅是茅臺集團官網發佈的。
 
 其中,李保芳在5月8日集團領導幹部任前談話會上說:“茅臺集團正處於近年來一個最好的發展時期。”
  
 在外界看來,茅臺集團近年來大踏步向前,一方面得益於白酒行業復蘇,特別是高端白酒的“漲價潮”,另一方面,也和李保芳近年對茅臺集團大刀闊斧的改革分不開。
 
 “他是那種能力很強又很勤奮的人,高瞻遠矚,也沒有什麼架子……和他吃飯交談時,他提的問題都很深刻。”長期關注茅臺集團的投資者李明(化名)對記者表示。
 
 “保芳書記是一個精力旺盛且高瞻遠矚的人。”茅臺集團內部人士對記者稱。
 
 個性鮮明、“鐵腕”,這是李保芳給外界留下的另一大印象。2018年春節前後,茅臺酒價格飆升,市場價格一度被“炒”高至2000多元以上。為了嚴懲哄抬茅臺酒價格的行為,茅臺集團以鐵腕手段連續懲罰多家違約經銷商。
 
 “這兩年,茅臺集團對經銷商的處罰多是由李保芳決策推動的。”有業內人士向記者坦言。另外,在茅臺集團“換帥”之後的第二天,茅臺醬香酒公司處罰了17家經銷商。
 
 在李明看來,李保芳的“鐵腕”政策只能起到短期作用。長期來看,茅臺集團需要進行銷售體制和模式的變革。
 
 金融被定為第二主業
 
 如今,從茅臺酒廠正門進入後,一塊巨大的紅色標牌矗立在道路旁,上面寫著“做足酒文章、擴大酒天地”。這句話是貴州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孫志剛對茅臺集團未來發展和目標作出的新指示。
 
 這句話看似平常,但已給茅臺集團未來發展提出更高要求。今年1月11日,茅臺集團召開2018年度工作會,李保芳在會上作了《搶抓新時代機遇,踐行高品質理念,以苦幹實幹的作風和作為做好“做足酒文章、擴大酒天地”》的講話。
 
 李保芳提出:“2018年,我們要跳起來摘桃子。”“能快則快,不設上限,不留後路。”
 
 按照李保芳的設想,2018年集團要實現含稅收入900億元,同比增長18%以上;上繳稅收300億元,同比增長17%。“如果今年能實現900億元,明年我們就下決心努力拿下1000億元。”李保芳稱,年收入千億元的茅臺是可以實現的。
 
 “所謂‘做足酒文章 ’,最重要和關鍵的就是把茅臺酒做到極致,嚴把品質關的同時,最大限度地擴大生產能力。所謂‘擴大酒天地’,就是要圍繞主業來延長產業的鏈條和拓寬產業弧。”李保芳接受媒體採訪時稱。
  
 “現在茅臺的體量很大,一年光利潤就有幾百億元,上市公司總市值也一度超過萬億元,這在貴州省的經濟中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相比於過去‘小船好掉頭’,現在更為重要的是未來5年乃至10年,茅臺集團向何處去?”李明稱,這是留給李保芳的一道“難題”,在這個戰略抉擇的時刻,戰略判斷比戰略執行更重要。
 
 按照目前茅臺集團的“十三五”規劃,金融板塊被定位為茅臺集團的第二主業。去年,茅臺集團金融業務動作頻頻。茅臺集團旗下華貴保險、茅臺集團金融控股公司相繼開業。茅臺集團預計,到2020年,茅臺集團金融的資產規模近5500億元,營業收入近300億元。
 
 “在戰略發展方向上,目前茅臺集團正在整理調研報告,後續可能對公司的‘十三五’規劃進行修訂。”茅臺集團相關人士對記者稱,在多元化方面,茅臺集團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相比之下五糧液則走在了行業前面,值得茅臺集團學習借鑒。
 
 茅臺酒不是“奢侈品”
 
 5月11日下午,茅臺集團包裝車間旁,幾輛密閉式大卡車正在裝貨。不久後,其中一輛大卡車將從廠區大門出來,運往茅臺在國內的一些倉庫。
 
 前來茅臺酒廠進貨的一名經銷商A說:“像這樣的大卡車都是運往外省的,一天得有幾十趟,每車的貨值達到數千萬元。”
 
 包裝車間內,數十名身著白色廠服的工人正在流水線旁忙碌。“現在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工人們剛換班,所以你看到人要少一點。”10日中午,相關人士介紹,現在的包裝車間,不少環節都採用了自動化設備,可以減少不少人工。
 
 不出意外的話,大卡車會去外省的某處倉庫卸貨。然後當地經銷商拿著提貨單,又再次裝車運往各店。
 
 目前飛天茅臺酒價格處於高位,市場上可能出現假茅臺酒,這種現象容易引發用戶關注。
  
“確實,有些客戶會存在這樣的擔心。但是正規經銷商是不會這樣做的,如果被查出來,且不說報警,茅臺廠也是不會輕饒的。”經銷商A稱。
 
 記者近日諮詢多個線下零售管道瞭解到,目前飛天茅臺酒價格在1650~1880元/瓶左右。
 
 “在茅臺鎮,你只有兩個地方能以1499元/瓶的價格買到茅臺,還只能買兩瓶,一是茅臺大酒店、二是茅臺中國酒文化城,這兩地都是茅臺公司的。”經銷商B稱。
 
 “高端酒不像飲料、汽水,它賣的是一種文化。”李明稱。李保芳本人對於打造“文化茅臺”也很重視。今年4月,李保芳率隊調研山東時就表示:“推進文化茅臺建設,提升服務品質,是茅臺集團2018年最為重要的工作之一。”
 
 價格不斷上漲,主打文化牌的茅臺,似乎正成為酒中的奢侈品。對此,李保芳很是警惕:“無論是在市場的開拓上,還是價格的制定上,都要把茅臺酒定位為‘人民群眾喝的酒’,而不是奢侈品的酒。”
 
 從“做足酒文章”到“擴大酒天地”,在李保芳掌舵下,茅臺集團又將駛向何方?而這備受外界期待。

  
【中央網路報】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