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分拆一年後和魅藍再次合併 魅族重走老路

分拆一年後和魅藍再次合併 魅族重走老路

新浪科技 2018-05-17 00:02

  來源:北京商報

  分拆一年後合併 魅族重走老路

  5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從魅族內部人士處確認,分拆一年的魅族和魅藍將再次合併,人員架構也將再次發生變更。這是魅族創始人黃章去年回歸之後的第三次組織架構調整,也許是因為分拆后的市場效果未達預期,也許是為了上市做準備,這次調整對於魅族來說非常關鍵。在日趨飽和、競爭激烈的手機市場,魅族必須彌補渠道上的短板,加強技術上的研發。

  時隔一年再次合併

  魅族公司內部郵件《關於公司中心級組織架構調整及人員任命的通知》顯示的內容,黃章任魅族科技董事長兼CEO,直接參与公司運營,魅族COO兼CFO戚為民及魅族CSO李楠協助CEO管理公司。

  魅族CSO兼高級副總裁李楠全面負責銷售中心相關業務和團隊管理。魅族銷售中心將全面負責魅族、魅藍手機產品整體操盤和公司產品國內線下銷售業務,運營商、分銷、零售管理等業務,向董事長兼CEO黃章彙報。

  魅族CMO兼高級副總裁楊柘全面負責市場中心相關業務和團隊管理。魅族市場中心將全面負責魅族科技品牌戰略,魅族、魅藍手機產品品牌推廣、市場營銷、活動策劃、媒體公關等業務,直接向黃章彙報。

  最後,魅藍回歸,魅族內部重整,再次將銷售任務重新交給李楠。細節上,銷售中心全面負責魅族、魅藍手機產品整體操盤以及線下銷售業務,這意味著魅族與魅藍事業部實際將合併,而魅族科技總裁白永祥從新架構消失了,有不少媒體傳白永祥可能進入了「退休」狀態。

  此時距離魅族魅藍分拆只有一年時間。2016年12月,白永祥首次公開表示,魅族品牌和魅藍品牌2017年將會在銷售渠道和終端上分開,實行雙品牌運營策略;2017年5月初,黃章「出山挂帥」,更新了內部組織架構,成立了魅族、魅藍、Flyme三大事業部,由李楠擔任魅藍事業部總裁,擁有品牌、市場、銷售和產品規劃等全套的職能系統,此舉被業界解讀為魅藍走向獨立的前兆,獨立后的魅藍,啟用全新的LOGO、銷售渠道甚至產品線。

  半年後,也就是2017年12月,黃章進行了回歸魅族后的第二次調整,除原有的魅族、魅藍、Flyme三個事業部之外,魅族把3個原本更低層級的業務提升到事業部級別,包括把海外營銷部升級為海外事業部,電商業務部升級為電商事業部,另外新增配件事業部。

   市場表現未達預期

  目前看來,魅族和魅藍再次合併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分拆之後的魅族和魅藍,並未各自強大,反而力量被分散,因此在銷售方面的表現有些不盡如人意。」資深通信專家項立剛指出。

  數據顯示,2015年魅族整體的手機出貨量為2000萬部,2016年增長到2200萬部,反而在分拆之後,2017年魅族整體的手機出貨量下滑到2000萬部,較上年減少200萬部。

  其實,早在去年5月兩個品牌拆分時,魅族就被明確賦予了進佔高端市場、實施品牌升級的重任;魅藍則堅守原來的陣地,繼續在3000元以下手機市場與其他品牌纏鬥。

  白永祥也曾坦言:「成立魅族事業部就是想重振魅族的高端品牌,今天我們開始做了很多事,我們一定要在未來把魅族的品牌、產品做到更令人激動,而不是天天喊著799、999、1499,我們不幹這事兒。」

  但就像銷售數據所體現的,分拆后的市場效果未達預期,出貨量不升反降。魅藍分拆之後首次以發布會形式亮相的機型魅藍Note6,放棄了聯發科首次採用 高通 晶元,關注度和銷量不斷飆升,在去年12月5日降價當天,在魅族商城、 京東 、天貓、蘇寧四大平台的合集銷量猛增了1000%;而魅族去年發布的旗艦產品Pro 7,市場反饋卻比較慘淡,既沒跟上全面屏的步伐,也沒沾上AI的邊,上市前兩個月,Pro 7降幅基本維持在500元以內,兩個月後降價幅度很快就突破1000元大關。

  另一方面,運營商世界網總編輯康釗認為,此次合併也是為了整合資源,為上市做準備,因為分拆后魅族和魅藍在市場和銷售等方面都是分開的。黃章曾表示,這一切都是為了上市,調整組織架構和精簡人員更多是為了減少費用,實現更大的盈利,才能持續向上市目標邁進。

   前行面臨多重壓力

  至於重新合併后的魅族市場表現將如何,項立剛認為,雙方將自身擅長的領域結合,勢必會對以後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康釗也指出,楊柘負責市場已經有很多年的經驗,李楠負責銷售也是術業有專攻,二者聯手對魅族的發展是有利的。

  在康釗看來,魅族今年的新品魅族15比去年的Pro 7要強很多。產品方面更接地氣,性價比也更高,實用性功能增加;營銷方面更加開放,跟渠道商合作,如京東,明顯比以前走線下渠道要有優勢,但能達到什麼水平現在還沒辦法估計。「楊柘本身能力還是比較強的,魅族15屬於中檔手機的『機皇』,和同類檔次的產品相比,優勢還是有的。」

  不過,目前整體的手機市場看起來並不樂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3月國內手機市場運行分析報告》顯示,2018年1-3月,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為8137萬部,同比下降26.1%。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7586.4萬部,同比下降27.9%,這個拐點稱為「紅利真空期」。

  除了整體市場下滑,現在的手機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蘋果 、華為等基本上佔據了高端手機市場,中低端市場也有vivo、OPPO和小米等強大的競爭對手。對於這個問題,楊柘在此前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手機市場雖然向大廠商集中,但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既然是個性化的產品,一定會留有各種各樣個性化的空間,這種空間就會成就魅族的存在和健康發展,因為魅族的空間足夠大,並有著龐大的消費人群和差異化的審美需求。在中國,每年新增的手機型號有幾千個,產品價位從一兩萬元到幾百元,是因為層級太多了,這個市場太豐富了。

  「魅族還面臨著渠道的問題,目前的線下渠道已經被vivo和OPPO、華為等壟斷,在這方面魅族還處於劣勢。」康釗說。不過,去年魅族曾經實施常規的線下渠道優化動作,做出了相應的渠道結構調整。

  總體來看,魅族目前依然面對著很大的壓力,要想在手機市場激烈的競爭中存活下來,除了具備差異化的技術,還需要在市場營銷、渠道建設等諸多方面苦練內功。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