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央社 海外華語教師 外交官眷屬的另一種身分

海外華語教師 外交官眷屬的另一種身分

中央社 2018-02-15 10:10

(中央社記者侯姿瑩台北15日電)外交官眷屬大多會陪同另一半派駐海外,放棄自己原有的工作。但對駐印尼代表處參事買睿明的妻子翁玉珠來說,海外生活不僅讓她發現對華語教學的熱情,也藉此推動「軟性外交」。

翁玉珠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訪問時表示,她曾陪同先生派駐美國、沙烏地阿拉伯等地,海外生活除了要培養自立自強的精神,也要負責子女的中文教學。孩子在國外上的是國際學校,為了培養中文能力,她親自準備教材來教學,也在家裡營造一個說中文的環境,父母就是孩子最好的中文家教。

除了在家教孩子中文,翁玉珠說,隨丈夫派駐沙烏地阿拉伯時,因為當地僑教師資缺乏,她就利用週末的時間到僑校,義務協助華語教學。雖然那時候她是非專業的華語教師,但因為母語是中文,也就可以發揮功能。

那段時間裡,她發現有很多僑校子弟,中文並非母語,以教母語人士的方法來教他們並不適用。後來她才知道,原來華語教學有分對象,對母語人士與非母語人士的教學方法並不相同。

「我想要好好教他們,讓他們真的學到東西」,基於這樣的熱情,翁玉珠在2005年回台灣的時候,就報名華語師資班,參加師資培訓課程。後來繼續到中華語文研習所上課,隨後錄取華語教師,有了對外籍學生的教學實務經驗。

但她不以此為滿足,後來報考文化大學對外華語教學碩士班,也順利考上,「真的很開心」。上課之餘,她也兼一些華語課程,持續累積教學經驗。

她分享,研究所的課程,讓她不僅學到教學技巧,也學習到跨文化溝通的重要。這些對海外教學來說都很受用。

已有10多年華語教學經驗的翁玉珠說,隨先生派駐印尼將近2年,她深刻感受當地對華語學習的需求量很大,特別在企業界,會中文是很大的優勢。

她說,她在印尼的教學工作是義務職,教學地點包括印尼當地企業、學校,也有家教。在印尼教華語,需要有本土化的教材,包含當地的節慶等,因為教學的目的是讓學生能在他們生活的環境中使用中文。

此外,她也發現,有華語教學的技能,讓她很容易交到朋友,很多當地人士,包括官方、企業界人士,知道她會教華語,都很有興趣,希望她能教他們的子女或是到企業上課。她形容,這就像是發揮軟性外交的實力。

回顧過去的教學經驗,她印象最深的事,包括2016年,有一位60多歲的印尼婦人指名要跟她學中文。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這名婦人多年前留學美國的時候,當時的中文老師是台灣人,所以學的是正體字;多年以後,想重拾中文能力,也就需要找一位能教正體字的老師。

另外一件讓她感到印象深刻的事是,她在印尼當地的朋友希望他們的小孩學中文,但小孩一直很抗拒,直到孩子念大學,在實習的時候,看到企業界對中文的需求,就開始想學華語,增加自己的就業優勢。

翁玉珠分享,華語教學是可以帶著走的一種技術,不僅可以教外國人,對自己子女教育的幫助也很大。她也認為,海外華語教師是很適合外交官眷屬的工作,原因包括教學工作的可延續性;外交官眷屬具有跨文化的能力;從事華語教學同時也能宣揚中華文化,與各界建立情誼,協助推動外交;具備第二專長,也可以增加個人成就感與自信。

對她來說,「翁老師」這個稱呼讓她有使命感,也實現她的夢想。雖然她小時候的心願是當老師,但長大後在建設公司上班,婚後長期都是家庭主婦的角色,「有了這份工作後,我自信增加很多」。(編輯:李淑華)1070215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