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IDG熊曉鴿:資本追逐文化產業明顯降溫

IDG熊曉鴿:資本追逐文化產業明顯降溫

新浪科技 2017-06-20 02:41

  每經記者 蓋源源 每經編輯 文多

  「去年感謝 萬達,我們成功地退出了。」6月18日,在上海電影節「中國影視領袖峰會」主旨演講中,IDG資本全球董事長 熊曉鴿透露了投資美國傳奇影業的最新情況。

  2016年初,美國傳奇影業被萬達收購,但IDG資本早在2010年下半年就以8500萬美元投資了這家公司。熊曉鴿回憶說:「當時傳奇影業只有28個人,而它在全球創造的票房超過上影與中影兩家公司的票房總和。另外,他們給我們看了40分鐘《盜夢空間》的樣片,實在令人震撼,因此我們作出了IDG資本歷史上決策最快、投資金額最大的決定。」

  但如今情況已有不同,中國電影市場經歷近10年飛速發展后,已成為全球最具價值的市場之一,於2016年票房增速開始放緩,二級市場文化傳媒板塊跌幅最大,預示著行業步入冷靜調整期。

  現在,資本對文化傳媒行業是什麼態度?未來,這個行業的投資者未來又是什麼人?《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此專訪了熊曉鴿。

   ●聊文化產品

   「電影終歸是要講故事的」

  投資美國傳奇影業並在5年半后成功退出,展示出IDG資本對電影行業公司精準的研判。

被萬達收購的美國傳奇影業在2016年推出了兩部大片《魔獸》《長城》,特別是張藝謀導演的《長城》是中美合拍大片的首次嘗試,但從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在公開場合的表達來看,《長城》全球票房不及預期。對美國傳奇影業未來的成長性,熊曉鴿如何看待?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下簡稱NBD):傳奇影業2014、2015年都有不同程度虧損,2016年雖然沒有虧,但業績沒有達到萬達的預期,傳奇影業也從萬達電影重組計劃中剝離。您較早投資傳奇影業直到去年退出,怎麼看待傳奇影業未來的成長性?

  熊曉鴿:我們是傳奇影業公司的第二大股東,當時公司管理團隊告訴我們,萬達的收購價很有吸引力,他們也願意整體出讓,所以我們就退出了。交易在去年3月完成,之後所發生的任何變化我跟你一樣,都沒有發言權。

  NBD:《長城》備受關注,但票房和口碑似乎都不達預期,但這個項目中中國的資本、電影資源與好萊塢融合是較多的。

  熊曉鴿:《長城》劇本的創意來自公司創始人及總裁托馬斯圖爾,他跟我一樣,是做投資出身,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請了4位好萊塢的資深編劇,寫成了《長城》的電影劇本。即使如此,我個人覺得故事本身還是比較單薄。另外,張藝謀其實是他們所請來執導的第三位導演,應該說這部電影的拍攝與製作水平還是非常高的。但是,電影終歸是要講故事的。

   投張藝謀實景演出是看好發展前景

  直言不諱地評價《長城》,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熊曉鴿與張藝謀是合作多年的朋友。

早在2006年,IDG資本就投資了張藝謀等3位導演成立的北京觀印象藝術發展有限公司,公司旗下打造了「印象」「又見」等實景演出系列品牌,此後三湘股份又成功收購了這家公司,更名為三湘印象(000863,SZ)。實景演出受季節影響較大,會造成經營的波動,熊曉鴿怎麼看待仍在投資的這個項目?

  NBD:您投資了張藝謀導演的實景演出系列,還投資了他的電影《山楂樹之戀》,目前您和張導的合作仍主要是實景演出這塊嗎?電影還會有嗎?

  熊曉鴿:我跟他主要是合作實景演出,當然我也領投過他拍的電影。《山楂樹之戀》是他還在新畫面影業的時候做的,本子也是我找的。這部片子的主要投資者是IDG資本。張藝謀現在是跟樂視影業合作電影。

  NBD:張導的實景演出項目,您是較早入局了。

  熊曉鴿:合作很多年。最開始是張導到美國,在我家裡一起談的。當時我就跟他說給你投公司,做一個系列,後來IDG資本就投資了張藝謀、王潮歌、樊躍3位導演成立的北京觀印象公司。2010年我們在做「印象大紅袍」時, 馬雲和虞鋒成立的雲鋒基金也成了股東。

  NBD:現在實景演出項目的經營受季節影響比較大。

  熊曉鴿:對,我們升級后的2.0就要解決這個事,以後新的可能是室內的,有更多的技術,大家體驗會更好一些。

  NBD:實景演出未來的發展前景您是看好的?

  熊曉鴿:我非常看好,例如去年一年我們實景演出售出的門票是500多萬張,未來更多是室內的,演出的場次也會更多。另外,目前實景演出主要是在南方,北方沒有,如果是室內的話就可以更多在北方做。

  NBD:高科技以後會更多用於室內的演出嗎?

  熊曉鴿:未來像這種演出也好,電影也好,我認為更多的要用技術。比如《長城》,其實張藝謀所用的技術絕對是世界一流的。

  ●論行業前景

   市場短期內冷下來了,這是好事

  這兩年資本青睞投資影視,助力影視市場飛速發展,但資本逐利也給行業帶來浮躁之風,甚至裹挾創作。2016年,二級市場影視併購遇冷,申萬28個一級行業中文化傳媒板塊跌幅最大,2017年第一季度影視公司股價走勢仍比較低迷。熊曉鴿如何看待資本對行業的動向?

  NBD:過去兩三年,資本追逐文化產業的趨勢很明顯,但2016年電影票房增速放緩,有說法稱不少「熱錢」退出了。

  熊曉鴿:我覺得現在明顯有一點降溫。但過去存在一些投機現象,所以說我覺得降溫是好的事情。

  NBD:好電影是需要沉澱下來去做的。

  熊曉鴿:搞電影和文化產業不能用投機的方法來搞,文化上的投資比別的行業門檻要高很多,不像開餐館和做衣服,反應比較直接比較快,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不好吃,而電影要講得讓很多人願意看,需要時間,要有耐心,這是我的判斷。

文化的產品一定要沉下心好好琢磨故事,所以回過頭來說,《長城》這部片子,我認為投資方、片方在故事打磨上花的時間還不夠。

  NBD:現在資本也認識到了這個行業的門檻,似乎不像之前那麼瘋狂湧入了。

  熊曉鴿:過去兩年資本進來更多是為了炒股票,也有不少公司自己掏錢去買票房。現在國家加強了對票房的監管,使這個市場在短期看來冷了下來,但是我覺得從長遠來看,對中國電影產業發展是一個很好的事。電影就是要沉下心來講故事,更需要培養出一些會講故事的人,尤其是能把中國故事講給全世界聽的人。

  NBD:後備人才培養更需要資本和時間的投入,更是長期行為。

  熊曉鴿:對,所以我們也在這方面做了一些投入。我們去年跟光大控股合作成立了光際資本,投資了上海電影學院。我覺得還是要培養人才,做文化產品不容易。

  NBD:您剛才也提到資本現在對這個行業有一些冷靜了,不知道未來他們是否還有投資的熱情?還是有說法稱,陸續在退出了。

  熊曉鴿:投資人要考慮到未來長效的發展,不能以投機的眼光來搞。還是要投資健康的行業,能夠穩定發展,尤其上市以後每個季度必須有業績可以交代。只談電影的話,確實不穩定,沒有任何一個導演或製片人敢說自己的每部片子一定能賺錢。所以在美國很少有單一的電影公司上市。中國和美國相比不同的地方在於,美國有付費電影頻道。IDG資本當時為什麼投傳奇影業,很重要的一點,傳奇的片庫都是大片,美國版權保護是50年,下映了還能在付費頻道繼續賣,所以它的片庫很值錢。

中國目前視頻網站有一些付費觀看,比如愛奇藝,但還沒有到美國這樣的規模。

  仍看好文化產業投資,信心來自年輕人

  目前的影視行業仍不缺資本,但有質量、有生命力的內容依舊匱乏。文化產業的投資人,需要更理性地考量從投入到退出的時間。IP、泛娛樂仍是文化產業投資樂於提到的概念,那麼在熊曉鴿眼中,未來文化產業投資的風口又在哪裡?

  NBD:這個行業未來會是什麼樣的投資人進來?

  熊曉鴿:我認為要懂行業的才進來,資本挑戰挺大,因為投資基金都有一個時間的限制,每個基金投資期都是三到五年,所以投資者一定要有這方面的知識準備,只是有錢是不夠的。

  NBD:相比前期來說,現在行業的資本會少一些,他們更願意沉下心觀察這個行業,了解這個行業。

  熊曉鴿:對,這個東西不能基金太多,錢太多就更浮躁,變成炒作。如果名導演搞作品像融資一樣,那就完了。所以你需要製作人更多地把時間花在作品上。其實做投資管理,最主要的是看投的人把時間花在什麼地方。

  NBD:有說法稱,現在資本對文化傳媒行業不太感興趣了,您如何看?

  熊曉鴿: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是看好的,這麼多年也一直在尋找。我最有信心的一點是,中國的年輕人很多,很聰明,想象的空間比較多。娛樂業是年輕人主要的消費之一,他們願意花時間、願意去消費,這是挺好的事。

所以我希望出現更多一批年輕人,有志做出好作品的編劇、導演,尤其是也要出現真正懂這個行業的好的投資人。

  NBD:文化投資領域也較為寬泛,現在泛娛樂概念常被提及,您也比較看好,您投資泛娛樂標的選擇標準是什麼?

  熊曉鴿:泛娛樂我同意這個理念,但泛娛樂有兩點要考慮。一個是年齡、性別,還有地域、氣候,舉個例子,年輕人和老年人玩兒的不一樣;另一個就是文化的東西,是否能放之四海而皆準。

  搞電影和文化產業不能用投機的方法來搞,文化上的投資比別的行業門檻要高很多,不像開餐館和做衣服,反應比較直接比較快,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不好吃,而電影要講得讓很多人願意看,需要時間,要有耐心,這是我的判斷。——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

  我最有信心的一點是,中國的年輕人很多,很聰明,想象的空間比較多。娛樂業是年輕人主要的消費之一……所以我希望出現更多一批年輕人,有志做出好作品的編劇、導演,尤其是也要出現真正懂這個行業的好的投資人。——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

支持按個讚↓

我讚過了 繼續看文章!