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莫讓共享單車 成為城市之殤

莫讓共享單車 成為城市之殤

新浪科技 2017-06-20 06:03

  馮蘇葦

  [涉及公共空間和秩序方面,政府可干預企業的事項包括:責成企業合理評估經營所需的道路條件和停放空間條件,並以此規劃各個區域的單車投放量;由於單車停放佔用了道路、行人道等公共空間,企業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應獲得必要的行政許可,避免用戶「亂停放」、「過度停放」行為干擾公共秩序;企業有責任對用戶「亂停放」行為進行引導和管理,對自行車空間上的合理分佈進行必要的運行管理等]

  隨著投放數量的持續增加,共享單車所產生的社會收益,與企業經營的盈利性目標以及社會成本之間,衝突愈加尖銳。

  單車亂停放是否會對空間秩序產生更大的衝擊和影響?安全騎行的設施和環境是否完善、有保障?成為受到普遍關注的國民議題。一些學者認為,應儘快實行單車總量規劃,制定相應的行業標準,並呼籲管理部門採取積極主動的行政干預,為市民提供更安全的騎行環境,維護公共空間良好的秩序。共享單車是否需要政府監管?如何進行有效監管?這是兩個值得深入探討的基本問題。

   共享單車是否需要政府監管

  從運營模式上看,互聯網+、移動支付和大數據等優勢,提高了租賃模式下單車的周轉率和使用效率。與私人自行車相比,居民不必「擁有」車輛卻獲得了騎行的效用;企業讓渡單車使用權,獲得了運營直接收益(租金)、租車押金、與騎行相關的軌跡數據和部分個人信息以及一個潛在的廣告市場。

  雖然當前單車租賃的直接收益(租金),相對單車投放的成本佔比很小,但用戶群體數量巨大時,在資本推動下,后三種「資源」(數據信息、押金和廣告市場)可以為企業打造出利潤豐厚的衍生產品。因此,企業的盈利策略和經營重心會放在後端的數據信息和廣告產品,以及押金池生成的金融產品上。以做公益的情懷、解決出行「痛點」的名義,用前端「看得見」的微小租金,黏合出一個巨大的用戶市場,隱藏後端「看不見」的潛在收益——從這個角度看,它與網約車當年高歌猛進的補貼「套路」,幾乎異曲同工。

  但是與網約車迎合了機動化出行需求、用戶群體相對固定、單筆服務收益較高有所不同,單車用戶每次騎行僅支付0.5~1.0元(甚至免費促銷和發紅包),企業直接收益甚微,使單車租賃企業不得不迅速擴大用戶群體,加快後端產品研發以儘早實現盈利,並儘可能降低單車的運維成本。

  與有樁的公共自行車相比,共享單車取用方便、停放任意,App提供的信息有助於用戶隨借隨還,節約了搜尋成本,因此具有更強的競爭力。

  如果存在多家企業競爭的狀態,顯然單車數量越多的企業,獲得更多用戶的可能性越大,由此拉動企業之間開展飽和投放單車的「競賽」。此外,對於用戶而言,繳納押金可能存在無法(或延滯)取兌的風險,如果只付一次押金,就可以隨處、任意騎行,其實是最合意的,而不是繳納多筆押金,使用多家企業的單車。

  因此,從供需雙方的市場預期來看,如果只有一家單車企業存在,並且將數量擴張至最大,是最具規模經濟效應的產業形態。

  目前幾十家企業一齊進入共享單車市場,是資本推動、導致過度競爭的一種過渡狀態。競爭的最後,可能出現寡頭或雙寡頭局面。

  但是,由於租賃單車市場的進入幾乎沒有技術、地域或行政管制的壁壘,行業壟斷者隨時可能受到新進入者的威脅,壟斷地位是不穩定、難以維持的。快速多輪融資、擴大用戶群體,是當前企業爭奪市場份額、維持規模經濟效應的主要策略。

  共享單車的快速出現,成為「城市之花」,產生的社會效益不言而喻,但城市空間有限,近20年來快速機動化進程,原有的道路設施已經變得不那麼「自行車友好」了,在騎行相關的立法和規則尚未到位的情況下,讓「市場之手」將大量的騎行者推向機動車道和人行道,對機動車、騎行者和行人都可能是相當危險的。

  此外,快速湧現的共享單車,它的使用和停放已與其他交通方式(機動車、行人)產生了不小的衝突,對沿街商業活動形成了一定干擾。

  鑒於共享單車項目的市場屬性,政府不應該對其市場行為(比如定價、營銷策略、商業布局等)進行直接干預,但其經營活動如果涉及擾亂公共秩序、侵佔公共空間、騎行安全無法保障等事宜,應由相關管理部門出面,責成企業承擔應有的規劃和管理責任。

   政府如何進行有效監管

  涉及公共空間和秩序方面,政府可干預企業的事項包括:責成企業合理評估經營所需的道路條件和停放空間條件,並以此規劃各個區域的單車投放量;由於單車停放佔用了道路、行人道等公共空間,企業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應獲得必要的行政許可,避免用戶「亂停放」、「過度停放」行為干擾公共秩序;企業有責任對用戶「亂停放」行為進行引導和管理,對自行車空間上的合理分佈進行必要的運行管理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共空間管理上,我國與西方國家在價值觀上存在一定差異。這反映在公共空間資源的配置過程中,比如將緊俏的城市中心地塊用於何種用途,是綠化、咖啡茶座還是商業?綠化可以讓人心情愉悅,咖啡茶座可以增加人與人的接觸,而商業則會帶來更多的利潤和稅收。不同的選擇,會帶來不同的城市空間風貌和生活品質。在公共秩序與使用便利(可能帶來盈利的活動)之間的權衡和選擇上,西方傳統的行政價值觀更為看重前者。但在我們的公共語境中,有時「私」是模糊的,「公」也是模糊的,這就造成當公共空間受到私有產權活動侵犯時,政府部門無法有理、有力、有依據地快速做出回應。或者說,城市的公共空間產權、公共秩序尚處於一種無人認領、管理缺位的「散養」狀態,亟須相關管理部門通過立法,合規「認養」,明晰公私的邊界,對越界行為進行引導和規制。

  這一次,共享單車大街小巷遍地開花,無疑敲響了警鐘,不要讓「城市之花」變成了城市公共秩序「之殤」。

  (作者繫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研究員、交通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