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北京新浪網 受傷白鷺獲救在漁船安家:漁夫曾在長江多次救人

受傷白鷺獲救在漁船安家:漁夫曾在長江多次救人

北京新浪網 2017-11-15 10:45

  原標題:宜賓受傷白鷺獲救後不舍離去,在"恩人"的漁船安家

傷愈後的白鷺與救命恩人相依相伴。
傷愈後的白鷺以漁船為家。
李明友夫婦為白鷺餵食小魚。
白鷺受到二次傷害,李明友心裏有點不好受。

  深秋的早晨,宜賓市南溪區西門碼頭附近,白霧籠罩,山水相間,美景若隱若現。幾隻白鷺時而在江邊覓食,時而在岸邊草叢中棲息,時而飛到江邊的小漁船上,「探視」另一隻正在船上養傷的小白鷺。

  三個月前,這隻因左腿受傷險些喪命的野生小白鷺,被當地漁夫李明友和妻子羅永琴拯救。當白鷺傷勢好後,夫妻倆把它放歸大自然,不料,小白鷺不舍離去,從幾公裡外飛回漁船,把李明友夫妻的漁船當做自己的家。

  1 救治白鷺

  為買新鮮小魚 雨中等兩小時

  11月9日上午,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來到南溪區的長江邊,看到李明友正從漁船上拿出一個藥袋,嫻熟地為受傷的小白鷺換藥。換好藥後,他從魚艙里抓出一條小魚,還沒等魚喂到嘴邊,白鷺早已張開長長的嘴巴,發出咕咕的叫聲,著急地等著美食入口。一旁,羅永琴幫著丈夫又從魚倉里抓出兩條小魚,遞到丈夫手中。

  李明友告訴記者,今年立秋後的一天下午,他和妻子像往常一樣,划著自家的小漁船,到長江里撒網捕魚。當船行至宜瀘高速南溪長江大橋附件的大溪壩時,他們發現水邊草叢中隱隱約約有一團白色的東西在動,於是便將船劃過去。靠近一看,才發現是一隻奄奄一息的小白鷺,喉嚨里不時發出微弱的咕咕聲,似乎在求救。羅永琴急忙下去,將這隻小白鷺抱上船,仔細一看,發現它的左腿嚴重受傷,不能行走。

  羅永琴匆匆跑到岸上的藥店,買來消炎藥、紗布等,為它治傷。「開始白鷺很害怕人,一碰它,它就用嘴啄我們的手。」羅永琴說,連續幾次為它敷藥後,白鷺便沒有了之前的敵意,「每次都乖乖地等我們為它敷藥。」

  「它還真是個『挑剔鬼』,只吃新鮮的小魚,大魚宰成小塊,它就不吃。」知道白鷺只吃新鮮的小魚,夫妻倆便每天從打撈回來的魚中,精心挑選一些小魚放在一邊喂它。有時沒有打到合適的小魚,他們便到附近的漁船或魚販子手中購買。「每次只能買約2塊錢的魚,多了它吃不完,不新鮮它又不吃。」有一天下雨,夫妻倆沒有打到魚,羅永琴便站在碼頭邊,等江對岸開來的渡船上下來的賣魚人,一直等了約兩小時,等到第三班渡船開過來後,才買到小魚。

  由於白鷺傷勢嚴重,起初喂它吃藥粉都困難,更別說整條的小魚。羅永琴便把魚烤乾後,磨成粉,和著藥喂它,像照顧嬰兒一般細心。

  2 歸去來兮

  放生之後折返 白鷺安家漁船

  三周後,在夫妻倆的精心照料下,白鷺雖然因傷勢過重失去了一隻爪子,但已能從一天只吃3條小魚變成每天吃9條小魚,而且開始振翅飛翔。「看著白鷺一天天恢復了,我們很開心。但野生動物終究屬於大自然,看著它重新獨立生活已沒有問題,我們便決定把它放生。」羅永琴說。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夫妻倆把小白鷺送到距離碼頭約4公裡外的長江邊蘆葦叢中,希望它能在那裡重新找到同伴,並「叮囑」它要好好生活。隨後,夫妻倆便划船離開,到附近捕撈作業。遠遠地,他們看見白鷺站在原地,昂著頭,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漁船。

  當天傍晚,夫妻倆收工回到江邊碼頭時,突然聽到咕咕咕的叫聲,抬頭望見一隻白鷺,在頭頂盤旋幾圈後,便撲撲撲地飛到漁船頂棚上,並使勁扇動著翅膀,好似在對李明友夫婦說:「我回來了,這裡是我的家」。

  隨後的日子里,白鷺不願離去,每天就在漁船附近江畔的草叢邊,飛來飛去。晚上,便飛到漁船上棲息,早出晚歸,和「救命恩人」生活在一起。

  白鷺住下後,羅永琴專門買來動物洗滌劑和毛巾,每隔幾天就用溫水為白鷺洗澡。每次洗澡時,白鷺似乎很享受,也很聽話,任由她「擺布」。

  每次羅永琴去趕集時,白鷺都會飛到岸邊送她。當她趕集回來時,白鷺又會遠遠地飛來迎接,並歡快地發出咕咕鳴叫。有時還會飛過去啄她的背篼,以為又給它買好吃的東西回來了。

  3 人鳥情深

  白鷺二次受傷 羅六姐痛哭流涕

  這隻白鷺的駐留,還引得另外幾隻白鷺不時來漁船附近嬉戲玩耍。鄰居和過路的人也喜歡來圍觀,還開玩笑說:「李三哥,羅六姐,你們照顧這隻白鷺,像照顧自己的娃娃一樣哦。」羅永琴餵養的一隻小狗,也「認真負責」地把周邊的野貓攆走,以免它們傷害白鷺。

  「開始都以為白鷺活不成了,沒想到他們照顧得那麼好,居然活過來了。」漁夫王瑞全說,白鷺像是通靈性一樣,每天把李明友夫婦的漁船當做自己的家。

  10月下旬的一天,白鷺送夫妻倆去打魚後,依然像往常一樣在岸邊玩耍,累了便在草叢中歇息。他們沒想到的是,那一天,白鷺的命運又被改變。

  「羅六姐,快點回來,你的白鷺遭彈槍打了。」當天下午,夫妻倆打魚回來後,還沒等船靠岸,鄰居就在旁邊大聲呼喊他們。一聽說白鷺被打了,羅永琴的心一下就慌了,還沒等船完全停穩,她猛地一下跳下去,由於跑得太急而摔了一跤,她顧不得疼痛,爬起來就奔向草叢……

  羅永琴發現,白鷺雪白的羽毛早已被鮮血浸紅,翅膀和胸脯都被彈珠打穿,呼吸微弱,而打彈珠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她急得失聲大哭。一家藥店的老闆知道她和白鷺情深義重,主動拿來藥品搶救白鷺。

  在確認身體里沒有殘留的彈珠後,羅永琴夫婦趕緊把白鷺抱回漁船,害怕他們的「孩子」再次受到傷害。

  採訪當天,李明友告訴記者,白鷺的食量比起上周,已大幅增加,但敷傷口的白紗布上,依然還有血跡。當記者試圖靠近這隻白鷺時,它顯得十分膽怯,不停地用嘴啄記者的鏡頭。羅永琴說:「我不知道它第一次受傷時究竟經歷了什麼,但這次人為的受傷,一隻翅膀已被擊穿,可能它今後再也無法飛起來了。」

  長江邊渡船老闆胡波告訴記者,用彈弓打傷白鷺的,是兩個年輕人,儘管當時有人喊他們不要用彈弓打白鷺,但這兩個人向白鷺射出幾顆鋼珠後,逃之夭夭。

  4 善良夫妻

  打魚30多年 長江里多次救人

  「李三哥,受傷的白鷺好點沒有?」「好多了,現在每天又可以吃9條魚了。」11月9日中午,經常來買魚的歐小姐剛到西門碼頭,就開始關心這隻白鷺。對於李明友夫妻的為人,歐小姐讚不絕口。

  從20多歲打魚到50多歲,水性較好的李明友夫婦幾乎每年都會在長江里救人。有一次,一個10歲左右的小男孩在長江游泳時,體力透支,身體下沉,並不停地呼喊救命。聽到呼救聲,正在午睡的李明友立刻起身,從船艙邊的空隙處撲通一聲跳入江中,迅速游到小男孩身邊,將奄奄一息的小男孩救到岸上。據李明友回憶,在江北打魚30多年來,他救起的人已有好幾十個。一些好心人建議李明友夫婦申報見義勇為基金,但他們婉言謝絕。李明友說,救人於危難之中,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相信每一個好心人,都會這樣做。

  11月14日下午,記者致電李明友,他高興地說,受傷的小白鷺正在慢慢康復中,食量比之前更大,翅膀能稍微撲動幾下,還能自己站起來了。

  專家觀點

  羊跪乳鴉反哺不失真諦

  宜賓市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秘書長彭浩說,白鷺屬國家三有類保護動物。其棲息於沼澤、稻田、江湖或灘涂地,以各種小魚、黃鱔、泥鰍等為食,部分到冬季會南遷。白鷺作為優勢物種,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名單。人為傷害白鷺,是一種違法行為,應受到譴責。漁夫救治白鷺的行為,值得提倡和褒獎。

  「南溪區長江邊這隻受傷的小白鷺,獲救後尋尋覓覓,飛越數公里,找到漁夫,並和漁夫生活在一起,難捨難分令人感動。」彭浩說,李明友夫妻與白鷺之間譜寫了一曲人鳥情深的故事,再次印證了古語「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的真諦。

  來源:華西都市報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