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Facebook的劍橋分析醜聞:10大疑問解答

Facebook的劍橋分析醜聞:10大疑問解答

新浪科技 2018-04-17 17:44

   新浪 美股 北京時間17日財富中文網訊, Facebook 引發公眾不滿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如今正經歷史上最嚴峻的危機。一家分析公司獲取了8700萬Facebook用戶個人信息,其中大多是美國用戶,而這家公司的「業績」之一就是助推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贏得大選。這一驚人消息公開后,美國和英國的立法者和監管部門加大了對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的審查力度,還有部分用戶註銷了Facebook賬戶。隨著各方密切關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Facebook如何成為俄羅斯宣傳和虛假新聞擴散渠道,全公司及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面臨的壓力愈加沉重。

  1. 誰從Facebook那裡得到了什麼?

  2014年夏天,美國政治諮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英國聯營公司聘請了在蘇聯出生的美國研究人員亞歷山大·科根來收集Facebook用戶的基本個人信息以及他們點贊內容。約30萬Facebook用戶下載了科根名為「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app,他們中的大多數或全部都得到了一點報酬,這款app也向他們進行了一系列調查。科根收集的不光是這些人的信息,在用戶隱私設置允許的情況下,他還收集了這些人的Facebook朋友的信息。涉及人數最初估計為5000萬,后增至8700萬人。該app在服務條款中表示它將收集用戶及其朋友的信息。

   2. 科根得到了Facebook的允許嗎?

  從一般意義上講,他得到了。Facebook允許外部開發者自行製作app並在Facebook上使用。科根推出他的app時,Facebook還允許開發人員在用戶隱私設置允許的情況下收集用戶朋友的信息。在彭博獲取科根的3月18日的電子郵件中這樣寫道:「我們清楚地表明用戶授權我們大範圍地使用這些數據,包括將其出售或許可別人使用。」

   3.問題在哪裡?

  Facebook稱,科根曾聲稱收集數據是為了研究,所以「說了謊」,後來將數據轉交給Cambridge Analytica也違反了Facebook的政策。科根辯稱app的條款與細則已經寫明允許「商業用途」。Facebook則表示,2015年了解到相關情況后移除了科根的app,同時要求科根「以及曾接收數據的各方」將數據銷毀。

   4.數據銷毀了嗎?

  和《倫敦觀察家報》(The Observer of London)一起捅出此事的《紐約時報》3月18日報道,電子郵件和文件顯示Cambridge Analytica「仍持有大多數或全部數據」。Cambridge Analytica則堅持說已經刪除了所有數據。在Facebook要求下,科根提出並「實施了一次內部審計,以確保所有數據、衍生和備份數據均已被刪除」。4月5日,Facebook首席技術官邁克爾·斯科洛普夫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究竟掌握著什麼」,這要看調查結果。

   5. Cambridge Analytica為什麼想要這些數據?

  它用這樣的數據來鎖定訴求格外具體的選民,這其中既有Facebook用戶,也包括其他在線服務商,此舉已經遠遠超出僅基於黨派身份發送信息的傳統做法,被稱為「心理因素細分」定向或建模。

   6. Cambridge Analytica給科根錢了嗎?

  《泰晤士報》稱,公司電郵和財務記錄顯示,Cambridge Analytica承擔了這款app逾80萬美元的開發成本,並允許科根為自己的研究保留該app。

   7. Cambridge Analytica是何方神聖?

  Cambridge Analytica的網站自稱為在商業和政治兩方面都能「利用數據來改變受眾行為」。它設在倫敦的聯營公司SCL Group以前就曾在世界各地的選舉中搞過曖昧的把戲。Cambridge Analytica在2016年大選中的工作是支持特朗普、泰德·科魯茲和本·卡森,三人均來自共和黨。Cambridge Analytica成立於2013年,創始人羅伯特·默瑟曾在文藝復興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擔任聯合CEO。在2016年大選中,默瑟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特朗普的競選經理史蒂夫·班農則在文藝復興科技公司擔任董事。有關Facebook「數據門」的首批報道剛出現了幾天,Cambridge Analytica就表示已將CEO亞歷山大·尼克斯停職,因為後者鼓吹Cambridge Analytica願意用賄賂、聯合性工作者下套以及其他可能的非法戰術來打壓參選者的過程被拍了下來。

   8. Facebook數據幫特朗普登上了總統寶座?

  Cambridge Analytica堅決否認它在2016年選舉中使用了來自科根所在公司的Facebook數據,或者代表特朗普的競選班子使用了心理因素細分建模技術。但還不清楚它是否把Facebook數據用在了其他方面,以便更好地了解並鎖定投票者。Cambridge Analytica的模型是否真的奏效就存在爭議;甚至有部分Cambridge Analytica用戶表示他們認為該模型幾乎沒有價值可言。

  9.上述情況有任何違規之處嗎?

  這還有待觀察。英國的數據保護法禁止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出售或使用個人數據。2011年,Facebook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就隱私 投訴問題和解,Facebook同意在分享用戶資料時首先要獲得明確同意。該委員會目前正在調查Facebook是否違反了2011年同意判決書的條款。如發現有違該同意判決書,Facebook就可能面臨數百萬美元的罰款。美國和英國國會議員正在分別進行調查。

   10.此事有何影響?

  3月17日「數據門」消息曝光,Facebook股價在隨後10天里幾乎下跌了18%。網上的「卸載Facebook」(#DeleteFacebook)運動得到了一些高調支持,但扎克伯格說Facebook的業務未受到「重大影響」。Facebook表示已經移除了允許用戶通過電話號碼或電郵地址在Facebook上搜索其他人的功能。它還打算讓用戶更方便地改變隱私設置。(財富中文網)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