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專家:樂視之後 互聯網模式監管向左還是向右?

專家:樂視之後 互聯網模式監管向左還是向右?

新浪科技 2018-01-14 07:15

  樂視之後監管向左還是向右?

  李嵋

 

  去年以來,有關樂視的報道甚囂塵上。近來,監管齊發力。深交所針對樂視網股東賈躍亭、賈躍芳違反借款承諾,於1月2日公布《關於對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東賈躍亭、賈躍芳給予公開譴責處分的公告》,對賈躍亭、賈躍芳的違規行為給予處分。北京證監局2017年12月25日發布通告,責令樂視網前任董事長賈躍亭於2017年12月31日前回國,要求其切實履行公司實際控制人應盡義務,配合解決公司問題,穩妥處理公司風險,切實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然而賈躍亭沒有回國,發函回復,已委託甘薇、賈躍民全權處理上市公司事宜,債務問題會盡責到底,並表示「我自願由我個人全部承擔非上市公司所欠上市公司的債務,並拿出我的一切來解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債務問題。」不過樂視網內部人士隨後向媒體表示,賈躍亭和上市公司根本沒談出什麼債務解決方案,「老賈這次其實是在表演」,他提出的所謂償債沒有可行的,他的話「就像煙霧彈一樣」。

  掌舵者賈躍亭現仍滯留海外,不僅給樂視體系的高管,還有樂視的一大幫機構投資者和小散戶們,留下一地雞毛。實質上,上市主體樂視網假盈利真虧損,停牌至今套牢了投資者,使廣大投資者蒙受巨額虧損。樂視網三季報數據顯示,前三季度凈利潤虧損16.52億元,同比下降435.02%。營業總收入同比減少63.67%,其中關聯銷售占營業收入比超過70%。就2017年業績表現而言,公司虧損愈演愈烈,2017年半年報顯示凈利潤虧損6.37億元。虧損缺口越來越大,盈利能力難以維持,上市公司沒有真正創造價值,沒有核心競爭力,僅依靠財務手段不可持續。

  市場普遍一貫將互聯網模式等同於「燒錢」模式,大部分互聯網企業前期在門戶創建、機構擴展、宣傳推廣上瘋狂「燒錢」,依靠為用戶提供免費服務搶佔市場流量,業績持續虧損,直至成為行業龍頭才逐步盈利,如 京東 赴美上市時業績虧損。與傳統互聯網企業「燒錢」模式相比,樂視網有本質差異。首先,樂視網更多表現為銷售平台,與 騰訊 、愛奇藝、優酷等視頻網站類互聯網企業的概念相去甚遠。樂視網「會員+產品」模式捆綁銷售綁定了利益相關方,由於交易細節未對外披露,使得投資者無法判斷交易條款的合理以及交易價格的公允。其次,樂視的「燒錢」模式與傳統互聯網行業的盈利增長點不同。樂視網「燒錢」模式,並沒有「燒」在完善播放平台和購買版權、擴大會員上,也沒有燒出市場壟斷和核心競爭力。而是將巨額融資資金補貼給非上市公司生產終端產品,再利用眼花繚亂的關聯交易把利潤留在上市公司。

  如果樂視網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互聯網創新,那麼樂視網的所謂互聯網「免費」模式,最後由誰埋單了呢?樂視生態體系的業務主要分為樂視上市公司體系(樂視視頻、樂視致新與樂視雲)、非上市公司體系(樂視移動、樂視體育、樂視影業、樂視金融)和樂視汽車。憑藉賈躍亭打造的樂視生態體系,僅僅通過樂視網這一上市公司主體獲得巨額融資。據統計,自2010年上市后近7年時間,樂視網累計融資300.77億元。其中直接融資92.89億元,佔總融資額30.88%,包括IPO融資7.3億元,3次定向增發融資60.29億元,5次債券融資25.3億元;間接融資(按籌資現金流入)207.88億元,佔總融資額69.12%。同時,樂視網還涉及巨額關聯擔保109.06億元、實際控制人賈躍亭34次股權質押百億元和高位套現金額合計高達近數百億元。

  從本質上看,以樂視網為融資平台的資金來源於資本市場和銀行。大股東利用二級市場估值機制和放大效應抬高股價,通過「高位套現+質押」變現后對外投資,實現了新權益,達到個人利益最大化,而投資者和銀行則損失慘重。自2015年以來,賈躍亭家族連續高位套現約140.25億元,其套現的同時卻不斷鼓勵樂視網高管和員工增持近2000萬股樂視股票。拒不完全統計,2015年9月,高飛、梁軍、吳亞洲這3位樂視高管,共計增持價值近1000萬元的樂視網股份。2016年9月,包括樂視網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約10人在內的員工團隊,完成了對樂視股票的增持計劃,共計增持1095.36萬股樂視股票,金額達到5.1億元。除通過減持渠道獲利外,賈躍亭還大規模地進行股權質押。截止2017年三季度末,賈躍亭持有的10.24億股樂視網質押比例達到99.6%。相較之下,少數股東只承擔虧損,不分享盈利。樂視網的少數股東權益自2011年起開始虧損,且虧損金額越來越大。從年報數據來看,2014、2015、2016年樂視網的少數股東損益分別出現2.35億、3.56億、7.76億元的巨額虧損。三年合計少數股東共虧損13.67億元。由於樂視網面臨潛在的資產減值和預計負債的計提壓力,二級市場投資者也未能倖免。

  據新華社報道,樂視遭遇多家基金公司多輪估值下調,目前的每股價格不足4元,相較樂視網停牌前的股價15.33元跌去74.56%,這相當於連續13個跌停板。此外,包括 招商銀行 、平安銀行、中信銀行在內的13家銀行面臨著樂視貸款尚未還清和質押股權貶值的問題,招商銀行已經申請財產保全。

  伴隨著創業板指數2017年一路走低,境外資本市場鼓勵新政興起,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監管面臨挑戰。以香港為代表的國際資本市場祭出接受雙重股權政策,擬更大程度吸引代表創業的企業,劍指互聯網和生物製造等高科技公司。國內市場則是冰火兩重天,部分板塊熱炒題材不斷,也存在以體系建設為項目申報再融資的互聯網上市公司頻頻受到質疑。樂視之後,互聯網模式的監管向左還是向右,是效仿香港市場,給予互聯網企業更大的包容度?還是延續2017年的嚴監管,最大限度摸清互聯網模式的運作模式、盈利模式?目前,從新上任的發審委的政績來看,IPO過會率大大降低,部分互聯網上市公司遠赴海外市場,如美圖、眾安在線、 樂信 等。在市場成熟度還有所欠缺的前提下,適度的監管把關仍是必要的。

  (作者系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客座研究員)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