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監管趨嚴、玩家增多 醫藥電商戰局步入白熱化

監管趨嚴、玩家增多 醫藥電商戰局步入白熱化

新浪科技 2017-11-15 05:37

  本報記者 肖玫麗 廣州報道

  導讀

  政策的「一松一緊」之下,監管走勢如何備受關注。而束縛醫藥電商行業的行政准入門檻全面取消了,電商巨頭、藥店、製藥工業企業等紛紛布局醫藥電商,醫藥電商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更重要的是,盈利難題還沒得到破解。

  11月14日晚間,CFDA發布《網路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要求網路藥品銷售者為藥品生產、批發企業的,不得向個人消費者銷售藥品。網路藥品銷售者為藥品零售連鎖企業的,不得通過網路銷售處方葯、國家有專門管理要求的藥品等。

  這離各大企業的雙十一戰績披露不過24小時。11月13日,醫藥電商三巨頭健客、康愛多、1葯網相繼披露雙十一戰績,銷售額相比往年均實現不同幅度增長。結合雙十一當日 京東 醫藥、 阿里 健康在開鑼幾小時內就打破去年紀錄的戰績,今年醫藥電商的雙十一著實吸睛不少。

  CFDA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宗雲崗給出的預判是:「互聯網銷售規模現在持續快速放大,如果處方葯能在一定條件和限制下有序在互聯網上放開,醫藥電商就會迎來一個井噴式的增長。」

  確切來說,醫藥電商今年是未戰先火。雙十一前夕,CFDA發布《關於加強互聯網藥品醫療器械交易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嚴格管理互聯網藥品、醫療器械交易監管工作。再往前推,國務院宣布取消醫藥電商A、B、C證審批,改為備案制。

  政策的「一松一緊」之下,監管走勢如何備受關注。而束縛醫藥電商行業的行政准入門檻全面取消了,電商巨頭、藥店、製藥工業企業等紛紛布局醫藥電商,流量被瓜分,醫藥電商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同質化競爭問題難以迴避。更重要的是,盈利難題還沒得到破解,而坊間流傳多年的網售處方葯,現在看來難以實現了。

  「戰報」吸睛

  從健客、1葯網和康愛多向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的數據來看,這三家企業對今年的戰績都是滿意的。

  其中,健客雙十一狂歡購物節全網業績突破1.3億,刷新了7年間同期業績最高紀錄;1葯網自營官網銷售額同比去年增長65%,官網銷售額在整體銷售額中佔比超過80%;康愛多內部數據顯示,今年雙十一全網合計銷售額超過6500萬。

  跟其他中途離場、後續進場的企業不同,作為醫藥電商領域的老兵,這三家企業參戰雙十一的熱情始終很高,也一路見證著國內醫藥電商產業成長。健客CEO謝方敏認為:「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習慣上網買藥品、保健品。從交易大數據看,這個市場會越來越成熟,未來醫藥電商還將迎來更大的增長爆發。」

  中國醫藥電商起步於2005年,藥房網拿到國內首個醫藥電商B2C牌照是一大標誌。在此後的12年裡,獲得《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書》,即第三方平台資質的A證,醫藥生產、批發企業B2B資質的B證和自營醫藥B2C資質的C證,是眾多企業進入醫藥電商領域的入場券。

  轉折點出現在今年初,行政審批一路放開直至全面取消。今年1月,國務院宣布取消互聯網藥品交易B證、C證審批。9月底,國務院又公布了新一批取消行政許可的事項,其中就包括A證審批。

  不需要入場券了,巨頭們或是蠢蠢欲動,或是高調出手。

  今年雙十一剛開鑼,阿里健康、京東醫藥館相繼傳出打破去年銷售紀錄的消息:阿里健康向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開場僅7小時05分,天貓醫藥電商板塊整體銷售額超越去年雙十一全天;京東醫藥則宣布16分鐘銷售破億,京東大藥房43分鐘銷售額即超過去年雙十一全天。

  藥店、製藥工業企業等也坐不住了。

  記者在天貓醫藥館主頁面看到,其開設的品牌館,同仁堂、健民集團、葵花藥業、雲南白藥、 賽諾菲諾華 、羅氏等都被列為熱門品牌。而在阿里健康發起的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中,國內近80個城市的藥房加入了線上下單、線下藥房1小時配送大軍。

  醫藥O2O先鋒聯盟主席、甘肅德生堂連鎖和北京111連鎖董事長龍岩表示:「隨著商業模式演進和用戶購葯環境變化,用戶媒介觸點多樣化和碎片化,今年雙十一增加了門店客流。」

  爆發期未至

  看著是熱鬧空前,由於各個企業都沒有披露盈利數據,是不是大豐收暫不得而知。但競爭顯然是加劇了,老牌醫藥電商對此感悟明顯。

  康愛多指出,醫藥電商企業面臨的競爭日趨激烈。康愛多常務副總經理紀銳忠說:「購物體驗是影響用戶是否復購的關鍵,我們只有從品牌、供應鏈、策劃、運營、推廣、服務等各板塊進行強化、提升,才能更好地化解外部環境帶來的壓力。」

  健客則直指雙十一同質化競爭激烈,需要走品質化電商之路。謝方敏認為:「雙十一檢驗的是企業的運營力。品質電商之路就是產品品質要一流、購物體驗要一流、價格要一流、售後服務更要一流。」

  風風火火進場的電商巨頭、藥店、製藥工業企業也未必賺得盆滿鍋滿。一名製藥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從熱銷品類可以看出,葯企並不願意低價大甩賣,如果只是追求銷量,基本上毛利率都極低甚至是虧本。電商巨頭的好處是給出的折扣很低,但補貼也很多,葯企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

  冠軍品類並不是藥品,這也是醫藥電商長期被詬病的一點。往年雙十一醫藥電商銷量前三的品類是隱形眼鏡、計生用品、醫療器械,從今年各個企業給出的數據來看,三者佔比依舊不小,如健客靠 雅培 血糖儀獲得兩千萬的業績、阿里健康12個小時賣出避孕套超過5000萬個。同時,保健品、女性用品需求逐步增多。

  「雙十一現在還是生活類電商做得比較好,醫藥類電商想突圍還很遠。」卓創資訊醫藥行業分析師趙鎮指出,醫藥電商整體盈利模式不太清晰,這跟醫療資源不足、醫保阻礙、政策等都有關係。

  具體來看,醫院對醫藥電商更多是持觀望態度,這導致醫藥電商平台缺乏專業藥師指導服務;醫保難以覆蓋使購買藥品的積極性減低;政策則包括藥品配送政策標準高,成本居高不下,網售處方葯政策還沒放開。

  監管何去何從也是參与者關注的重點。去年CFDA在雙十一前夕叫停了天貓醫藥館、1號店和八百方三家平台的藥品網上零售試點業務,並表示,試點暴露出第三方平台與實體藥店主體責任不清晰、對銷售處方葯和藥品質量安全難以有效監管等問題。

  宗雲崗指出,A、B、C證取消意味著事前監管已經放開,監管部門會進一步加快事後監測、監管力度,即在事後通過互聯網監測手段有效控制互聯網上違規、違法的行為。

  「未來幾年或許國內藥店會進一步消失,屆時如何實現線上、線下有機協調和配合,市場擴張之後如何優化,如何通過互聯網手段進行有效的資源匹配和覆蓋,生產企業如何利用互聯網手段開展營銷,都是需要進一步思考的。」他說。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