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金融風險動態變化 現金貸整治效果需適時評估

金融風險動態變化 現金貸整治效果需適時評估

新浪科技 2017-12-08 01:08

  金融觀察

  金融風險的具體規制路徑會隨著具體金融風險的動態變化而不斷演進,風險整治的具體措施應當不斷被評估,以符合市場發展和金融安全平衡的需要。

  本月初,互聯網金融風險和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此前,由於裸條等駭人聽聞的現象發生,網貸業已經不僅是一個盈虧的金融問題,也涉及普通民眾的安全感焦慮。 趣店 上市時激發的熱議,可見一斑。加之近期防範金融系統性風險的主基調,故而監管趨嚴,並不令人意外。當然,監管手段和目標之間的匹配性、比例性的討論,仍然值得細化。

  網貸亂象和潛在的風險有兩個不同層面。

  一方面,網貸是否由於其高利貸、利滾利等性質,造成了借款人過重的負擔?這是公眾較為關心的一面。另一面相反,網貸企業是否具有發展的可持續性,是否有盈利的可能、整個行業是否「靠譜」,是否有連環倒閉、集體垮台的風險。這在地下騙貸產業鏈形成后,同樣已經成為現實威脅,且與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目標關聯更緊密。

  此次《通知》兼顧了上述兩個層面的風險整治。但金融風險的具體規制路徑會隨著具體金融風險的動態變化而不斷演進,風險整治的具體措施應當不斷被評估,以符合市場發展和金融安全平衡的需要。筆者認為,如下幾個問題值得結合後續市場表現繼續探究。

  首先,是放貸機構增減與利率高低的關係。一刀切關閘是一種常見的傳統規制方法。其潛在思路是:壞人太多,所以先關門識別,再慢慢放進來。在現金貸領域,突出的矛盾是利率過高,並由此導致了後續的催討糾紛。利率高是由於借款人信用等級低、風險大,獲取資金供給的渠道有限。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當放貸機構數量減少、彼此競爭性減弱,則市場化利率會更高。

  其次,是利率應當如何規定。監管者要求各類機構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法院對民間借貸利率的上限要求,這實際上是把網貸機構當作非金融機構看待。最高法院2015年《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開宗明義地說「經金融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從事貸款業務的金融機構及其分支機構,因發放貸款等相關金融業務引發的糾紛,不適用本規定」。故而,一方面加強對網貸機構的資質監管,另一方面又讓它們適用老百姓之間借錢的規則,網貸機構未來發展方向可能變得不清晰。

  第三,是如何令網貸機構做到自我風險防範、增進市場競爭。去年以來,網貸機構出現倒閉潮,但並未對系統性金融安全造成衝擊。相反,一定程度的市場洗牌是有益的,對投資者也起到了現實教育作用。現實中確實存在年化利率超過36%的貸款需求,強制要求網貸機構不得逾越此紅線,只是限定了它們在「中低風險,中低利率」的場域內遊戲。但「高風險,高利率」的市場需求不會消失,供給會變得更為灰色。

  儘管管制政策在短期內不會有大幅變化,但從長遠看,對現金貸的機構准入和利率管制措施的效果仍需不斷評估,以適時調整。網貸業本身就是傳統銀行業的補充,填補的是低端市場,管制規則應當有所不同。

  事實上,其潛在負面影響可以通過兩道堤壩來提防。一是杜絕公眾存款和銀行資金化身網貸機構的本金,這在《通知》中已較為明確;二是通過公安等部門協作,消除暴力催討行為;從而讓網貸業凸顯各自評估收益與風險、適者生存的金融業本質。

  □繆因知(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