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新浪網 學生弒師事件調查:老師格外的關愛被當成麻煩

學生弒師事件調查:老師格外的關愛被當成麻煩

新浪網 2017-11-15 08:00

  原標題 湖南沅江學生弒師事件調查:老師的關愛被當成麻煩

犯罪嫌疑人羅某傑。(圈內)

  被害老師

  47歲,班主任,給大家印象總是樂呵呵、很隨和,曾經獲得過益陽市優秀班主任稱號。

  弒師學生

  16歲,成績優秀,經常保持在班級第一水平。有些內向。據鄰居介紹,其家中對他要求較高。

  「鮑嗲」沒了。

  11月12日,湖南省益陽沅江市第三中學16歲的高三學生羅某傑,在辦公室將自己的班主任鮑某刺死。

  私下裡,學生稱鮑老師為「鮑嗲」,在沅江方言中,這是一種親切的叫法。沒有人想像得到,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會如此對待關愛和器重自己的老師。這起事件是如何發生的?從這起事件中,究竟該汲取哪些教訓?

  師生爭執/

  一篇觀後感,他當場不滿

  三中所在的黃茅洲鎮離市區有一個多小時車程,人氣並不興旺,鎮上隨處可見大門緊閉的鋪面。12日上午,學校高三所有班級正在進行全市統一的學歷水平考試。

  原本在下午考試結束後,實行封閉式管理的學校會放幾個小時假,允許學生們到校外活動。但1502班班主任鮑某把全體同學留了下來,讓大家觀看一部時長16分鐘的勵志影片,並要求每人寫一篇500字的觀後感才能離開。

  臨時增加的兩項任務,讓打算到鎮上買東西的小羅感到不滿,還當場和幾個同學表示了反對。老師離開後,他起身去廁所,並一直在走廊上逗留。在被班主任看見、叫到辦公室前,他把放在教室窗檯外準備帶出去的水果刀,揣進了兜里。

  悲劇就在只有他們兩人的辦公室里發生了。班主任批評的,不僅是他當天不端正的態度,還有最近起伏較大的成績。鮑老師讓他報了號碼,當打給父親的電話無人接聽,鮑老師正準備撥通母親電話時,站在側後方的小羅突然掏出水果刀,刺向了班主任……

  「很後悔自己的行為,也非常對不起老師和他的家人。」目前,已經被警方控制的小羅情緒已經完全冷靜。「覺得老師太嚴厲了。自己既為出校時間被擠占感到憋屈,更為通知家長的做法感到憤怒,以至於激動,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說。

  班級第一/

  格外的關愛,被他當成了麻煩

  在不少師生看來,鮑老師一直把小羅當自己兒子看待。小羅成績經常保持在班級第一、年級前十的水平。正因為如此,給大家印象總是樂呵呵、很隨和的鮑老師對他是既器重又嚴格,不僅常常找他談心,還曾為他爭取到一份名額很有限的獎學金。

  但這份關愛卻被小羅當成了麻煩。上學期小羅和語文老師因為課堂問答起了一點衝突,事後得知此事的鮑老師要求小羅道歉,還很嚴厲地批評了他。小羅的成績足夠讓他考上一所重點大學,但他對此並無太大興趣。同學小藝告訴記者,小羅曾經給不止一個同學講過,自己只想考取本市一所普通二本學校。小羅對自己這個規劃的解釋是:「我只想過輕輕鬆鬆的生活。」

  鄰居印象/

  「他家裡對他的要求太高」

  據媒體報導,羅某傑的老家位於沅江市草尾鎮興樂村,其父母均為衛校畢業,從2004年起,羅某傑父母租賃了原草尾鎮衛生院場地經營藥店,還是當地的「赤腳醫生」。

  「不敢相信他殺人。」與羅家一牆之隔的唐先生告訴媒體記者,雖然媒體對此事有所報導,他仍不敢相信是真的。

  唐先生說,從未見羅某傑與他人爭吵過。他覺得,羅某傑殺人或許和羅家人對他的要求太高有關,「對他的學習成績要求高,特別是他的媽媽,對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也比較嚴格。」

  多位羅某傑的鄰居告訴媒體記者,羅某傑成績好,懂禮貌,孝順,怎麼也不相信這孩子會弒師。

  據羅某傑同學回憶,羅某傑和舍友的交流不多,他平時生活非常節約,一般學生一周有100元零花錢,他一周包括早餐費在內只花20塊錢,但他還是會擠出錢來買漫畫,而羅某傑的家境,在當地並不算差。最新動態

  湖南警方:刺死班主任的學生涉故意殺人罪被刑拘

  11月12日下午4時許,(湖南益陽)沅江市三中(沅江市黃茅洲鎮)高三某班學生羅某傑(男,16歲,沅江市草尾鎮人)與班主任鮑某(男,47歲,沅江市陽羅洲鎮人)在學校發生爭執,羅某傑用刀具刺傷鮑某致其死亡。經過公安機關縝密偵查,11月13日,羅某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沅江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事件發生後,當地黨委政府、教育部門迅速組織力量,對死者家屬和學校師生開展安撫和心理疏導,全力做好善後工作。目前,學校教學秩序正常,善後工作有序。

  悲劇背後/

  校長稱學校已多年沒有專門的心理輔導老師

  鮑老師曾經獲得過益陽市優秀班主任稱號,小羅的成績一直穩居前列。原本應該是雙贏的一對師生,最終卻是一個失去生命、一個失去未來的雙輸結果。儘管弒師的極端事件並不具備代表性,但個中教訓仍然令人反思。

  沅江市三中校長劉坤龍介紹,學校雖然是封閉式管理,但並未嚴苛到軍事化的程度。「在事發之前的一個月里,學校都沒有舉行過大型考試。相反,最近一直有高三學生也可以參加的籃球賽。」他說,學校還是全市的養成教育示範學校。平日里,每個班都會有誠信、守法、尊老愛幼等不同主題的班會,一些主題還會特意請警官、法官來進行宣講。

  「但我們學校已經很多年沒有專門的心理輔導老師了。」劉坤龍告訴記者,2013年學校唯一的專職心理輔導老師調動之後,一直在向上級主管部門要求再引進一位。然而,因為地處偏遠鄉鎮,學校連普通老師都招不到。「去年我們計劃招19名老師,最終只來了4個。」他說。

  西南政法大學特殊群體保護與犯罪預防研究中心主任袁林認為,不能將未成年人犯罪的責任簡單歸咎於社會外因。「內因的重要性在於它在每個人身上的表現都不一樣。」袁林表示,這就需要教育工作者體察入微,盡量和受教育者成為朋友,去了解他們真實的想法,而非管理與被管理者的角色設定。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受教育者已日益多元化,不能再按照同樣的標準和路徑去要求有不同追求的人。「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在合理範圍內儘可能讓受教育者在自然狀態下發展就是最好的教育。」儲朝暉說。

  本組稿件綜合新華社、益陽公安官方微博、《北京青年報》等

  來源:華西都市報

  責任編輯:YF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