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新浪網 我們分手吧,這碗麵是我最後的錢

我們分手吧,這碗麵是我最後的錢

新浪網 2018-05-14 16:52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我走路帶風

  該不該跟沒錢的男人繼續在一起?這似乎是一直以來會被反複討論的話題。

  有的姑娘覺得不能用錢來衡量一個男生的全部,馬雲也不是一開始就有錢的;有的姑娘覺得,連錢他都賺不到,還有什麼能保證他能一直對我好?

  前些天我看到一個故事:

  北京西城區有個桔子酒店,酒店巷子口有個沙縣小吃,出差時候半夜總會去點一碗小餛飩。一個平凡的深夜,我在沙縣碰到一對情侶。女孩子哭到眼線暈開,對著兩人麵前僅有的一碗炒麵放聲大哭。

  我隻聽清了一句:‘我陪你走不下去了,這碗炒麵是我最後的錢。’

  男生全程無言,但是等女孩子跑出門後,我看見男生手捂住了眼睛。

  記住這個故事,是因為想到了自己。

  我跟螃蟹是在大二一個演出結束的慶功宴上在一起的,非常突然,對我來說。

  這之前我們介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現在回想起來,那會兒樂隊成員估計已經察覺到我們間的貓膩了。

  在那個星星很多的夏天淩晨,我們喝了很多酒,我有些困,趴在桌上眯著眼聽他們說,將來要成為多牛逼的樂隊。他的胳膊就貼著我腦袋,溫溫的。

  ‘你們倆,可千萬別在一起了啊。’鼓手突然起哄說。

  我知道他什麼意思,先前有個男生,追了我很久一直被我拒絕,是螃蟹關係最好的哥們。

  ‘我就要和她在一起,怎樣。’

  迷迷糊糊的我一下子醒了,抬起頭,螃蟹一臉嚴肅看著鼓手,抓的我手腕微微泛紅。

  淩晨兩點半,他跑到路邊已經沒人的西瓜車,放了五十塊,抱了一個西瓜回到酒桌上:‘這西瓜就代表我們愛情的開始。’

  那是我吃過最甜的西瓜,我的大學時代,從那一刻起,開始不一樣。

  後來他跟我說起那個晚上,他說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覺得時候到了,我說你當時可真嚇了我一跳,他笑笑,說他也被自己嚇到了。

  我們倆在兩個不同的樂隊,他是吉他手,我是主唱。吉他手和主唱的愛情故事,聽起來就很浪漫吧。

  那時候每周幾乎有一半的時間,我們泡在地下室討論排練,一起淘碟、分享新聽到的好音樂、靈感突發編一段loop、跑各地看大大小小的live和音樂節。

  在青島的海邊我們牽手並肩站著,回頭看到一個大叔拿著單反在拍我們,大叔笑著說,你們一定會結婚的。

  但學生時代揮霍大了,錢就會變成情侶間最大的問題,我們沒錢了。

15263217036761.jpg

愛情

  ?

  那之前我從來沒過過沒錢的日子,大一剛開學的時候我爸塞給我兩萬,說省著點,這可是你一年的生活費,結果過年我就身無分文的回家了。

  螃蟹家裏條件不差,秉著‘窮養兒子富養女’的觀念,他老媽每個月隻給他1000塊生活費,我老爸給我2000。

  但還是不夠。

  那時候他瘋狂喜歡魔獸世界,人民幣玩家,據說玩得也爐火純青,除此之外他還是個電子產品狂熱者,耳機鍵盤手機電腦遊戲機,隻要一出新品,對他來說就跟過年一樣。

  對於這些我都不懂,也沒興趣,我隻知道我們快沒錢了,每天都活在焦慮中。

  我開始兼職打工,除了專業課我基本都在外打工。學生時代的兼職沒什麼輕鬆的,我在店裏一站就是8小時,每天回宿舍舉腿,小腿腫的像蘿卜。

  最窮的時候我幾乎站了兩個月,工作特別認真,什麼都會做,當上了全店第一個拿最高級別工資的兼職,每個月能賺盡三千。

  但其實,那兩個月裏我沒來姨媽。因為每天都在擔心錢不夠用,半夜發燒難受睡不著的我,躺在床上大哭了一頓,把室友都哭醒了。

  好累啊,戀愛快一年了,我第一次這麼覺得,賺錢好累,戀愛好累,自己這麼拚到底為了什麼?燒成漿糊的腦袋昏昏沉沉想了一夜,是為了愛情,我得出結論。

  螃蟹很心疼,他帶我去大吃了一頓,‘你辭職吧,別兼職了,你把身體養好,壓力不要太大了,賺錢的事兒我來,我們會有錢的。’說著他往我碗裏夾了好幾塊肉。

  那頓飯是他請的,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兼職了。

  下午他興衝衝地跑來找我:‘找到工作了,我去幫經常叫的那家店送外賣!工資還不錯,我能養得起你,你放心吧!’

  除了打遊戲之外,我從沒見過他那麼積極,我仿佛從他閃閃發光的眼睛裏看見了我們閃閃發光的未來。

  送外賣的日子不好過,那天下午我見到螃蟹,他撐著傘渾身卻濕透了。

  ‘你傘漏啊?’

  ‘不是不是,我剛送外賣,風太大了,電瓶車上麵那個小雨棚遮不住,我沒雨衣,都濕了。’

  我重新看了他一眼,開始心疼了。

  ‘送外賣太累了,你要不要考慮換個工作啊。’

  ‘嗯,我這幾天看到你之前兼職的店又在招聘了,我去試試。’

  ‘那個也很累的,每天都要站著,太辛苦了。’

  ‘沒事兒,你都可以,我一大男人,有什麼的。’

  我走在他旁邊,挽他胳膊的手更用力了。再苦都能撐下來,我們一定會幸福的,我想。

  現實最擅長的就是給我這種樂觀的人當頭一棒,事實遠不如想象中的好,新兼職開始了不到一周,螃蟹就辭職了。

  ‘他們就一群傻逼!老子堂堂正正的一本大學生,憑什麼聽他們指揮!’他被主管冤枉了,在全員例會上他忍不了,罵了一通走人了。

  ‘這種傻逼差事老子不屑做,誰幹誰傻逼!’

  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我一句安慰的話都沒說出來。螃蟹,我以前,也是你口中的‘傻逼’啊。

  頻繁的辭職真的能賺到錢嗎?真能放心把自己交給他嗎?我想了很多,第一次開始擔心我們的未來。

  辭了職的螃蟹再也沒找兼職了,他覺得丟人。

  沒收入的他開始賣自己的遊戲裝備遊戲號,他終於不打遊戲了,艱難生活中給了我強有力的鎮定劑,雖然也許隻是為了緩一時之急。

  我又開始兼職了,不然螃蟹那些借錢買電子產品的坑永遠填不上。

1526321703727.jpg

愛情

  ?

  大我兩屆的螃蟹因為之前專注遊戲事業順利延畢了。

  之前他申請的項目也因為他的延畢一個個被拒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麼頹廢絕望的螃蟹,每天除了抽煙就是買醉,他說‘不會再好起來了,生活裏看不到光了。’

  ‘沒事的,你要樂觀點,你想你大學四年玩的比誰都多,遊戲比人打的厲害,樂隊比人玩的好,還談了我這麼好的女朋友,分散這麼多精力,延畢也不算意外事件,想開點。’

  ‘大不了再好好拚一年啊,項目每年都有,明年再申。’

  ‘接下來一年你好好學,其他的都有我,別擔心,我和你一起撐過去,怕什麼。’

  ‘我來當你生活裏的光啊。’

  我好像從來沒說過那麼多話,說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我隻是希望他能快點改變,好起來,振作起來,希望能從他身上看到他從來沒有過的那點上進心,哪怕就一點點,可是隻是我希望。

  他開始無休止的尋歡作樂,萎靡不振,重新開始打遊戲,沒日沒夜的打,他身上唯一那點陽光勁兒全沒了,隻有煙酒味。

  在又一次演出結束,他喝多了,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挑釁一群大一生,然後打了起來,我在一旁拉架,被輪了一拳。生疼,胳膊和心,生疼。

  鬧劇結束了,我和螃蟹走在沒人的馬路上,無盡的沉默著,我覺得冷。

  ‘螃蟹,我們分手吧。’

  電話和微信都留著,可從那以後我們誰都沒聯係誰。

  後來我知道他在延畢的那一年準備考研,成績出來之後我偷偷用他的身份證號查了成績,分數超高,我截圖偷偷存下來,開心又難過。

  後來他讀研,我工作,兩個人在不同城市,從樂隊朋友口中聽說他依舊很努力,打算出國了,項目和論文都做的特別優秀,我看著一條條關於他的消息,開心又難過。

  ‘找一個肯為你努力的男人,就算他沒錢。’那時候天天勸我分手的閨蜜這句話我一直記著,現在螃蟹開始努力了,可惜不是為了我。

  這種替別人做嫁衣的無奈讓我哭笑不得。

  到螃蟹的城市出差,發了條朋友圈,不一會兒跳出他的對話框:

  ‘見一麵吧,聊聊。’

  那種熟悉又陌生的複雜心情促使我答應了,反正都釋懷了,那段純粹又美好的年輕愛情也回不去了,就算有可能,我也不想再回去了。

  在我們第一次認識的店裏,我點了一杯西瓜汁坐在他對麵,他頭發剪短了些,開始戴眼鏡了,整個人看起來幹淨利落。

  ‘你當初跟我分手,是嫌我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吧。’

  我愣了一下,笑了笑:‘是啊,是我窮怕了。’

  找一個肯為你努力的男人,就算他沒錢。我滿腦子蕩著這句話。回不去了,當年的西瓜,已經被榨成汁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