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北京新浪體育 人物|被傷病毀掉的巨星!他曾讓KD俯首稱臣

人物|被傷病毀掉的巨星!他曾讓KD俯首稱臣

北京新浪體育 2018-02-14 16:22
奧登回來了

  2007年的NBA選秀大會,19歲的Greg Oden力壓群雄,成為狀元。他走到David Stern的身邊,緊緊握住他的手。面對鏡頭,Oden努力隱藏起內心的激動,優雅的微笑著。

  那是Greg Oden人生中最光榮的一刻,未來無數美好在向他招手。

  就在今天,30歲的Oden正式宣布參加BIG3聯盟的選秀。在經歷了九年命途多舛的職業生涯後,這位失意的狀元試圖以這種方式重新去書寫他本該燦爛的人生。

  與巔峰遙相呼應,輪迴一般,一切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BIG3聯盟,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聯賽?很多人都對美國BIG3聯盟感到好奇。事實上,這是由NBA前超級巨星Allen Iverson與著名饒舌歌手Ice Cube兩人聯手成立的一項3V3賽事,只為退休球員開放,僅有八支球隊,比賽場數也十分有限。

  相較於為榮譽搏殺的各大聯賽,它存在的意義更著重於情懷。他將退休的球星聚攏在一起,彼此回憶青春,重溫曾經征戰賽場的點滴。

  重溫,青春,回憶,這些詞彙對於Greg Oden來說多麼殘忍。

  2007年6月28日,在一眾明星中,波特蘭拓荒者用手中的一號簽堅定地抽走了Greg Oden。面對一個有嚴重傷病隱患的巨人,面對他身後同樣天賦出眾的Kevin Durant,拓荒者管理層毅然決然,毫不猶豫。

  無論時光回溯多少次,這個男人都會是當之無愧的狀元。那一年的Greg Oden的確讓人無法拒絕。

  這是一個年少成名的天才,在高中就大放異彩,球風超出年齡的成熟、穩健。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的一年,他打出了壯麗的數據,帶領球隊闖進決賽。在最後的決賽上,面對Al Horford以及Joakim Noah的內線組合,18歲的Oden拖著一隻受傷的手砍下25分12個籃板,蹂躪著佛羅里達的禁區。

  「大帝」的稱號從高中就伴隨著他,讓他時刻享受著王者一般的聲威。

  Greg Oden並非浪得虛名,他有著出色的身體素質:Oden的赤足身高達到了2.11米,臂展則達到2.24米,站立摸高為2.84米。原地起跳0.81米。禁區往返跑11.67秒,四分之三場地衝刺僅用3.25秒。

  體測數據散發著它的光芒,閃瞎了每一雙注視Oden的眼睛。他高大、強壯、敏捷、快速,這是百年難遇的天賦,人們說他會是下一個Shaquille O'Neal。「抱歉,我並不想成為下一個O'Neal。」Oden用他的驕傲回擊著外界的聲音。

  在人們的期待中Oden安然度過他的假期,直到疼痛腫脹的膝蓋找到了他。2007-2008賽季開始前一個月,Greg Oden出於對未來的考慮決定接受膝蓋手術,賽季就此報銷。一片遺憾聲中,Oden的噩夢自此開始。

  2008-2009賽季,他打了生涯最完整的一個賽季。他出戰39場,場均8.9分7個籃板。Oden的第一個賽季過的磕磕絆絆,但人們還是相信,再給他一些時間他會證明自己。

  2009-2010賽季,Oden開始找回健康,也讓人們看到了他身上的恐怖。在不到24分鐘的場均出場時間裡,Oden可以交出11.1分8.5個籃板和2.29次阻攻,還有超過六成的命中率。

  2009年12月6日,在拓荒者與火箭的比賽中,Oden的膝蓋與Aaron Brooks相撞,他痛苦倒地隨後被抬離了球場。他想不到,這將是他拓荒者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

  Oden沒有展示給球迷他的神奇,卻讓所有人知道了拓荒者隊醫的平庸。Sabonis、Bill Walton、Brandon Roy、Rudy Fernandez再到Oden,當這一個個令人惋惜的名字因為傷病褪去顏色,拓荒者獸醫的名號不脛而走。

  也許,Greg Oden不在拓荒者可能就不會被傷病頻繁的找到,但歷史又怎容假設?

  手術,反反覆復的手術消磨掉了Greg Oden的驕傲。球迷們過高的期限變成了口不擇言的侮辱,百年難遇的天才成了水貨狀元,大帝的光環從稱讚變成了諷刺。Greg Oden不再對自己抱有信心,他對訓練失去了敬畏,對比賽失去了期待。

  反正我的人生也是在手術台上折返,還不如讓我死去算了!面對上帝的刻薄,Greg Oden心在滴血。

  2012年3月16日,拓荒者終於對這個自己曾試圖交託未來的狀元失去了耐心,他們裁掉了Greg Oden。五年,Oden僅僅為拓荒者出戰82場比賽,其中三個賽季因傷報銷。場均22.1分鐘,貢獻9.4分7.3個籃板1.4次阻攻。

  離開了沮喪的波特蘭,24歲的Oden試圖在給自己一次機會,他還在堅持著。

  2013年夏天,Greg Oden與邁阿密熱火籤約,薪水僅僅一年102.7萬美元。

  2014年1月6日,與華盛頓巫師的比賽,時隔四年零一個月,Greg Oden真正意義上的重返賽場。8分鐘的時間,他交出了6分2個籃板的答卷。

  「加油,Oden,幹得漂亮。」此時的鼓勵與掌聲,更讓Oden感到絕望。原來,6分2個籃板便足以讓外界對他讚賞。他最怕的事情難以避免的成為現實——人們不再抱怨與諷刺他的平庸,而是徹底接受了他的平庸。

  Oden還在聯盟奔跑著,但無數個夜晚,他都難以入眠。曾經自己的背景——Al Horford與Joakim Noah,一個早已成為老鷹絕對的內線支柱,數次入選了全明星;一個成為公牛的精神領袖帶領球隊高歌猛進,入選了雙最佳一陣並且榮膺最佳防守球員。而那個屈居自己身後的榜眼,已經成為了聯盟最亮的星星之一。

  某個時刻,看著自己照片中颯爽的英姿,Oden的內心泛起漣漪,他還會說出——我本可以做得更好。但更多的,還是慢慢接受了殘忍的現實。他知道這個聯盟不再等待他,他決定離開。

  2015年9月,南京的溫度已經不再凌厲般炙熱,Oden緩緩走出了機場,迎接他的是江蘇肯迪亞男籃俱樂部盛情的招待。就這樣,Greg Oden在27歲的黃金年齡來到了異國他鄉。

  CBA的外援中不乏McGrady、Marbury這樣曾經的明星大牌。大概,每一個加盟CBA的外援都會在某一時刻感概造化弄人,但沒有人比Oden更有資格抱怨上帝的不公。他不是沒有兌現天賦,而是連去兌現天賦的機會都不被給與。

  那個賽季,Greg Oden代表江蘇出戰25場比賽,每場26.3分鐘的出場時間內場均得到13分和12.6個籃板以及2次阻攻。

  2016年10月28日,Greg Oden已經正式宣布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他在NBA聯賽上的數據永遠地定格在了:105場例行賽,場均上場19.3分鐘,得到8.0分6.2籃板1.24阻攻。

  身心備受煎熬的他,終於得以解脫。面對採訪Oden發出感慨:「它已經結束了,我只是想做一些和籃球有關的事,當助教能讓我留在球場,讓我在下午的時光有事情可做。」

  我實在無法揣測出,當Oden說出這番話時他內心的感受。也許早幾年,他會潸然淚下、滿含不舍。但是這幾年的沉寂,曾經的輝煌如浮雲散盡讓他的心變得麻木。他離開了球場,選擇重回母校俄亥俄州大校隊擔任籃球助教,並且修習大三的課程。

  也正是此時,世界才會試圖放下對他的偏見,去找尋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他是一個重情義的漢子。在痛失冠軍後,為了母校,在教練的懇求下他甚至考慮放棄參加選秀;

  他是一個風趣幽默的開心果。半年前,Oden在接受TMZ採訪時還為難的皺眉:大學生活很艱難,作業問題糟透了。去年我上了3節歷史課,這很難;

  他充滿了責任心。在拓荒者的幾年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對不起,在為拓荒者打的最後一場球受傷離場前,Oden還是眼含淚水的對隊友說著對不起。作為球隊一份子,不能為隊友分擔讓他無比自責;

  他一如既往的優雅禮貌,與他的面容那麼的違和。

  這才是真正的Greg Oden,他從來不是水貨狀元,他只是一個被傷病奪走了笑容的男孩兒。

  投身BIG3聯盟裡,站在一群早已退休的老兵中,剛剛過完30歲生日的Oden顯得那麼的特別。他猶豫過,但內心的驅使還是讓他回來了。他要重新選秀,重返球場,重新奔跑,重拾自信,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

  Greg Oden迫不及待的想把握這份激蕩,即便只是在一場永遠不會醒來的夢裡。

  (姜子昂)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