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新浪網 焦慮的中產媽媽:我將生命用在教育一線

焦慮的中產媽媽:我將生命用在教育一線

新浪網 2017-06-20 06:47

原標題:《焦慮的中產媽媽:我奮力進入中產階層,但不得不將生命用在教育一線》

  前段時間一篇叫做《中產教育鄙視鏈:絕不讓娃和沒英文名、看喜羊羊的孩子同讀沒外教的幼兒園》刷爆朋友圈,顯示出中產階層的焦慮,最近,國際學校家長圈小編收到一封投稿來信,是一位國際教育從業者的思考,他也感受到了瀰漫在整個國際教育行業的焦慮,尤其是在這些國際學校媽媽們中間更甚,迫於階層上行不易,但階層滑落輕而易舉的壓力,她們不得不奮鬥在在教育孩子一線,在階層上行的軌道上艱難前進著!

圖片源自網路

  剛剛進入教育行業不久,對教育行業談不上有很多的了解,但是作為一個剛入行的人來說,能夠深切的感受到這個行業的「野蠻生長」,在強勁的「野蠻生長」背後,是一群滿心焦慮的媽媽們,她們大多是80後媽媽,居於一二線城市,生活優渥,不愁吃穿,在今天,她們的日子不能只用富裕小康來形容,她們手中已經有相當一部分資源去自由支配,她們或許就是人們口中所說的那一群「財務自由的人類」。

  將生命用在教育一線的中產媽媽們

  但是觀察她們的日常生活發現,她們陪著孩子奔波在教育一線,輾轉在國內各公辦校、國際校還不算,更多家長開始走向國外,將「生命」都用在了孩子的教育之上。

在之前的國際學校擇校展上,筆者見過這樣的家長,聽講座中途拎著「乾糧」,聽累了找個室外的地方吃完「乾糧」繼續聽,我看著十分感動。可以說,每個國際學校家長都能被稱作專家,自己沒讀過的「洋學問」,就用最專業的知識和最大的努力,讓自己的子女們削尖了腦袋去經歷去嘗試。配上最強裝備學區房,讀著最貴京城國際校,在別人眼中,這些資源需要一般人奮鬥30年或者更多,無疑,這些家長和她們的孩子是受艷羡的。

  但是根據數據顯示,她們也是最焦慮人群,她們到底在焦慮什麼?

  放眼望去,凡是與國際學校、民辦學校相關,基本都在焦慮一線徘徊,民辦校、民辦培訓機構等的宣傳中都充斥了「精英」「富豪」教育,一位機構老師表示:這樣宣傳才能火啊!最近流傳很廣的一篇文章《中產教育鄙視鏈:絕不讓娃和沒英文名、看喜羊羊的孩子同讀沒外教的幼兒園》告訴了我們答案,讓孩子上國際貴族幼兒園,帶孩子去國外旅遊,教孩子看英語動畫片,送孩子去橄欖球興趣班,我們就能把自己同這些階層區分開!哪些階層?看喜洋洋的,在本市旅遊的,學習舞蹈電子琴等傳統興趣班的……

  處於「圍城」中的中產階層

  上面我們說到,這篇文章的主人公,為什麼要把自己同其他階層分開?

  因為階層上行不容易,但是階層下滑通道暢達。

  很多時候,階層的上升非常困難,現在是中產階層父母的一批人,往上數三代,父母也是農民,他們經過了殘酷的中高考和大學的選拔才實現了階層的上升,而數據表明,隨著國內上升通道越來越狹窄,所有階層包括中產階層的孩子,長大後很難超越父母所在的階層。

但是,階層滑落的方式很多,前幾天,人民大學畢業生伍繼紅就因病、因婚姻淪為極貧困人群,有一篇評論就指出,階層滑落的方式,除了以上兩個原因之外,還有對社會發展的估計眼中不足,比如伍繼紅對於事業單位的執著,造成了她視野受阻。而國際學校家長們可不是這樣,她們看的非常清楚,在外人看來有點勢力,但是我覺得這恰巧是他們的遠見所在,她們就是古代的「孟母」,只有讓孩子與代表下層的群體分開,接觸優質的生長環境,才能讓孩子保持在階層運行的正常軌道上。

  生而為人,是為了更好地活著,奮鬥努力又上進的中產階層決不允許自己掉出原先所在的階層,所以他們期待孩子「一代比一代好」,要有質量目標明確地養孩子,有一篇文章這樣說:中產階層養孩子追求「質量」和「體面」,動輒旅遊住五星級酒店,童裝玩具必須進口,完全是掉入了「體面」養孩子和「高質量」養孩子的陷阱。

  這是中產階層的錯嗎?質量和體面有錯嗎?多年來英國紳士的體面和質量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嘗過了應試教育的苦,受盡了階層上升的累,中產階層媽媽們給孩子有質量的教育並沒錯。

  在階層困境中的突圍

  如何跳出階層困境?學習!學習是古老中國想要改變命運,所踐行一條亘古不變的道理。

  國際學校家長投入大量的資本去投資孩子教育,奮力讓孩子獲得國際化的教育,學習全球通用的知識,同時希望他們能夠注重體育鍛煉和興趣拓展,開放天性放飛自我!

  經常看到這樣的家長:我既想讓孩子優秀上藤校進國際名門,但是我又不想讓孩子吃苦,所謂的「快樂教育」「快樂學習」出現了,各種打著逃離應試教育的幌子進行宣傳……圍在「不想讓孩子吃苦」和「孩子要成為精英」中間糾結輾轉,想讓孩子兩條腿走路的家長們陷入了焦慮。

  但是,在國內多年的應試教育環境中,即便使用「快樂教育」的法子逃離了應試教育,但最後大多數國際學校的孩子們仍然逃不了以「應試教育」應對「洋高考」告終,媽媽們的努力就像大海上的一葉扁舟,隨風飄搖。

  更進一步說,所謂的「快樂教育」「快樂學習」真的快樂嗎?拿其中的睡眠指標來說,雖然三點半就下課,但很多國際學校的孩子每天保持8小時的睡眠時間都很困難,許多寄宿制的國際學校學生也要忙到晚上9點甚至10點才能就寢。

  國際教育中的「快樂教育」「快樂學習」理念在國內十分水土不服。國際教育進入中國多年,但它是一種與國內教育思路完全不相同的路子,國際教育「本土化」仍然在探索發展之中。而原先,我們國家的應試教育背景根深蒂固,應試模式和思維深入人心,這也讓國際教育所倡導的輕鬆學習、興趣拓展等等,成為國際教育「最初的夢想」。

  不管怎樣,中產媽媽們仍然在努力,在探索,他們仍然是走在國際教育前列的人,她們的焦慮、追尋也是推動整個國際教育行業的重大動力,她們目標明確,章法標準,她們永遠在拚命,開放日、探校、擇校、筆試面試、考察留學目的地……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