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無錫外賣「三國殺」:過度競爭用戶體驗打折

無錫外賣「三國殺」:過度競爭用戶體驗打折

新浪科技 2018-04-17 01:47

   4月12日,一家飲品店門前等待取外賣的滴滴外賣騎手與路過的美團外賣騎手。B04-B05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4月12日,無錫街頭跑過的滴滴外賣、美團外賣和餓了么騎手。4月12日,無錫街頭跑過的滴滴外賣、美團外賣和餓了么騎手。
美團與滴滴外賣「不相容」,但有騎手同時在電瓶車上放置了兩家的外賣箱。美團與滴滴外賣「不相容」,但有騎手同時在電瓶車上放置了兩家的外賣箱。
4月12日中午無錫三陽廣場前外賣騎手扎堆取餐。4月12日中午無錫三陽廣場前外賣騎手扎堆取餐。

  混戰之下,無錫外賣「淘金」記

  「有錫兵,天下爭;無錫寧,天下清。」這是《東周列國志》關於無錫之名由來的記載,也是無錫對外介紹最廣為流傳的版本。

  無錫沒有「錫」,但無錫有「金」。4月9日,滴滴外賣經過8天的試運營后在無錫全城上線。一時間,滴滴、美團、餓了么平台紛紛祭出補貼大招,無錫這個江南小城陷入外賣狂歡之中,市民享受了一場幾乎不要錢的外賣盛宴。在此之前,外賣鐵軍已經聞聲而動,早就準備好大賺一筆。滴滴外賣無錫開城,騎手接送一單15元起,一夜之間無錫滿城儘是外賣騎手,甚至大批上班族與外地騎手也加入浩蕩鐵軍,前來「淘金」。

  4月11日,無錫工商局約談三家外賣平台後,市場降溫,平台對用戶的補貼力度減少了,訂單量也下降了。

  商戰之下,無錫不寧。

  4月12日,新京報記者深入無錫,訪商家,采騎手,還原無錫在滴滴外賣、餓了么、美團等外賣大戰中所經歷的廝殺。

   滴滴外賣高補貼開道,騎手日入千元

  滴滴外賣的出現,吸引了不少資深外賣騎手加入。有滴滴外賣騎手稱,剛開始幾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夢。

  「滴滴外賣,開城大賣。」4月1日,嚴軍開啟了滴滴外賣的騎手工作。「準確地算,全職的周薪是2500元,每個星期提現一次。如果跑到全無錫前500名,每周額外獎勵500元,努力跑可以掙到一個月一萬二。」嚴軍早早就在朋友圈給同行們做起了宣傳。滴滴外賣開出的待遇著實令他動心,也激發了他的鬥志。

  4月8日夜,滴滴外賣無錫全城上線的前一晚,嚴軍和同事在站點附近的賓館開了一間房,為的是養足精力,備戰次日的「開城大賣」。「4月9日,滴滴外賣給用戶發了4張優惠券,分別是早餐券、下午茶券、夜宵券,滿20元減18元;另外一張滿25減15的外賣券。」嚴軍笑著說,優惠券這麼多,全城點外賣的新聞也不足為奇。

  滴滴外賣宣布,4月9日當天訂單量33.4萬單。這個數字看似不可思議,但在嚴軍看來卻是情理之中。

  滴滴外賣爭用戶捨得讓利,搶騎手同樣也不吝嗇。「正常接一單15元,10:00-13:00,16:30-19:30高峰期每單25元起。」嚴軍介紹,單量因人而異,剛開始幾天七八十單沒有問題。「滴滴還推出疊加高峰沖單獎,完成20單獎150元,完成30單獎300元,完成40單獎500元(取最高獎勵發放)。」

  在無錫街頭,身著橘色和黑色相間服裝的滴滴騎手隨處可見,成為了無錫的一道風景線。「今天忙瘋了,我們都忙到現在,還沒停呢」。4月10日晚上10點,滴滴外賣自由騎手王成在混戰兩天後顯得疲憊不堪,「沒辦法,過兩天就好了。」

  「無錫外賣翻天覆地了。」王成介紹,此前無錫外賣市場美團第一、餓了么第二、 百度 外賣第三。滴滴外賣的出現,吸引了不少資深外賣騎手加入。王成此前就是眾包平台的騎手,「滴滴外賣宣傳待遇那麼高,我就試著去申請了。剛開始幾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夢,有些人跑得更多。」

  在滴滴外賣進入之前,無錫城的外賣騎手接一單也就4元左右,平均一天也就20來單。4月12日,在無錫工商約談商家外賣平台之後,雖然訂單量沒有之前多,但王成依然忙個不停,「先乾著看看吧,能賺多少是多少。」

   上班族客串,外地騎手來了又回

  無錫外賣小哥「賺到」了,引來了一些上班族。還有不少外地騎手遠道而來,但由於環境不熟、收入不及預期,一些人又打道回府。

  無錫外賣火爆,外賣小哥「賺到」了,一些上班族看到這種情況也坐不住了。「我下班后跑跑外賣,一天頂多跑10單,跑多了電瓶車就沒電了。」因為朋友負責滴滴外賣站點,在公司上班的廖傑也加入了外賣大軍。

  「作為新手我總結了幾條經驗,第一不能取消訂單,第二快到目的地時提前二分鐘打電話聯繫用戶,第三如果不熟悉周邊環境,建議不接多單。」在滴滴外賣社交群組裡,廖傑分享經驗,「一天10單,每單15元起,跑了三天,對於上班族兼職也知足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上「螃蟹」,目前滴滴外賣的騎手已經招滿。「我註冊滴滴外賣一周都未通過審核」,無奈之下,主業是廚師的吳永加入了兼職美團外賣。

  「現在美團外賣好多都是外地人,兼職的也多,就像我這種業餘的。」吳永抱著賺點奶粉錢的想法加入外賣大軍,但他發現來晚了。「滴滴外賣剛上線的幾天我沒跑,現在沒活動了。」4月14日晚上,吳永下班后跑了3個小時接了6單。

  除了上班族,不少外地騎手也遠道而來加入混戰,在上海從事蜂鳥配送的陸豐就是其中一個。4月11日一早,陸豐開著電瓶車從上海來到無錫,但他註冊的滴滴騎手並沒有通過,所以在無錫跑起了美團。

  「一單一單地接,跑起來沒勁。」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無錫,陸豐不能施展拳腳,「地形熟悉挺快的,但是小區名和樓層號都不熟悉,就不能接順路單。」11日晚上接了5單后,陸豐就回賓館休息了。

  「回去了,回去了,出餐太慢了,在上海98%的外賣在騎手接單后都已經準備好。」4月12日,陸豐表示適應不了無錫的節奏,加之配送區域不熟悉,接了幾單之後決定回上海。

  考察后離開無錫的不只是陸豐,還有在合肥從事美團外賣的林闖。「合肥美團外賣一單4元起步,無錫比合肥高一些。」逛了一天無錫的林闖總結道,現在無錫美團外賣一單5塊,高峰期一單8元左右。

  「價格沒有預期那麼高,不好乾。」4月12日下午,林闖買了一張回合肥的火車票。

  看到還有人從外地趕來無錫加入外賣大軍,廖傑在群組裡一直提醒,「外地的不要再過來了,已經不招人了,都不要了。」

   美團急調周邊騎手進入無錫

  滴滴高額補貼騎手,挖了美團「牆角」,美團提高補貼迎戰之餘,還從無錫周邊城市調來了大批外賣騎手。

  滴滴對騎手的高額補貼吸引了大批本地美團騎手,令無錫美團騎手一度緊缺,但光靠陸豐這樣的個體外地騎手加入,根本守不住領地。滴滴外賣上線后,美團外賣調來了大批無錫周邊城市的外賣騎手加入。

  「我們組團來的,無錫美團的單價肯定比蘇州高。」蘇州餓了么眾包騎手楊達雖然知道滴滴外賣騎手的收入高,但他對無錫美團的單價也很知足。「我們可以同時接餓了么和美團的訂單,但是不能接滴滴。」

  「中午接10單,晚上接12單,一天保底400元。」楊達稱,為留住騎手,美團、餓了么也開出了優惠措施。此前,嚴軍得到的滴滴騎手招募信息顯示,「全職月薪保底10000+,每月最多休5天,兼職騎手送200獎200,送400獎400,以此類推。」

  4月11日,無錫工商局約談三家外賣平台後,外賣平台對用戶的補貼力度減少了。「還差兩單,但現在沒有單了。」4月12日晚高峰,楊達將電瓶車停在無錫濱湖 萬達廣場的門口,用微信和同事聊起了「戰況」,而此時周圍的滴滴外賣騎手來去匆匆。

  「美團的單價下降幅度不大,餓了么從4月9日每單13元,一直降,現在到了正常水平。」餓了么眾包騎手陳康直搖頭,熱度過了,訂單量也從六七十降到了二十多單。他的電瓶車上有兩個外賣箱,一個美團、一個餓了么。

  「單量肯定比剛開始的少了,但是高峰期單價卻提高了,所以收入沒有差很多。」嚴軍認為,目前的滴滴外賣還是一項好活。

   「二選一」之下,有商家缺席「盛宴」

  無錫工商局近期接到部分商戶舉報,內容主要集中在商戶因上線滴滴外賣而被美團外賣和餓了么外賣強制下線。

  巨頭商戰,殃及的可能是無辜的商家。「大平台之間競爭,何必要為難一個個小商家?」無錫外賣商家林姐對於美團與餓了么要求在它們與滴滴外賣之間「二選一」的要求,至今仍然耿耿於懷。

  林姐的小店在2月份就接入了滴滴外賣,本以為多個平台就能多一份外賣訂單,但事實卻不是這樣。「4月1日剛接了一單滴滴外賣,美團與餓了么的無錫運營就先後打電話要求,要麼關了滴滴外賣,要麼停了美團外賣、餓了么。」無奈之下,林姐最後選擇關了滴滴外賣。

  林姐的遭遇並非個例。4月11日,無錫市工商局表示,近期,無錫市工商局陸續接到了部分入駐外賣服務平台的無錫商戶遞交的舉報材料,內容主要集中在商戶因上線「滴滴」外賣而被「美團」外賣和「餓了么」外賣強制下線。經過初步調查情況顯示,相關外賣服務平台的行為已經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和壟斷經營行為。

  對於被無錫工商局約談,美團外賣表示,充分尊重商家在市場中的自主選擇權,積極響應監管部門要求,與同行一起努力恢復正常的市場秩序。

  無錫外賣「淘金」盛況下,這隻是其中的小插曲。也有不少商家三個外賣平台可以相互融合。「前幾天的優惠比較多,單量太大了,我們都來不及備貨。」4月12日,一家麵包店的工作人員介紹,該店在三家外賣平台上都很受歡迎。

  4月12日下午,無錫濱湖萬達廣場的一家奶茶店前排了9位滴滴外賣騎手。「不要添亂,一個一個來。」看到一位騎手在翻弄餐牌,店員不耐煩地喊道。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里,奶茶店便接了20多單外賣。

  此時滴滴外賣平台顯示,「您訪問的商家已打烊,將於明天10:00開始營業。」該商家在滴滴外賣平台上的優惠是,滿20減6、滿30減10、滿40減15。而在美團外賣上只有一款飲料七折優惠。

  「滴滴外賣上線后,店裡接了88單,以前美團、餓了么一天加起來也就十來單。」無錫商家劉先生表示,外賣補貼大戰期間,自己的盈利翻了幾倍,「但這不是常態,短時間沒有能力接這麼多單,趕時間的商品品質就不能保障,顧客的體驗感就會下降,也不是什麼好事。」

   市場過度競爭,無錫用戶體驗打折

  訂單扎堆,用戶體驗感大打折扣。有用戶稱,一份只有4公里路程的外賣,外賣小哥兩個小時都沒走到。

  「剛開始幾天,商家確實忙不過來,店裡差不多都是外賣小哥。」王成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直呼「太瘋狂」。「這禮拜無錫外賣跟不要錢一樣,學校門口都是外賣小哥。」無錫市民小林表示,「滴滴、美團都有優惠券,一分錢吃炸雞,一元錢喝奶茶,一塊錢買6聽雪碧並不誇張。」

  訂單扎堆,用戶體驗感同樣也大打折扣。「一份餐送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到。」用戶小郭對於4月9日的外賣體驗不太滿意。「外賣騎手也挺無奈,他說一直被用戶電話催單,訂單太多了」。

  「今天點了一個酸菜魚,送了倆小時沒到。」4月12日,用戶小唐對外賣客服表達不滿,「4公里的路程,走路也只要半個小時。」

  4月13日,無錫三陽廣場的十字路口,不少騎手在詢問路人附近商家的位置。「附近的德克士在哪裡?」這位騎手已經在附近轉了幾圈。

  「在優惠券的刺激下,外賣訂單激增,超出了線下商戶的接單能力和外賣服務平台的配送上限,出現了商家拒絕接單、訂單被迫取消等現象,影響了商戶的正常經營和消費者的消費體驗,威脅了消費安全。」無錫市工商局認為,長此以往對無錫市安全放心的消費環境產生不良影響。

  「我兒子兒媳訂了好多麵包、壽司外賣吃不完,都送到我家來給我們吃。」在外賣商戰轟炸下的無錫城,計程車司機潘師傅並沒有感到幸福。小唐對於無錫因為滴滴外賣備受全國關注多少感到自豪,「說明無錫還是挺重要的。」

  4月12日,滴滴外賣在其官方 微博 發布了「下一站」系列海報,海報中呈現了「不必來無錫,滴滴去找你」等字樣,宣布全國開城在即,並附帶上了9款具有地方性特色的美食,如烤鴨、佛跳牆、臭豆腐、湯圓等。目前滴滴騎手客戶端顯示,僅有無錫、南京、長沙、福州、濟南、寧波、溫州、成都和廈門可以註冊。

  或許下一波「淘金熱」將在另一個「外賣之都」掀起。

  (文中提到的人名均為化名。)

   ■ 科技i說

   美滴攻守道

  「美團打車」、「滴滴外賣」兩個看似不相干的事物重新組合,在長三角引發了一場商戰。

  「從目前來看,滴滴外賣和美團打車都是階段性試水,兩家企業都沒有把此當成戰略性的業務來看。至少短期內不會威脅到對方的市場份額。」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作為各自領域的巨頭,滴滴與美團進入對方領域的成本並不高。生活服務是剛性需求,市場是多元的,未來兩個市場還是會有其他玩家進入。

  相較於打車業務的受眾範圍有限,外賣業務的補貼確實可以讓普羅大眾感受到巨頭商戰下實實在在的優惠,「吃人的嘴軟」一定程度可以反映在宣傳效果上。但不可否認,外賣業務目前並不是盈利場。

  此前除了認為滴滴正在謀篇布局豐富支付場景、建立自身支付體系,以及作為應對美團入局打車業務的措施才進軍外賣市場,局外人對滴滴入局外賣的真正想法難以揣測。但在美團收購摩拜單車、阿里聯合螞蟻金服完成對餓了么全資收購的信息出來之後,滴滴布局外賣業務的猜測似乎迎刃而解。

  對於美團收購摩拜的原因,美團內部信稱,「作為創新的綠色出行解決方案,摩拜將是我們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摩拜單車是城市三公里出行最便捷的工具,將成為美團到店、到家、旅行場景的最佳連接,既為用戶提供更加完整的閉環消費體驗,也極大地豐富了用戶的消費場景。」

  完成對餓了么收購后, 阿里巴巴 方面表示,將以餐飲作為本地生活服務的切入點,餓了么的外賣應用將與口碑的到店服務協同,形成對本地生活服務的拓展;此外,餓了么本地即時配送網路將成為阿里巴巴新零售「三公里理想生活圈」的物流基礎設施。

  作為BAT之後的明日之星,滴滴絕不會讓自己處於被動狀態。在外賣格局大變的情況下,如此似乎可以趁虛而入,佔據一席之地,未來或許有一定籌碼。

  在共享出行方面,滴滴託管小藍單車,推出自主共享單車青桔單車,低調研發共享電單車,與多家汽車廠商達成戰略合作,共同建設新能源共享汽車服務體系。自然不會讓後來者蠶食自己的領地,必定予以反擊。

  無論是美團涉足打車,還是滴滴做外賣,業務鋪開的初期,採用的手段必然是價格戰與補貼戰。美團打車與滴滴外賣即將在更多城市開戰,最終誰會更勝一籌需繼續觀察。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無錫報道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