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現金貸逾期率飆升 「老賴」集結不還錢首逾逼近50%

現金貸逾期率飆升 「老賴」集結不還錢首逾逼近50%

新浪科技 2017-12-08 01:08
現金貸行業洗牌:現金貸行業洗牌:

  「老賴」集結不還錢首逾逼近50%

  壞賬抬頭,逾期風暴一觸即發,平台催收與縮量、轉型並舉,服務商損失或達千萬,資金方收緊口袋

  在老賴的煽動下,一些無力還款的用戶也動了當「老賴」的念頭,「可以不用還錢了,國家說了,不能暴力催收」。一場逾期風暴正強勢襲來,平台不良及逾期率突增,「首逾(首次逾期率)已經快突破50%」,「存量逾期50%到70%的都有。」

  在監管收緊、牌照限制、逾期率攀升等多重壓力下,部分現金貸平台加快縮量調整、轉型步伐,「目前一天放貸的金額在幾百萬元,大約為之前的十分之一。」「大概一個月之前我們推出了消費分期。」

  之前現金貸的錢「太好賺」,現在的錢「太難收」,有第三方服務商稱損失或將達千萬。

  資金方也謹慎給出反應,有平台反映向銀行求助資金無望,之前合作的「老夥伴」P2P平台,態度轉瞬也變得謹慎起來,有資金方已全部叫停合作。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明確統籌監管,加強對網路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

  重磅文件落地,現金貸監管一腳急剎車,整個行業都亂了陣腳。

   無力還款用戶動了當「老賴」的念頭

  「反正這樣了,不借錢還了,就把上徵信的還了得了。」

  「現在網路小貸一刀切,不用還了?」「這幾天將有幾百萬人陸續面臨逾期,怕啥」、「他們也就會爆通訊錄,別的也沒什麼花樣了,這段風聲很緊」……

  《通知》落地與負面清單出爐后,在一些現金貸款的交流群里,如何應對催收,監管后是不是可以賴賬,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不少老賴跳出來煽動大家不要還款,有人聲稱「不要理,一兩天就沒事了。」也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說「現在沒錢的,只要熬過一個月就沒這麼嚴重了,最多想起了隔一段時間給你打電話。」

  在老賴的煽動下,一些無力償還貸款的用戶也動了當「老賴」的念頭。

  社交媒體上,關於現金貸規範的政策出來后,林珊(化名)在評論區留言,「網貸擼太多,現在已經還不起了,不知道怎麼辦了。」

  林珊說,自己之前沉迷一款網上的遊戲,「把錢全都扔了進去」。微貸、急用錢、手機貸、貸小強、人人花、魔法現金,林珊靠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遊走在各大現金貸平台中,貸款多則3000元,少則1000餘元,加起來還未還的大概有4萬多。

  「微貸借了1500,利息不高,但是已經逾期一天了。急用錢還了2000、手機貸還了1900,但是這倆現在都借不出來。」林珊想繼續嘗試以前的方法以貸養貸,但手機貸審核沒通過,急用錢通過後三天也沒放出款,「我估計是夠嗆了」。

  林珊說,自己不想還了,但不知道會不會有事,最近收到三個電話,可能是催收的,「反正這樣了,不借錢還了,就把上徵信的還了得了。」為了不讓催收電話「轟炸」自己,她用了一個平時不常用的電話號碼。

  周楊(化名)在10家左右的現金貸平台借了款,有6家出現逾期,還有在幾家的貸款沒有到期,但最近接到的催收電話少了些。「不管它,穩住、沒事的」,周楊一邊說自己的想法,一邊還去安慰陌生的借款人。

  與周楊不同,雖然在群里鼓動大家不要害怕逾期催收,王小宇(化名)還是準備先把到期的幾千塊貸款還上,因為這兩個貸款都是第一次出現逾期。「當初因為三四個月沒上班,再加上我女友在一起就開銷大。分期的暫時不怕,這幾天到期的幾千塊錢要還上,別讓徵信、家裡受到影響,催收來恐嚇通訊錄的熟人什麼的不好。」

  出於家中負擔的考慮,王小宇不敢告訴父母,12月4日下午,他跑出門,開始找朋友籌錢。

   存量逾期高達70%,平台擔心引發踩踏事件

  「每家的不良都提高了10到15個百分點,存量逾期別說50%,70%的都有。」

  老賴們的態度對於現金貸平台方和資金方而言,打擊尤勝監管的收緊。

  據記者此前了解,一些現金貸平台對外公布的壞賬率在5%左右。業內人士稱,壞賬在5%-6%屬運營不錯的平台,政策趨緊可能會增加,大量共債群體會逾期、違約。

  「我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貸款能否收回來,或者收回來的比例是多少。現在首逾已快突破50%了,之前首逾在20%到25%,增加了不少。」一家現金貸平台的創始人林宇稱,這個情況不一定每個平台都會遇到,可能有些風控做得比較好。

  林宇說,害怕壞賬引起行業的「踩踏事件」,雖然也算是考驗風控的一次行業洗牌的過程。「可能進入晚的企業,之前的利潤都要收回去。我們也可能有一部分也會回去,但還能保證一定的利潤。」

  「從大家(行業)對整個貸后表現的相互交流看,每家的不良(即壞賬)(平均)都提高了10到15個百分點,存量逾期別說50%,70%的都有,而且將近四成都是首逾觸發(即第一期就不還錢)。這種情況很可怕,由老賴引起的行業踩踏事件,不是有可能,而是正在發生。」這兩天私下裡的行業互動、大家相互報的數字,都讓作為幾家現金貸的資金方、某P2P平台主管市場與業務合作的副總裁劉洋深感寒意。

  記者看到某反欺詐公司的華北區負責人在朋友圈曬出某家資產管理集團承接現金貸不良資產託管的業務消息,有幾位現金貸的老闆「走過路過」時,還點了贊。

  當被問及是否收到這類接盤俠的行業電話時,劉洋不太願意正面回答。但他告訴記者,對於不良,其合作方、還想做下去的現金貸業者目前採取了如下幾種舉措:

  第一種,「大不了我們就做公益了」,趣店事件中羅敏的這句話,現在確實代表了一部分從業者的心態,「但前提是你的底氣夠足、前期的利潤夠多」。

  第二種,「有的機構加強了產品端的調整,新客就不放貸了,只放有信用記錄的熟客」。據記者了解,這種情況確實存在,有些現金貸同時連貸款超市的導流也停掉,只維繫與老客戶長期形成的借貸關係。

  第三種,加強貸后的投入,從催收力度上去提高回款率。據悉,面對強大的老賴軍團,為了高效催收,平台給催收員漲薪5倍,月薪達到7萬多,催收員則日日加班加點,使出渾身解數仍收效甚微。

  「如果都不還錢了,你們怎麼辦?」「沒辦法,目前就只能拿利潤補窟窿,萬幸放的總量並不大。我們的所有交易都要交稅,包括壞賬也要交,因為不是金融機構,沒有金融機構(免稅的)特權」。劉洋回答完記者之後,嘆了一口氣,趕往他的下一個會場。

  另有一家平台的創始人也擔心群體性壞賬或者共債集中爆發,「同行誰也沒好果子吃」。「這個群體本來是共債情況比較多的群體,其實在我這邊借的,可能也在別的平台借,我的老用戶也有可能是別家的新用戶。」林宇說。

   縮減貸款量至1/10,有平台轉型消費分期

  「目前一天放貸的金額在幾百萬元,大約為之前的十分之一。」

  林宇大概算了下,目前一天放貸的金額在幾百萬元,大約為之前的十分之一,「之前一天可能放六七千萬」。而在關於現金貸的規範政策出來之前,林宇旗下平台的費息已經改到年化36%了,也不是「砍頭息」的模式。

  據記者了解,對於行業頭部的公司來說,每日的放貸金額超過億元並不罕見。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公布的財務數據顯示,2016年,旗下小額現金貸款平台「2345貸款王」發放貸款達411.75萬筆,貸款總金額為62.74億元,同比增長了2160%,其中12月單月發放金額便達14.02億元。

  「閃電借款」是掌眾金服在2014年推出的小額借款在線撮合平台,近期宣布下調綜合費息至年化36%以下。按照上市公司中國信貸科技2017年中報,在上半年,掌眾金服的註冊用戶增長了769萬人,累計撮合交易額213億元,並圍繞閃電借款延伸出大額現金分期、流量分發平台等業務。

  官網顯示,截至10月底,掌眾金服累計撮合交易額超600億元。也就是說,6月後的四個月時間里,掌眾金服平均每月撮合放貸金額接近100億元。

  在前期下架超過36%利率的產品后,某現金貸平台經歷了縮小現金貸業務比例、轉型做信息導流平台等嘗試,政策出台後,又著手做更多的準備。

  「準確來說,現金貸業務我們停掉了。基本上政策出來之後,就馬上停掉了,大概一個月之前我們推出了消費分期」,這家平台的一位負責人稱,他們主要定位做平台業務,為持牌的金融機構做導流,因為創始人多有大型互聯網公司的經驗,也符合金融科技公司的屬性。

  另外一家下調過現金貸業務綜合費息的公司表示,規範現金貸的文件發布后,已經組織各個業務部門逐條梳理改善相關業務,對不符合新規的部分進行調整完善,加強息費改革、催收規範以及客戶篩選和信息保護。

  據該公司人士介紹,之前也已經在消費分期方面拓展業務,和一些大的電商公司、金融機構開展了合作,現金貸存量在貸款餘額中比例並不大。

   服務商做好最壞打算,或將損失千萬

  「這幾天我們算了下可能要『打水漂』的損失沒上億,但也是千萬元級別的。」

  「我們的客戶中有三成是無牌照的,如果老賴不還錢,引發共債或行業性的『踩踏』事件,這幾天我們算了下可能要『打水漂』的損失沒上億,但也是千萬元級別的。」張園(化名)作為某家大數據獲客及精準營銷服務商的戰略合規部總監,向記者坦言《通知》出來這兩天,他們的數據查詢業務,明顯在下降。

  存量逾期、行業壞賬的上升,現金貸第三方是否會出現「關門潮」?

  面對這個問題時,張園給出肯定答案。「我們有些同行現金貸客戶佔到90%,他們的日子可想而知。」除了幾千萬元的營收損失外,她和公司幾位高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細化看,目前張園所在公司大致分成三塊數據服務業務,即與信貸、商業決策以及智能投資有關的數據查詢服務。其中與信貸相關的業務佔比超過40%,近一年來,現金貸客戶的服務合同,是張園所簽最多的一類。

  「他們太好賺錢了,」張園回憶道,「當時有幾家規模不算太大的現金貸公司的老闆,說只要放貸兩個月他們就能回本,沒有太多技術含量。但是沒想到監管整治方案落地會這麼快,他們連運營的資格都沒有拿到。」

  對於監管整治意見給現金貸帶來的效應,張園將其分成短期和長期。

  「短期看,3到6個月吧,行業里沒有受益者,大家面對的情況都差不多,損失是一定的,只能看是否超過預期,有『家底』的能挺過來。」

  在12月1日《通知》出來的那個晚上,張園和同事第一個動作是把系統中所有客戶信息都調了出來,進行量化分析。對於涉及場景較多,有現金貸業務、也有信用卡代償、消費信貸、抵押貸款等業務的客戶,張園認為「其實無所謂,因為現金貸只是他們業務中的一部分。他們下架現金貸產品,轉做一些大額分期的產品,像這類,我們認為沒有還款問題。」

  「影響最大的是那些無牌的機構,特別是資金端嚴重依賴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僅幫他們做助貸,而且手上也沒有自己參股或全資經營的P2P或互聯網小貸公司。」張園統計這類客戶在30%左右,雖然目前沒有明確要對現貸業者進行賬款催收,但「我們已經做好他們全部關門、無法結清我們的錢款的準備,我們把明年的預算也做了調整」。

  「這是最壞的打算,還能忍吧」,頓了一下,張園略帶沙啞地說。

  但長期看,張園認為行業中有實力者終將浮現。

  首先,「接下來,你會看到一批小貸公司的增資(即註冊資本金)」,她認為這是監管方嚴控槓桿率的結果。

  其次,「像P2P,我們反而認為會迎來某種新生」。張園解釋道,P2P因為是資金與資產的閉環,資金來源於個體用戶,本來也不受槓桿的影響,只要提升資金端的收益率,再輔助一些營銷的推廣活動,更多的用戶把錢投到P2P里,P2P的資金來源反而會增大。資產端方面,如果現金貸收縮了,已經被現金貸市場激活的用戶借款需要也會轉向P2P。

  張園曾做過梳理,現金貸業者有幾千家,但真正跟他們簽數據服務合同的,不到10%,這意味著大部分的機構是不去做精細化運營的。「洗牌之後生存下來的機構,其精細運營的程度、風控的能力而論,都是絕對的強者。」

   資金方態度「謹慎」助貸模式難以為繼

  向銀行求助資金無望,P2P的態度也謹慎起來。

  「現在的硬傷是沒有網路小貸牌照,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國大概3000家現金貸平台,可能90%的都處於『裸奔』狀態。只能按助貸模式走,而監管畫了很多線。」林宇坦言,自己是真想做好這個行業,因為消費需求已經被激活了,但目前也是邊做邊看。

  林宇所說的助貸模式,是此前行業內多數平台採用的放貸模式。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之前很多做現金貸的平台都是創業公司,沒有牌照的公司都會選擇助貸模式,資金方如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會有牌照。

  「現金貸」最新的整頓通知雖然沒有否定助貸模式,但也做出了限制,要求「助貸」業務回歸本源,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應要求並保證第三方合作機構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費。

  由於此前放款資金主要來自P2P,林宇在幾個月前開始接觸一兩家銀行系統,但他估計合作也會擱淺,「不知道現在銀行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一家銀行機構合作部分的負責人坦言,相關的政策都很嚴,所以沒有碰現金貸合作這一塊業務。「也和尋求合作的現金貸平台聊過,但是沒什麼合作,包括對合規性等方面的考慮。」

  向銀行求助資金無望,林宇之前合作的「老夥伴」P2P的態度也謹慎起來。「P2P資金方也在做測試,之前需要多少資金都會提供,最近是做了一些限制。不過,即使一天給我們幾千萬,我們也消化不掉,因為平台本身控量的幅度也很大。」

   機構相互猜疑,有資金方全部叫停合作

  《通知》出來后,一切(合作)都戛然而止。

  劉洋所在的P2P平台作為曾經的現金貸的資金方存在,「今年7月以後逐漸開始收量資金供應,並非是因為聽到監管的風聲,但是我們有幾家現金貸平台是簽了戰略協議的,其中的一家正在準備港股IPO的材料」,《通知》出來后,一切都戛然而止。

  最初,劉洋想了解「現金貸業務到底是個什麼形態?借款人是一些什麼樣的人?」於是劉洋的公司開始跟幾家現金貸平台進行資金合作,「500萬元、1000萬元、最高2000萬元的每家平台的放款額,但是合作的平台不太多」。然而,在合作過程中劉洋發現,機構之間是互相猜疑的。

  他所在P2P採取直投的方式,向合作方開出了幾個條件:「資金成本年化20%;要對逾期進行T+1的回購(即產生逾期后,資金方第二天收到由現金貸提供的逾期回購款項);要給我們報全量的、非脫敏的借款人數據,以便我們做數據分析。」

  劉洋開出相對苛刻的條件,前期並沒擋住現金貸平台的熱情,「有些公司願意干,因為他們用高利率覆蓋了高風險,而且平台需要衝量,但後期隨著他們的資源積累,就會覺得跟我們這種合作是『沒有意義』、不對等的,認為我們是為了拿他們的數據做分析,而且會懷疑我們要進入現金貸領域。」

  劉洋坦言,當時的想法,「一確實是想要這些數據;二是如果有機會,我們也願意嘗試這個領域。」

  但是,就在劉洋加派人手分析這些現金貸公司輸送過來的數據過程中,監管就開始逐漸釋放一些「態度」,於是劉洋和同事們開始收量,《通知》正式出來之前,劉洋與現金貸的資金合作全部叫停。

  采寫 新京報記者 陳鵬 黃鑫雨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